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3章 我有一点儿累了

    我也照样有法子收拾你。”娟儿看到秋露儿那没事儿人似的样子,心里面有一点儿没有底气,难道是安子哥偷偷的来了,要不然秋露儿怎么会一点儿事儿也没有呢?

    秋露儿讥讽的一笑,说道:“娟儿姐姐,你为了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这样要死要活的真的有意思吗?我今天最后一次向你解释,我和安子什么都没有,不管你信不信,总之我的话说完了,今天的这事儿,我不想追究什么,要是再有下次,我一定不会像今天这样轻易的放过你,好自为之!”

    秋露儿冷冷的从娟儿的身边走过,来到花儿姐姐的面前,眼神扫到控制着花儿姐姐的两个绣娘,两个绣娘吓得立马就松开了花儿姐姐。

    花儿姐姐得到了自由,担心的来到秋露儿的身边,拉着秋露儿的胳膊就开始嘘寒问暖。

    秋露儿扯了扯嘴角,淡淡的笑了,说道:“放心吧,我没事儿,就这点儿小把戏,还奈何不了我什么,我们走吧,我有一点儿累了。”

    即使是吃过药了,还是无法避免虚脱的事实,刚刚拉了那么久,秋露儿的腿都要软了,刚刚在娟儿面前硬气,完全就是硬撑着场面呢。

    花儿姐姐重重的点了点头,搀扶着秋露儿的胳膊就在娟儿的注视下离开了。

    娟儿一脸愤怒的瞪着自己身边儿的一个绣娘,说道:“那个药是怎么回事儿,秋露儿的人怎么还好好的?说,你是不是存心护着秋露儿,给了我假药?”

    那个绣娘吓得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哭着说道:“娟儿,怎么可能啊,我和秋露儿非亲非故的,和那个花儿更是不认识,我怎么可能为了两个不相干的人和娟儿姐姐为敌呢,我的工钱还在娟儿姐姐手里面握着呢,我家里面上有老,下有小的,都等着这个工钱过日子呢,我怎么可能背叛娟儿姐姐啊。”

    娟儿定定的盯着绣娘那一张一合的嘴,低低的笑出了声:“是啊,何止是你上有老下有小的,她秋露儿,花儿哪一个不是上有老下有小,我何必这样麻烦的对付她们,只要不给他们工钱,就足够要了她们的命!”

    “安子哥让我们好好的照顾秋露儿,我们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去,把大少爷的那件儿新衣裳给秋露儿缝制,要是做不好,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了。”娟儿快意的说道,眼睛里面满满都是歹毒。

    那个绣娘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忍,但是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是,娟儿姐姐!我这就去拿。”

    因为秋露儿被安子‘特殊关照’,并且明令禁止不让其她人看秋露儿做绣活,秋露儿自然而然就分到了一间独门独户的小屋子,一个人住着也是舒坦。

    花儿姐姐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命了,她和秋雪儿等十几位绣娘挤在一间大房间里面,过着下人一样的日子。

    但是即使是这样,她们依然是满足的,易家的条件不是他们村儿里面能够比的,那舒服的大床,舒服的锦被都让她们爱不释手,唯一的不好就是有一点儿拥挤,这些秋家村儿里面的绣娘本来不应该来的,都是因为秋露儿和易世缘的一句话,她们才有了这个机会,易家绣坊里面可谓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突然多出来这么多人,自然是挤了一点儿。

    秋露儿借着肚子不舒服的名义躲在屋子里面不出来,反正今天也没有绣活要忙,她躲在这儿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土霉素片儿的药效已经发挥了作用,但是秋露儿身上的虚弱还是存在的,四肢无力的来到桌子面前,倒了一杯不知道谁放在那儿的茶水,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喝,之前就是因为过于相信花儿姐姐,让别人借着花儿姐姐的手算计到自己了,谁知道自己屋子里面的水会不会也是有问题的呀?

