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章 根本就吃不到

    咬牙切齿的说道:“忘恩负义的东西,我帮了你那么多,结果一个秋露儿就让你叛变了,混蛋!”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重新折返到秋露儿的屋子里面,看着那精致的绣工和针线篮子,娟儿狞笑了一下,从自己的袖子里面取出来一个小瓷瓶,打开,在针线篮子里面撒进去一点儿粉末。

    娟儿含笑的看着这些粉末,温柔的说道:“秋露儿,你不是很厉害吗?好啊,那么你就让我看一看,你到底有多厉害,这个粉末可以让你的手瞬间肿起来,只要你碰到了这些粉末,你的手就会肿成熊掌,纵使你的绣工精湛,但是你的手受伤了,你失去了双手,我倒要看一看,你怎么给我绣!”

    娟儿的嘴角挂着恶毒的微笑,无声无息的离开了。

    易家的伙食还不错,易家主要经营绣坊,绣坊里面的这些绣品就是他们的经济来源,所以在饮食上,易家非常善待这些绣娘,真的是有鱼有肉还有汤,生怕这些绣娘吃不会,下午没有精力干活。

    秋露儿舒舒服服的吃完了一碗米饭,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很是感慨的说道,还是米饭好吃啊。

    在秋家的时候,她天天苞米粥就咸菜,一开始还觉得这样吃挺健康,挺好吃的,但是后来,她吃的都要吐了,一开始是谁说好吃来着?那个人一定不是她。

    秋家穷,这大米饭在他们的眼睛里面都是金贵的东西,自然不是经常吃,不对,是除了逢年过节,根本就吃不到!

    这一次,她可真的是舒舒服服的吃到饱,从村儿里面出来的其她人也是一脸享受的吃着,一个个眉开眼笑的,有的甚至吃苦了,这样的伙食,放到他们家里面,过年都吃不到的啊,但是在人家易家绣坊,竟然只是绣娘的伙食,绣娘的伙食的这样好,易家主子们的伙食岂不是天天人参燕窝?

    秋雪儿看着这满桌子的鸡鸭鱼肉,早就矜持不起来了,这些东西,秋露儿在现代是从小吃到大的,只是到了这里,好几个月都没有吃到,有一点儿馋了。

    吃的能够多一点儿,但是还是很文雅的。

    但是秋雪儿可是从头到尾没有吃到过这样的好吃的,看到这些东西,跟疯了一样,恨不得直接用手抓,还好这里人多,秋雪儿估计了一下自己的面子,这才用筷子飞快的吃着,生怕被别人抢去了一样,惹得这里的其他绣娘一阵窃笑。

    花儿姐姐也吃了不少,但是花儿姐姐是一个要强的,不愿意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了面子,吃的还算是含蓄,但是当花儿姐姐在看到秋露儿早早就吃完之后,愣了愣,说道:“你怎么吃得这么少,这样好的东西,你难道还看不上?”

    不应该啊,秋家的条件不好的,秋露儿在家里面穿的衣服都是补丁打补丁的,怎么可能看不上眼前的这些东西呢?

    秋露儿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笑着说的:“吃饱了就不吃了,花儿姐姐,看你柔柔弱弱的,但是没有想到吃的还不少,这些东西我们以后天天都会吃,何必往自己的嘴里面塞那么多呢,小心待会儿吃撑了,反而更加的难受。”

    花儿眼馋的看了看就放在自己面前的猪蹄子,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最后还是放下了自己手里面的筷子,说道:“你说的没错,吃撑了反而更加的难受,我们是来干活的,能够吃一口饱饭就行了,吃那么多做什么?”

    秋雪儿可不管那些,那猪蹄子她也盯上半天了,无奈距离秋雪儿有一点儿远,她够不到,现在花儿姐姐不吃了,就把那猪蹄子递到了秋雪儿的面前,也不说话,就是放在那儿。

    秋雪儿看了看花儿姐姐,又看了看那个猪蹄子,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开始啃了起来。

    众人的窃笑声秋雪儿根本就不管,她好不容易能够吃上一顿好的,还不让她多吃一点儿啊?

