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5章 说的她自己都差一点儿信了

    反正忽悠人不花钱,秋露儿打算愉快的忽悠下去,只要自己以后的日子好过,才不管自己现在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就娟儿姐姐,在看到安子之后,脸都红成猴屁股了,这样的人,在安子的面前,能够问出什么来啊?

    还不是自己说什么是什么?

    要是娟儿真的敢跑到安子面前质问这个质问那个的,她还要高看娟儿一眼呢。

    秋露儿的话让娟儿的脸上染上了绯红,支支吾吾的说道:“安子,安子为什么会惶恐,为什么会不安。”

    秋露儿看到娟儿姐姐上钩了,调笑的说道:“还能够因为什么啊,娟儿姐姐,你喜欢安子那么多年,你真的以为安子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娟儿姐姐的小脸儿更红了,支支吾吾的说道:“可是,要是安子对我有感觉的话,为什么迟迟不表现出来?”

    这是娟儿一直困惑的地方,有的时候,娟儿真的觉得安子是喜欢自己的,但是更多的时候,安子对自己还是即为冷淡的,这样的反差,让娟儿成天提心吊胆的。

    秋露儿无奈的说道:“娟儿姐姐,你傻啊,安子是大少爷身边儿的红人,人红是非多,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记着安子的位子呢,你知道安子一天天的都要面对多少算计吗?安子的一片苦心,真的是被你糟蹋的干干净净,只要大少爷没有斗倒二少爷,安子就不可能和你吐露心扉,大少爷的所有事情都要经过安子的手去处理,一定让二少爷的人发现安子有你这个软肋,你觉得二少爷的人还能够放过你吗?他们完完全全可以拿着你去威胁安子,你逼迫安子和你在一起,你这是要把安子陷入不仁不义的境地啊。”

    秋露儿一脸责怪的看着娟儿姐姐,说的她自己都差一点儿信了!

    娟儿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惊恐的说道:“我不会害安子,我不要害大少爷,大少爷对我不薄,不可以,不可以的。”

    秋露儿笑了,说道:“你也说了,大少爷对你不薄,对安子跟亲兄弟似的,安子怎么可能背叛大少爷?但是安子也不想辜负你,如果真的到了我说的那天,你让安子怎么选择,是你让安子救你,还是让安子继续忠于大少爷,忠于大少爷,他觉得对不起你,要是背叛大少爷和你双宿双飞,你真的觉得安子会快乐吗?你的良心真的过的去吗?”

    一声声的控诉,让娟儿的脸彻底白了下来,娟儿害怕的说道:“安子,安子从来没有与我说过这些。”

    “他怎么和你说,和你说了,你岂不是就明白了他的心意?你的爱慕,不仅会害了你,也会害了安子,你明白吗?”秋露儿轻声说道,看着娟儿剧烈颤抖的身子,偷偷的翻了一个白眼儿。

    安子,你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你那样对我,我还在这儿为你清理烂桃花,你说,你这个人情怎么还我?

    娟儿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拳头,说道:“我,我以前真的太傻了,我竟然到现在才明白安子的难处,我那天说自己多么多么的喜欢安子,其实我一直在那儿害他,我一直在那儿让他难做,谢谢你,秋露儿,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恐怕现在都不明白,我恐怕现在还在这儿做傻事儿呢,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秋露儿淡淡的笑了笑,握着娟儿的手,说道:“是我应该谢谢你,谢谢你的通情达理明事理,怪不得安子会这样喜欢你!”

    娟儿姐姐害羞的笑了,说道:“我,我真的有那么好吗?”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说道:“能够让安子那个人做出这样大的牺牲,你说你好不好啊?”