    自己的肚子刚刚好了一点儿,还是不要冒险了吧。

    舔了舔满嘴的苦涩,药片儿的味道还在自己的嘴里面挥之不去,难受的揉着自己的肚子,想了想,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里面,只有自己工作室里面的东西,才是最安全的。

    看了看工作室里面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水杯,水杯里面还有半杯凉白开,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喝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水杯,小口的喝了一口,漱了一下口,冲淡了自己嘴里面浓浓的苦涩,还好,水没有坏掉。

    虚弱的趴在工作室的缝纫机上,迷迷糊糊的竟然睡着了。

    绣娘手里面拿着托盘,上面放着一块精致的素锦,轻轻的敲了敲秋露儿的房门,说道:“秋姑娘,娟儿姐姐让我给你送布料还有花样,这是你这几天需要做的工作。”

    绣娘叫了一会儿,没有听到秋露儿的回答,皱着眉头再一次说道:“秋姑娘,你在里面吗?要是在的话能够吱一声吗?”

    在工作室里面睡着的秋露儿眉头一动,从工作室里面出来,一脸困意的打了一个哈欠,晃晃悠悠的为来人打开了房门,说道:“不好意思,刚刚睡着了,东西给我就可以了。”

    虽然秋露儿这会儿不是很想动,但是她知道,这个是自己的公子,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

    想要拿工钱,就要做工作!

    伸手接过绣娘递过来的托盘,打了一个哈欠,说道:“还有事儿吗?”

    绣娘眨巴着眼睛,说道:“这是娟儿姐姐,娟儿姐姐啊,你,你真的敢收?”

    秋露儿有一点儿无语的笑了笑,说道:“我有不收的权利吗?她现在绣工上给我使绊子,还真是看不起我。”

    绣娘看到这样自大的秋露儿,皱了皱眉头,说才:“娟儿姐姐没有在绣工上给你使绊子,只是,只是这衣裳是要做给大少爷的,大少爷穿衣服非常讲究,有一点儿瑕疵他都不要,以前大少爷的衣服都是娟儿姐姐亲手做的,我们下面的人碰都不能碰,所以,所以你做的时候小心一点儿,惹怒了大少爷谁也救不了你!”

    秋露儿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素锦,笑了笑,说道:“原来是他的衣服啊,谢谢你的提醒,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方便说一下吗?”

    “大家都叫我锦娘!”锦娘有一点儿腼腆的说道。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锦娘,好名字,总有一日你会前程似锦的。”

    锦娘笑了,说道:“谢谢你的祝福,我真的该走了,对了,不要告诉别人这事儿是我说的。”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不会的,她又不傻,人家锦娘好心帮自己一把,她吃饱了撑的去揭发锦娘,她有那样弱智白痴吗?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似乎好了很多,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锦布,又看了看娟儿给自己的那几个花样,想了想易世缘的穿衣风格,秋露儿笑了,他知道怎么做了。

    拿着布料嘟嘟囔囔的来到了工作室里面:“真没想到,老娘来到你家绣坊里面干的第一件事儿竟然是给你做衣裳,易世缘,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好命呢?”

    刷的一下剪开布料,拿出剪刀比划了几下,嗯,算了,我还是用我工作室里面的剪刀吧,娟儿给自己准备的剪刀只能剪纸……

    唰唰唰的剪了几下,拿出尺子仔细的量了量,生怕哪个地方的尺寸做的不够完美,这样穿在身上就会不舒服了,就易世缘那个家伙,要是自己做的衣服他穿在身上真的不舒服的话,一定会甩自己脸子的,这一点,她一点儿都不怀疑!

    秋露儿弄了好一会儿,才把布料都裁剪出来,看了看自己工作室里面的机器,秋露儿犹豫了,她是用平缝机呢,还是有四针六线呢?

    当然是平缝机了啊,四针六线机器那样金贵,用坏了易世缘又赔不起!

    说干就干,秋露儿开开机器,吭哧吭哧的动了起来。

    太阳日升日落,很快就到了晚上,花儿姐姐来到秋露儿的房门前,轻轻的敲了敲房门,说道:“露儿,你怎么样了,到吃饭时间了,我带你去吃一点儿东西吧。”

    秋露儿听到花儿姐的声音,急忙从工作室里面出来,推开房门,含笑的对花儿姐姐,说道:“我已经没事儿了,对了,娟儿姐姐没有为难你吧?”

