正文 第89章 你们的管事儿哪去了

    而且,你离我远一点儿,这个东西是会传染的,以后我们得了这个怪病的人住在一起,你们没事儿的人住在一起,争取不传染给你们,我走了。”

    秋露儿扯了扯嘴角,想要叫住锦娘,想要告诉她,其实,这个东西是不传染的,但是秋露儿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声,这让她怎么说啊,她凭什么知道的这样清楚?

    娟儿自从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就把自己反锁在屋子里面难过,一点儿也不管外面的一切,还好锦娘是一个得力的,这些人也听锦娘的,要不然秋露儿自己还真的管不过来。

    秋露儿知道娟儿姐姐心里面愧疚的厉害,绣娘们一个个成了这个样子,都是她的功劳,她心里面愧疚,但是她不能说出来,看着大家一脸惊恐的样子,娟儿只觉得扎心一般的疼。

    都是她不好,如果不是她误会了露儿妹妹,如果不是自己小肚鸡肠,怎么会闹成现在这个样子,自己曾经误会的人现在在那儿为自己跑前跑后的,娟儿现在一看到秋露儿那一双真诚的眼睛,就觉得自己对不起秋露儿,她不敢和秋露儿站在一起,她会觉得那样的自己真的好渺小。

    “这怎么了?怎么乱糟糟的,娟儿了?”安子和易世缘刚刚来到绣坊里面,就看到一众绣娘哭哭啼啼的聚在那儿,一个个的也不干活,就站在那儿好不委屈害怕的哭着。

    安子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易世缘的眉头也皱了起来,说道:“你们的管事儿哪去了?”

    秋露儿听到易世缘的声音,猛地抬起头,脸色变了几变,说好的天时地利人和呢,这个易世缘现在怎么就来了啊,靠,不带这样玩儿的,易世缘现在来,岂不是什么东西都包不住了?

    果然不出秋露儿所料,秋露儿还没有说上一句话,锦娘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有一堆的绣娘噗通跪在地上,祈求易世缘救她们,易世缘看的一脑门问号,在众绣娘之中搜寻了一会儿,指着秋露儿说道:“秋露儿,这是怎么回事儿?”

    秋露儿眨眼,再眨眼,她是新来的啊,我说易家大少爷,你这样二话不说的就来问我,这样真的好吗?

    但是易世缘问话了,秋露儿还真的不敢不说,急忙说道:“回大少爷的话,绣坊里面似乎被人下了药,很多绣娘都中招了,嗯,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秋露儿没有多说什么,现在的情况也由不得秋露儿多想什么,言多必失,还是少说几句为好。

    易世缘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说道:“被下药?谁这样大的胆子敢在这里闹事儿?”

    绣坊是易世缘的命根子,单单看这些绣娘的伙食就知道易世缘是多么重视这里。

    锦娘站了出来,说道:“回大少爷的话,锦娘觉得,这事儿是二少爷做的,这样的事儿二少爷又不是没有干过,对于二少爷,他做什么事儿我都不吃惊。”

    安子的眉头也皱了起来,看了看锦娘的手,说道:“把你手上的绷带揭下来,我看看。”

    锦娘畏惧的把自己的手背到了自己的身后,说道:“不可以,这个,这个是会传染的,大少爷不要离我们太近,我们已经有这么多人中招了,不能再害了别人。”

    “对,大少爷快走,大少爷身骄肉贵的,千万不要被我们传染了。”绣娘里面没有什么恶人,都不希望易世缘受到什么伤害,毕竟易世缘对她们这些绣娘是真的很好。

    易世缘皱了皱眉头,说道:“安子,你去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是!”

    安子直接撕了一块儿自己的里衣,看了看锦娘,说道:“得罪了!”

    还带着安子体温的布料轻轻的搭在锦娘的手腕上,安子闭上眼睛,静静的为锦娘号脉,锦娘就那样看着安子那棱角分明的脸,自己的小脸儿也跟着红了起来,安管家长的真好看,而且还能文能武能治病救人,怪不得娟儿姐姐会那样的喜欢安管家,这样的好男儿,整个绣坊里面,恐怕没有几个姑娘不喜欢的吧?