    娟儿幸福的笑了,害羞的捂了捂自己的脸,很是感慨的说道:“我以前一直不明白安子为什么总是不理我,我怪过,恨过,但是我现在才知道,我是多么的可笑,可笑的离谱,来,露儿,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自然可以啊,娟儿姐姐,我在家的时候家人都叫我露儿的,你们总是秋姑娘秋姑娘的叫我,我还不舒服呢,我就是一个穷乡僻壤里面出来的一个乡野丫头,被你们当成小姐看,我真是一身的不自在。”

    娟儿笑了笑,说道:“还不是上面交代的,让我们好好的照顾照顾你,说你是一个有本事的,千万不要亏待了。”

    一说到这个,秋露儿就气的牙痒痒,愤怒的说道:“大少爷这个小心眼儿的家伙,一边儿在这儿整我,一边儿还想用我,我当初怎么就一个想不开到这儿来了啊,现在手印儿都按了,我就是想反悔都不行了。”

    娟儿姐姐低低的笑出了声,亲自把食盒开开,笑着说道:“那还不是姐姐之前糊涂,现在好了,以后,你就把这个绣坊当作自己家,以后要是有谁敢欺负你,告诉姐姐,姐姐罩着你。”

    “来,吃鸡腿儿。”娟儿姐姐把自己食盒里面最大的鸡腿儿递到秋露儿的面前,秋露儿揉了揉自己已经有一点儿吃多了的小肚子,说道:“我真的吃的太多了,这个,这个还是算了吧。”

    娟儿姐姐看着秋露儿那已经鼓出来的小肚子,低低的笑出了声,很是理解的说道:“我刚刚来到这儿的时候,第一顿饭,吃的比你还多呢,然后晚上的时候,我直接难受的一夜没睡,你还好,待会儿注意运动一下,消化消化,晚上就不会不舒服了。”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她也是这样想的,要是自己不出去好好的活动活动,她真的害怕自己会睡不着,想一想秋雪儿还在那儿吃,秋露儿心里面就有一点儿打鼓,秋雪儿吃的那样多,不会撑死吧?

    “娟儿姐姐,这儿有没有什么药,和我一起来的那些绣娘家里面的条件都不是很好,看到这么多好吃的,吃的似乎都有一点儿多,我有一点儿担心她们。”秋露儿忧心忡忡的说道,毕竟都是和自己一起来的,要是最后一个个的都吃撑了,躺在炕上打滚儿难受,最后丢面子的还不是自己?

    娟儿笑了笑,说道:“有的,这事儿不用你操心,每一批绣娘来的时候,都会有这么一遭,大家都有经验,他们会为那些新来的绣娘们准备消食的东西的。”

    秋露儿一天,这才放下心来,说道:“这就好,那么娟儿姐姐我就不打扰了,直接姐姐让我做的那件衣裳我还没有做完呢,我先回去了。”

    秋露儿说完,就打算起身离开,虽然她已经吃饱了,但是看着娟儿姐姐吃的这样香,心里面还是抑制不住的流口水啊……

    娟儿好胃口的吃着食盒里面的饭菜,说道:“不要太累,回去之后早一点儿休息,那衣服,其实也不是很着急,要是实在做不出来,就拿过来,姐姐和你一起做。”

    秋露儿笑了笑,她有那么多机器在手,还有她做不出来的衣服,你是来搞笑的吗?

    但是感激的话依然要说,秋露儿笑着说道:“好,那么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我真的要回去了,我困了。”

    “嗯!”

    娟儿姐姐舒舒服服的吃完了晚饭,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脸上一片幸福,原来,安子哥是有苦衷的,她真傻,只顾着儿女情长,却忘记了安子哥是要跟着大少爷做大事情的人,安子哥怎么可以被儿女情长所牵绊,不愧是自己喜欢的安子哥,即使在大事儿上也这样的冷静,如果是自己,遇到了喜欢的姑娘一定不会做到这一步的,安子哥,娟儿现在什么都明白了,以后,娟儿不会让在安子哥难做了。

    含笑的看着面前的食盒,感激的说道:“露儿妹妹,真的是要好好的谢谢你。”

    看着眼前的食盒,娟儿的脸色瞬间变了,糟了,她刚刚趁着秋露儿去吃饭的时候,在秋露儿的针线篮子里面放了一点儿东西,以前是自己冤枉了露儿妹妹,所以才用那个东西害她的。

    现在已经真相大白,她如何愿意再去害露儿妹妹?

    露儿妹妹可是自己的指路明灯啊!