    花儿姐姐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她只要是冲着你来的,怎么会为难我,放心吧,对了,我听说娟儿姐姐给你安排工作了,什么工作,她有没有为难你?”

    秋露儿得意洋洋的笑了,说道:“就算是为难我也不怕,我什么都不自信,独独在绣工上,我一万个自信,她想在绣工上挑我的毛病,还是下辈子吧。”

    秋露儿得意洋洋地说道,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娟儿正站在不不远处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

    锦娘有一点儿害怕的看着脸色难看的娟儿姐姐,小心翼翼的说道:“娟儿姐姐,您没事儿吧?”

    娟儿冷着脸,没有回答锦娘的话,反问道:“那衣裳,她开始做了吗?”

    “应该做了吧,今天下午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一下午,而且她的身上还有线头,看这个样子,应该是已经开始了,娟儿姐姐,你问这个做什么。”锦娘好奇的问道。

    娟儿笑了笑,说道:“走,我们去看一看,这秋露儿引以为傲的绣工到底长什么样儿。”

    锦娘有一点儿后悔的看着娟儿姐姐,要是她刚刚没有说秋露儿已经开始了,就不会有现在这一出了秋姑娘,真是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锦娘不想让娟儿过分的为难秋露儿,小心翼翼的说道:“娟儿姐姐,我们不去吃饭了吗?”

    “吃吃吃?就知道吃!我要你还有什么用?”娟儿听到锦娘的脑子里面都是吃,气的跳脚,然后一个人风风火火的往秋露儿屋子的方向走去。

    锦娘急忙跟了上去,小心翼翼的在娟儿姐姐的身边儿伺候着。

    进了屋子,两个人就开始四处的搜索,很快,锦娘就在床脚发现了秋露儿尚未完工的衣裳,锦娘一脸惊讶的把衣服拿到手里面,恭恭敬敬的递到娟儿姐姐的面前,说道:“姐姐,你看,大少爷重视秋姑娘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这针脚,这速度,咱们绣坊里面,还真的找不出来第二个。”

    娟儿的脸瞬间黑了半圈儿,吓的锦娘一句话也不敢说了,但是锦娘眼睛里面的惊叹与佩服,还是刺疼了娟儿的眼睛。

    娟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把东西放回去吧,千万不要让她发现我们碰过,免得讹上我们。

    娟儿故意这样说,死死的注意着锦娘的反应,锦娘想都没想,说道:“不会的,秋姑娘不是那种人。”

    锦娘对秋露儿的袒护,让娟儿异常的失望,娟儿轻轻的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屋子,说道:“把门带上,我们去吃饭去吧。”

    锦娘看到娟儿全程不说话,试探的说道:“娟儿姐姐,其实,我一直觉得您误会了安子哥和秋姑娘,秋姑娘是大少爷看上的人,安子哥多照顾一点儿是应该的,刚刚我们看到了秋姑娘的绣工,更加肯定了秋姑娘的价值,所以我觉得,是姐姐误会了秋姑娘,我想,姐姐和秋姑娘还是可以和睦相处的,秋姑娘不像是一个好人,姐姐,你说呢。”

    娟儿沉着脸,轻轻的嗯了一声,说道:“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了,秋姑娘和大少爷的关系好,到时候让秋姑娘在大少爷面前为您和安子哥美言几句,没准儿这婚事就成了,娟儿姐姐,你说是不是啊?”锦娘看到自己说动了娟儿,开心的继续说道。

    娟儿脸上的神情更加的冷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是啊,她和大少爷的关系好,身份与我们这些人是不一样的,呵呵,好了,你先去吃饭吧,我想回去好好的想一想你今天说的话,等到你吃完了,给我带一点儿到房间里面就可以了。”

    锦娘看了娟儿一脸,这样的事儿,娟儿姐姐是应该好好的考虑考虑,毕竟之前娟儿姐姐和秋姑娘闹的那样厉害,想要和好,也不是一两天的事儿,锦娘恭恭敬敬的离开,给娟儿姐姐独自思考的时间与空间。

    在锦娘离开的那一刻,娟儿的眼神瞬间凌厉了起来,有一点儿愤怒的瞪了一眼离开的锦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