    只是她们都知道自己这样的身份是配不上安管家的,但是能够这样看一看也是好的啊。

    很多绣娘都是一脸羡慕的看着锦娘,能够让安管家亲自为其把脉,真幸福啊!

    刚刚大少爷问话的时候,她们怎么就不知道积极一点儿回答,如果刚刚她们积极一点儿,现在被安管家把脉的人就是她们了吧!

    无数的羡慕,无数的惋惜,在众绣娘的眼睛里面转动。

    秋露儿眨巴着眼睛,看着众人眼睛里面的情绪变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原来这个安子在这儿这样手欢迎啊,真没看出来啊。

    安子不喜欢娟儿姐姐,难道是因为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会不会是这里面中的其中一位?

    “秋露儿,你过来。”还没有等秋露儿脑补完,一声有一点儿霸道的声音就醒了起来,秋露儿皱了皱眉头在,看了看声音的来源,说道:“大少爷有什么事儿吗?”

    易世缘皱了皱眉头,再次说道:“过来!”

    秋露儿瞪眼,这儿是你的底牌,我给你面子,但是,你不要蹬鼻子上脸,有什么不能站在这儿说?我们两个很熟吗?你让安子设计我的事儿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你竟然还敢对我这样吆五喝六的,真是可恶。

    这一次,秋露儿直接装作没有听到,开始在那儿静静的看自己脚上的绣鞋,嗯,其实这个绣鞋还是挺好看的,但是穿着并不是很舒服,鞋底儿太薄了,而且还不耐穿,哪天她好好的研究研究,做一个改良版的,一定又好看又舒服。

    易世缘看到秋露儿不搭理他,直接来到秋露儿的身边,一把拉起秋露儿的手腕,冷冷的说道:“本少爷与你说话,你没有听到吗?”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直视着易世缘的眼睛,说道:“少爷说的什么话,露儿听到了啊,刚刚露儿已经说了,少爷您吩咐就可以了,露儿不用过去,少爷身份尊贵,即使是眼珠子都比我们这些人金贵,露儿害怕自己污了少爷的眼睛。”

    易世缘松开秋露儿的手腕儿,轻轻的哼了哼,说道:“多吃一点儿姜。”

    “啊?”秋露儿没有明白易世缘是什么意思,准确的说,秋露儿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叫多吃一点儿姜?她最不喜欢吃的东西就是姜好不好啊……

    安子看了看秋露儿,说道:“少爷让你多吃一点儿姜,你身体里面的湿气太重了!”

    “额……”秋露儿呆了呆,刚刚,刚刚易世缘来到自己面前,就是为了给自己把脉?

    她怎么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懂易世缘了,易世缘明明让安子对付自己的,可是现在还对自己这样好?这个易世缘,到底要搞什么鬼?

    秋露儿有一个好习惯,有一些事情,想不通就不想了,直接切换话题,等到以后一个人没事儿的时候再慢慢想,俗称没事儿找事儿……

    易世缘悠悠的瞪了安子一眼,说道:“你很闲?”

    安子立马噤声,陪着笑脸儿,陪着小心说道:“回大少爷的话,锦娘没事儿,锦娘她是被人下了药,但是这个药并不是什么传染性的药,应该是这个药被放到了下到了什么地方,被这些绣娘一起碰到了,碰到药粉的绣娘手都会肿起来,不要性命,只要绣娘的手,这样的行径,真的有一点儿像二少爷的手法!”

    安子小心翼翼的说道,眼睛里面有着淡淡的愤怒,这个二少爷这样做真的有一点儿太过分了,这些绣娘都是无辜的,你可以和大少爷争,和大少爷抢,但是你冲着这些绣娘来做什么啊?

    易世缘点了点头,说道:“能调配出解药吗?”