    急匆匆的来到秋露儿的房门口,焦急的敲着门,在心里面一个劲儿的祈祷,千万不要碰针线篮子啊,千万不要碰啊。

    秋露儿人在工作室里面,她不是很喜欢让自己的工作积压,所以他想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手里面的衣服,正在工作室里面赶工的秋露儿听到敲门声,皱了皱眉头,这个时候谁能来啊。

    不得不把衣服从机器上拿了下来,机器上的线秋露儿就没有搭理了,这些线是最开始的时候从针线篮子里面拿出来的,反正篮子里面那么多线,少了这么两个,谁也看不出来,她何必吃饱了撑的,一遍一遍的去拆安在机器上的线啊,很麻烦的好不好啊?

    抱着衣服从工作室里面出来,把衣服叠好,放到了自己的床头,这才去开门,看到娟儿姐姐脸色煞白的过来,秋露儿愣了愣,说道:“娟儿姐姐,你怎么了?”

    娟儿根本就不听秋露儿的话,一把拉起秋露儿的手,左看右看,看的秋露儿莫名其妙的,但是依然顺从的让娟儿姐姐看。

    娟儿姐姐看到秋露儿的手没事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说道:“你回来之后,没有缝衣服吧?”

    秋露儿看了看放在床头的衣服,说道:“缝了,而且还缝了不少,怎么了,娟儿姐姐,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听到秋露儿的话,娟儿刚刚松下来的心立马紧绷了起来,担心的拉过秋露儿的手,仔仔细细的又看了一遍,嘟嘟囔囔的说道:“不对啊,怎么会没有反应呢?”

    秋露儿皱着眉头看着娟儿姐姐,说道:“娟儿姐姐,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你要是信我,就和我说一说,好吗?”

    娟儿姐姐一脸愧疚的看着秋露儿,说道:“妹妹,对不起,我,我以前误会你,我,我趁你去吃饭,偷偷的来到你的屋子里面,在你的针线篮子里面倒了一点儿东西,对了,快,我们快一点儿去洗手,我不知道这个药效现在为什么没有发作,快,我们趁着药效还没有发作,赶紧去洗手。”

    秋露儿没有动,复杂的看着娟儿姐姐死死拉着自己的手,说道:“娟儿姐姐,我的手上已经沾上了药粉,你难道就不害怕粘到你的手上吗,这样你自己岂不是也要跟着遭殃。”

    娟儿姐姐先是愣了愣,然后说道:“谁还有那个时间管这个啊,赶紧的,我们现在就去,一定要快一点儿,要是你的手因为我真的出了什么事儿,我一定会恨死自己的。”

    秋露儿看着娟儿那着急的样子,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娟儿姐姐,放心吧,我虽然缝制衣服了,但是我没有用针线篮子里面的线,所以我的手是没事儿的,不信你去篮子那儿看一看,看看里面的丝线是不是你今天来的时候的样子。”

    秋露儿含笑的拉着娟儿姐姐来到了屋子里面,让娟儿姐姐看了看篮子里面她没有动的丝线,娟儿皱了皱眉头,委屈的说道:“我,我不记得了。”

    秋露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娟儿姐姐看秋露儿笑,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心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太好了,露儿没有生她的气,太好了。

    两个人笑了一会儿,最后视线都落到了那个针线篮子上,秋露儿皱着眉头说道:“既然这里面的丝线已经用不了了,那么我找一个地方给处理了吧,省的被不知道的人碰了,害了无辜的人。”

    娟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对,我去给你拿一点儿新的丝线,这个给我,我给埋了,虽然易家绣坊不让浪费丝线,尤其还是给大少爷做衣服用的这样名贵丝线,但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这儿的管事儿,谁敢说我的不是?”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是是是,我们娟儿姐姐是最厉害的,要不然安子怎么会对你魂牵梦绕的?”

    娟儿害羞的笑了一下,说道:“去你的,我去把这个东西给埋了,免得害人!”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用这个帕子垫着,免得药粉撒到别的地方,娟儿姐姐没有看到,反而害了自己。”

    娟儿姐姐很是感动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对姐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