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7章 血口喷人

    你说这样的你,我有什么理由留你?”

    秋雪儿看了看自己肿成馒头的手,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说道:“我好好的一个人来到了易家绣坊,结果你们就把我这么送了回去,你们就不怕砸了你们易家绣坊的招牌,你信不信我今天回去,你们易家绣坊人面兽心,nue dai绣娘的事儿,就会满城皆知!”

    秋雪儿也不想这样说,但是她真的很想留下来啊。

    虽然知道得罪娟儿姐姐的下场会很惨,但是再惨有待在家里面混吃等死惨吗?

    娟儿的脸色变了变,愤怒的说道:“我好心送你回去,你竟然这样威胁我?”

    秋雪儿咬了咬牙,说道:“这不是威胁,昨天晚上你们做了什么,我都看到了,那个才是真正的威胁,娟儿姐姐,我不想走到那一步,你给我一条活路,我们大家都相安无事,这样不好吗?”

    娟儿姐姐狠狠的眯起了眼睛,对站在门口看热闹的人说道:“锦娘,带着她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这里就露儿一个人在这儿就可以了。”

    “是!”

    等到锦娘离开,娟儿姐姐才做到炕上,看着秋雪儿高高肿起来的手,说道:“你拿了我埋在那儿的东西?”

    秋雪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是,而且,我已经打听了与我一个屋子的其他绣娘,在易家绣坊,丝线是不允许浪费的,而浪费丝线的人,是有罪的!”

    秋雪儿冷冷的说道,洋洋自得的盯着脸色已经不好看的娟儿姐姐和秋露儿,秋露儿的眉头狠狠的皱了皱,说道:“秋雪儿,我怎么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难道是你自己藏了丝线,扔了丝线?娟儿姐姐,我何时扔过丝线?有人证明吗?没有吧,既然没有人证明,那么我们可不可以说这是诬陷?”

    秋露儿一个劲儿的冲着娟儿姐姐使眼色,这儿是娟儿姐姐的地牌儿,敢在娟儿姐姐面前威胁娟儿姐姐,这是找死吗?

    娟儿姐姐的眼睛亮了亮了,说道:“没错,我怎么不知道,秋雪儿,你看了吗?噢,应该说你自己看到了。”

    “露儿妹妹,好好的找一找,看一看,看看秋雪儿是不是自己藏了丝线,如果有,就定罪!”娟儿姐姐冷冷的说道,这样的罪名她万万不能背负,既然这个秋雪儿这么不听话,那么就让这个秋雪儿自己来背锅吧。

    秋雪儿的脸色变了变,愤怒的说道:“你们血口喷人!”

    “我没有,我没有,不信的话,你们大可以找,好好的找,如果找到了,我唯你们是问,要是找不到,你们一定要给我一个说法。”秋雪儿一点儿也不害怕,还和娟儿姐姐继续讲起了条件!

    娟儿姐姐笑了笑,说道:“我要是找不到,我就不赶你走了,怎么样?”

    秋雪儿惊喜的看着娟儿姐姐,说道:“当真?”

    “自然是当真的,但是现在,你需要让开,这件屋子里面的每一寸,我都要好好的找一找。”娟儿姐姐冷冷的说道,那东西一定要尽早的找出来,免得害到别人。

    秋雪儿很是配合,直接从炕上站了起来,站到一边儿,让秋露儿自己上去找。

    秋露儿找的很是认真,就差挖地三尺了,但是神奇的是,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娟儿姐姐和秋露儿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秋雪儿得意洋洋的抬了抬头,说道:“我说过,我没有私藏丝线,这下子你们总应该相信了吧?娟儿姐姐,你刚刚可是答应了我,只要在我这儿没有找到丝线,你就不会赶我走,这话,可要当真啊!”

    娟儿姐姐冷冷的看着秋雪儿,说道:“绣坊里面不养闲人,三天,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要是三天你还没有恢复过来,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也必须离开。”

    秋雪儿咬了咬牙,知道娟儿姐姐对自己已经通融了,什么地方会养一个闲人啊,易家给他们工钱,可不是让他们来做大小姐的,秋雪儿看了看自己的手,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可是,但是我也有一个要求,我需要大夫,没有大夫,我怎么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够好?”