    “可以试一试!但是这个毒的药性不是很大,即使没有解药,几天的时间应该也能恢复,而我调配解药的时间也是几天,这一来二去,时间似乎都差不多。”安子皱着眉头说道,有一点儿纠结的说道。

    易世缘皱了皱眉头,说道:“不管怎样,解药还是要调配的,就是慢一点儿也要弄出来,都放在娟儿那儿,防止以后在出现这样的事儿。”

    “是,少爷。”

    “娟儿呢,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看不到娟儿的人影?”易世缘有一点儿不高兴,这个娟儿是这儿的管事儿,出了这样大的事儿,她自然是责无旁贷的要去出来,没有及时赶过来见自己也是正常的,但是,她都站在这儿半天了,这个娟儿怎么还没有过来?这是要zao fan啊。

    秋露儿看到易世缘生气,急忙补救的说道:“回大少爷的话,娟儿姐姐看到出了这样的事儿,自责的很,可能是躲在哪儿伤心呢,还望大少爷不要怪罪!”

    易世缘悠悠的看着秋露儿,说道:“本少爷问你话了吗?谁让你说话的?”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说道:“大少爷是没有问露儿话,但是大少爷问话了,而且没有人答复大少爷,露儿答复一下,难道也错了吗?”

    今天易世缘神经病啊?吃qiang药了啊?她好心好意的搭理一下易世缘,结果人家易世缘还不领情,不领情就算了,还把自己数落了一下,她招谁惹谁了啊!

    易世缘冷冷的看着秋露儿,说道:“注意你自己的身份!主子没有指名道姓的问你话,你主动说话,就是你的不对!”

    秋露儿瞪眼,得得得,她错了,她错了还不行吗?她就不应该搭理易世缘,吃饱了撑的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本少爷和你说话呢,你没有听到吗?”易世缘看到秋露儿不搭理自己,有一点儿闹了,这个小丫头怎么这样不知道规矩?娟儿难道就一点儿也没有教一教她什么是规矩吗?

    秋露儿继续不搭理,对站在自己身边儿的花儿姐姐说道:“花儿姐姐,大少爷没有指名道姓的叫我是吧?所以我可以不回话,是吧!”

    花儿姐姐脸色古怪,一句话都不敢说,易世缘眯着眼睛看着秋露儿,说道:“秋露儿。”

    秋露儿笑了,恭恭敬敬的冲着易世缘行了一礼,说道:“回大少爷的话,秋露儿在!”

    “秋露儿,你跟本少爷出来一下。”说完,易世缘就负手而立的离开,秋露儿嘻嘻的笑了笑,提步就要跟上去,去就去,谁怕谁啊,我这儿还一肚子的委屈呢,我还要好好的问问你,你吃饱了撑的让安子整我干什么?闲的吗?我当初那就是一句玩笑话,你听不出来吗?

    花儿姐姐拉了拉秋露儿的胳膊,害怕的说道:“还是不要去了吧,我有一点儿担心你。”

    秋露儿安抚的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没事儿,你要是真的担心我,就去帮我看一看娟儿姐姐怎么样了,她心里面很愧疚,这会儿没准儿正两耳不闻窗事的躲在屋子里面哭呢,你去看看她,要是我真的出事儿了,这里的所有人,只有她能够救我!”

    花儿姐姐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去找娟儿姐姐,你一定要等我!”

    “嗯!”

    易世缘把秋露儿带到了一个没有人的角落,看了看秋露儿那桀骜不驯的脸,说道:“你在这儿也待了两天了,怎么还是这个脾气。”

    秋露儿扯了扯嘴角,说道:“本姑娘这叫真实,不像有些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表面跟一个人间烟火的神仙似的,背后竟干一些龌龊的勾当。”

    易世缘狠狠的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是说安子对付你的事儿?”

    “算你有自知之明!”秋露儿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易世缘淡淡的看了看安子,安子立马把自己的头低了下来,良久,易世缘才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么你以后就老实一点儿,不要总去触犯我的禁忌,我从来都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

    安子有一点儿震惊的看了看自己家的大少爷,这事儿,大少爷竟然自己承认了,这个可是老爷让安子去做的,和大少爷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结果现在,大少爷竟然当着秋露儿的面儿承认这事儿就是他做的,大少爷这是什么意思?

    是单纯的警告,还是变相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