    锦娘有一点儿看不过去了,忍不住的劝导:“雪儿,少吃一点儿,吃多了待会儿该不消化了。”

    秋雪儿含含糊糊的说道:“怕什么?这不是晚上吗?睡一觉明天早上起来都消化了。”

    其她几个还在那儿吃的都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埋头苦吃。

    锦娘一脸无奈,说道:“罢了,那么你们先吃吧,我就不陪你们了,今天娟儿姐姐有一点儿不舒服,没有来吃饭,我去拿一点儿给娟儿姐姐送去。”

    “锦娘,娟儿姐姐没事儿吗?”秋露儿眨了眨眼睛,叫住锦娘,说道。

    白天还好好的人,晚上怎么就出事儿了呢,不会是被自己气的吧?这个锅她可是不背的。

    锦娘笑了笑,说道:“没事儿,就是没有什么胃口罢了,我怕娟儿姐姐晚上饿了,提前给预备一点儿,秋姑娘,其实,娟儿姐姐的人很不错的,不信你问一问大家伙,娟儿姐姐之所以这样讨厌你,我还是觉得是因为你们之间的那一点儿误会,我相信,你和安子哥是没有什么的,这个误会解开了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秋姑娘,娟儿姐姐是这儿的头头,还是要面子的,要不,你还是自己去一趟和娟儿姐姐解释一下吧,误会解开了,大家和和乐乐的在一起多好啊。”

    其她人也跟着附和道:“是啊,还是解释一下吧,这样我们所有人的日子都会好过一点儿。”

    不知道哪个手脚麻利的绣娘把一个食盒递到了锦娘的手里面,锦娘看了看里面的菜,都是娟儿姐平时喜欢吃的,锦娘感激的冲着那个绣娘笑了笑,然后把手里面的食盒递到了秋露儿的手里面,说道:“去吧,我们都相信你!”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一脸不理解的说道:“为什么,我和你们非亲非故的,都是第一次见面,你们为什么这样相信我。”

    锦娘脸色古怪的看着秋露儿,说道:“真的要听实话吗?”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死死的盯着锦娘的眼睛,锦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不是我们信你,而是我们信安子,安子是大少爷身边儿的红人,当初有好人家的小姐看上了安子,安子都看不上,当时大少爷想要成全人家小姐的,但是被安子要死要活的拒绝了,这事儿才不了了之。”

    “从那以后,易家一直就流传一个传闻,说,说安子是短袖,安子真正喜欢的人是大少爷。”锦娘有一点儿脸红的说道。

    秋露儿硬生生被自己的吐沫呛到了,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你少在这儿唬我。”

    “我真的没有骗你,你是不知道,安子只有在大少爷面前才会有说有笑的,在所有女人面前都是一副冰山脸,也不知道娟儿姐姐喜欢安子哪一点,娟儿姐姐那样厉害的人,追求娟儿姐姐的人也不少,但是娟儿姐姐就是看了上安子,这一等,就是这么多年,把自己大好的青春都等没了。”锦娘很是感慨的说道。

    秋露儿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安子只有在易世缘的身边才会有说有笑的,这个……这个不正常吗?

    你在你的领导面前天天摆着一副臭脸啊?你觉得易世缘的脾气很好?还是你觉得安子活腻歪了?

    秋露儿有一点儿无法理解这些人的脑回路,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呵呵,我不信!”

    锦娘叹了一口气,说道:“一开始我们也是不信的,但是你想想,娟儿姐姐喜欢安子那么久了,而且娟儿姐姐位高权重,又知书达理貌美如花的,而且正正好好都是大少爷手下的,这样的条件,这样的门当户对,这么多年的爱护守护,是一个正常男人都会感动,都会求娶吧,但是现在呢?不要说是求娶了,安子哥现在看到娟儿姐姐就是一脸的不耐烦,要是安子哥真的没有问题,怎么会这样?”

    秋露儿再一次无语,尴尬的笑了笑,孩子们,你们这是道德bang jia,谁规定的娟儿喜欢安子,安子就要喜欢娟儿的,那么我喜欢易世缘,易世缘是不是也要娶我啊?

    这不是胡扯吗?