    娟儿姐姐不可置信的看着秋雪儿,说道:“我没有听错吧?你到底知不知道从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是易家的绣娘,你以为你是易家的客人,你以为你是易家的大小姐啊?”

    秋雪儿看着自己的手,说道:“我不管,反正我是在你们易家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你们易家必须负责!”

    秋露儿看了看娟儿姐姐,娟儿姐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看到露儿妹妹的面子上,我答应你,但是,你必须告诉我,那些丝线被你放到哪儿了,你不要告诉我又被你埋了回去。”

    秋雪儿嘻嘻一笑,甜甜的说道:“娟儿姐姐放心吧,那些丝线我已经处理了,不会有任何人发现的。”

    秋露儿皱了皱眉头,什么处理,难不成被你吃了?

    就在秋露儿疑惑的时候,秋雪儿继续说道:“是这样的,早上的时候锦娘来收丝线,说是刚刚上来的那一批成衣不用我们手里面的这些丝线,换更好的丝线来缝制,锦娘怕我们把丝线弄混了,把之前的那些丝线一股脑儿的都收走了,我趁着锦娘不注意,把娟儿姐姐的丝线放到了锦娘的篮子里面,让锦娘直接拿走了,现在,就是娟儿姐姐恐怕也分不清楚哪一个是姐姐丢的丝线了。”

    秋雪儿洋洋自得的说道,似乎是做了天大的好事儿一样!

    秋露儿一阵无语,秋雪儿,你是真傻还是真傻啊,这样的事儿,你都干的出来,那些丝线要是什么好东西的话,我们会把它扔了,你难道不知道娟儿姐姐是谁吗?娟儿姐姐是这里的管事儿的,要是她想处理丝线的话,完全可以明目张胆,何需秋雪儿来代劳,可是现在……

    秋露儿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娟儿姐姐的脸色,娟儿姐姐的脸色完全可以用精彩来形容,娟儿姐姐狠狠的瞪了秋雪儿一眼,愤怒的说道:“你给我等着!”

    那东西他们一千个,一万个害怕让别人碰到,结果人家秋雪儿直接把东西扔到了锦娘的篮子里面,让锦娘带走了了。

    秋雪儿和秋露儿不知道锦娘带的丝线放在那儿,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她知道啊。

    那些丝线会收集到一些,按照颜色,质地分类,下一次遇到可以使用的衣料的时候,会重新使用,做到零浪费。

    秋露儿急匆匆的跟着娟儿姐姐出去了,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儿,等了一下秋雪儿这个白痴,秋雪儿表示委屈,她,她明明做了好事儿,为啥秋露儿和娟儿姐姐都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啊?

    就在秋雪儿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两个人终于来到了仓库里面,仓库里面,有一个小绣娘在那儿摆放丝线,看到娟儿姐姐来了,急忙行礼,恭敬的说道:“娟儿姐姐,秋姑娘。”

    娟儿姐姐急匆匆的递到小绣娘的面前,说道:“今天锦娘带来的丝线你们整理了吗?放到哪儿了,我看看!”

    小绣娘眨了眨眼睛,说道:“已经整理好了,有一些丝线这一批订单还能够用上,锦娘已经带着那些能够用上的丝线去绣娘坊里面,分发给大家,让大家干活了。”

    小绣娘如实说道,娟儿的脸色更加的难看,害怕的看着秋露儿,说道:“露儿,我该怎么办?”

    东西已经分发下去了,那么就是说,已经有很多人碰到那个药粉了,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秋露儿着急的握着自己的拳头,看了看在这儿整理丝线的小绣娘,说道:“不要问为什么,赶紧去洗手,记着,有热水洗手,娟儿姐姐,我们先走吧,希望我们还来得及!”