    呸呸呸!谁稀罕易世缘呀,自己来到绣坊里面经历的这些,还不是易世缘害的,这个易世缘,小肚鸡肠,小肚鸡肠,他不就是说错了一句话吗,结果让安子这样整自己,该死的易世缘,该死的易世缘。

    对,这件事儿,她一定要和娟儿姐姐好好的解释一下,这是自己得罪了易世缘,易世缘让安子整自己呢。

    秋露儿接过锦娘手里面的食盒,说道:“我知道了,这个交给我吧,我去娟儿姐姐那儿坐一坐,我想,我们也该静下心好好的聊一聊了。”

    锦娘开心的说道:“这就对了,来,我告诉你娟儿姐姐住在哪儿。”

    “谢谢你,锦娘。”秋露儿含笑的说道,这个锦娘的人还不错,她喜欢和这样的好人做朋友。

    花儿姐姐有一点儿不放心的看着秋露儿,说道:“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秋露儿摇了摇头,说道:“我自己去就好,这是我自己和娟儿姐姐之间的事儿,有外人在场反而不好。”

    “好吧,那么我先回去了。”花儿姐姐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也就不强求什么了。

    锦娘带着秋露儿来到娟儿姐姐的门口,说道:“我就不进去了,你待会儿一定要和娟儿姐姐好好的解释解释,这事儿其实大家都看的明白,就是娟儿姐姐置身事内,看不透罢了。”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还是要谢谢你,我,进去了。”

    轻轻的敲了敲房门,秋露儿没有说话,娟儿姐姐一个人坐在屋子里面绣荷包,听到敲门声,以为是锦娘来了,淡淡的说道:“门没锁,进来吧,今天去吃饭怎么吃的这么慢啊。”

    秋露儿推开门,有一点儿尴尬的说道:“娟儿姐姐,是我,秋露儿。”

    娟儿放下手里面的荷包,皱着眉头看着秋露儿,说道:“你来做什么?锦娘呢?”

    秋露儿把手里面的食盒放到娟儿姐姐面前的桌子上,说道:“是我自告奋勇过来的,锦娘也不好说什么,娟儿姐姐,我们聊聊吧,就聊你喜欢的安子,今天我只和你解释一遍,你以后要是还不相信我,还是要对付我的话,就不会怪我反击了。”

    娟儿姐姐冷冷的看着秋露儿,说道:“好啊,那么我就好好的听一听,你是怎么和我解释的,你难道要告诉我,我看到的那些都是假的?你在我面前和安子哥亲亲我我,你以为我瞎吗?”

    秋露儿沉默了一下,说道:“娟儿姐姐,你觉得,安子哥听大少爷的话吗?要是大少爷让安子哥故意这样做给你看,安子哥会做吗?”

    娟儿的身子轻轻的颤了颤,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秋露儿面无表情的说道:“娟儿姐姐,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讲一个你们大少爷是多么小心眼儿的故事。”

    秋露儿一点儿一点儿把当初她是如何开玩笑的,说自己是易家失散多年的闺女的事儿说了出来,听的娟儿一愣一愣的,说的秋露儿欲哭无泪,可怜巴巴的看着娟儿,说道:“你现在应该知道,易世缘为什么要整我了吧?”

    娟儿姐姐不可置信的看着秋露儿,说道:“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而且我并不觉得大少爷是那样的人,你休想妖言惑众。”

    “我妖言惑众?那是你没有在你家大少爷面前说过这话的话,要不,你也去说一下这样的话试一试,看一看你家大少爷会怎么收拾你?”秋露儿似笑非笑的看着娟儿,娟儿的眼神闪了闪,说道:“你,你说的都是真的?真的是大少爷故意整你?”

    秋露儿真诚的点了点头,并且在娟儿姐姐的面前转了一圈儿,说道:“娟儿姐姐,你好好的看一看,我身无二两肉的,安子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喜欢我啊,安子喜欢的人明明是娟儿姐姐,姐姐那天只看到了我和安子亲热,但是姐姐没有看到在姐姐走了之后,安子瞬间就黑了的脸,其实安子也是不愿意的,也是拒绝的,但是我是女人,我清楚的感受到,安子心里面更多的是惶恐与不安,只是安子没有敢在你的面前表现出来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