    娟儿姐姐重重的点了点头,身子都在发颤,小声的说道:“这事儿要是让大少爷知道了,大少爷一定会杀了我的,绣坊里面的绣娘是大少爷的命根子吗,大少爷信任我,把这么多绣娘交到我的手里面,但是我竟然让她们,呜呜呜,我有愧大少爷对我的信任,我对不起安子哥,呜呜呜!”

    说着说着,娟儿先伤心的哭了起来。

    秋露儿无声的拍打着娟儿姐姐的后背,说道:“相信我,不会有事儿的,你看刚刚那个绣娘,不是都没事儿吗?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时间还短,应该救得回来,对了,娟儿姐姐,这个药粉本来就是你下的,你自己也没有解药吗?”

    娟儿一脸歉意的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因为这个药粉对人的身子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副作用的,就是人的皮肤接触到的时候会肿起来而已,这样本身无毒的东西是我是没有解药的,他们自己悠着一点,几天就好了。”

    秋露儿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原来是这样,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的问题就不大了,我们只需要让大家feng suo xiao息就可以了,只要消息不传出去,就什么事儿都没有。”

    娟儿姐姐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可是现在的问题是,那批刚刚要着手做的衣服,马上就要做成成衣,绣房里面的绣娘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突然折了这么多的绣娘,成衣恐怕是做不出来了,成衣做不出来,耽误了大少爷的生意,这事儿大少爷还是会知道的,露儿妹妹,你说,我是不是又给安子个惹麻烦了啊?”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说道:“不会,我们一定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的吗,娟儿姐姐,相信自己,我们一定可以的。”

    娟儿姐姐重重的点了点头,两个人火急火燎的来到了绣坊门口,还没有进去,就听到里面传出一阵阵惊恐的尖叫声,娟儿的脸色白了白,害怕的拉着秋露儿的手,说道:“怎么办?”

    “进去,让大家洗手!”秋露儿直接命令道。

    娟儿姐姐急忙推开门,看着秀芳里面的绣娘的手一个个的都或多或少的肿了起来,害怕的说道:“你们,你们!”

    锦娘看到娟儿姐姐来了,立马跑了过来,扬了扬自己也肿起来的手,说道:“娟儿姐姐,我们的手,我们的手,我们是不是得了什么怪病啊?娟儿姐姐,我好害怕。”

    “是啊,娟儿姐姐,我们不会死了吧?

    “那个秋雪儿得的一定是传染病,这个怪病一开始是秋雪儿自己一个人得的,现在我们这么多人都得了,一定是那个人传染的,娟儿姐姐,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绣坊里面乌烟瘴气的,到处都是鬼哭狼嚎,娟儿姐姐似乎被吓坏了,看着众人一个劲儿的颤抖。

    秋露儿看到娟儿姐姐指望不上什么,急忙说道:“说什么有的没的,我看你们是碰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个个的,都去洗澡,把自己身上不干净的东西都给洗去,没准儿洗完了大家就没事儿了,快去。”

    众人听到秋露儿这样说,觉得也有道理,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澡堂里面冲,还有一些没有沾染上的也要往澡堂里面冲。

    秋露儿随口拦住一个人,说道:“你,去多准备一些皂角给送到澡堂里面,越多越好,一定要洗的干干净净的,明白了吗?”

    那个绣娘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溜小跑的离开,花儿姐姐一脸困惑的看着自己的手,说道:“露儿妹妹,我觉得不是因为秋雪儿,秋雪儿那样之后,我是第一个去看她的人,我怎么就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而且,刚刚跑出去的那些人里面,有很多人的住处离秋雪儿的屋子远着呢,根本就接触不到,更不要提什么传染了,露儿,这事儿奇怪,你觉得是怎么回事儿?”

    秋露儿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花儿姐姐的手,说道:“没事儿就好,这里的东西大家都不要碰了,我总觉得这个屋子里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等到大家洗完澡,你让大家什么东西都不要碰,先聚集到一起,我和娟儿姐姐先把这儿简单的收拾一下。”

    “我来帮你们。”花儿姐姐自告奋勇的说道,秋露儿苦笑了一下,她自己收拾都小心翼翼的,如何敢让别人来帮忙,一旦花儿姐姐在沾上那个药粉,可就不好玩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