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章 似乎是刻出来的一样

    这已经不单单是考验绣工,就已经考验到秋露儿的审美搭配了。

    但是这点秋露儿还真不害怕,她在现代虽然不是学设计的,但是她好歹也是一个喜欢时髦的新新人类,尤其她还大爱古装剧,真的是随便想一想,做出来的古装衣服都比这个罗衫好看。

    秋露儿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下来,将所有人都赶出了屋子,一个人安安静静的来到自己的工作室里面,这一次秋露儿进去了好久,修修改改,添添减减,终于把手里面的东西做出来了。

    一脸自信的打开了房门,李老板,易世缘易世杰都守在门外,易世杰讥讽的看着秋露儿,说道:“这么快就出来了?这是打算直接认输吗?”

    秋露儿现在心情极好,笑着说道:“我是来看易二少爷是怎么输的,李老板,我的东西已经做好了,还请李老板过目!”

    李老板笑了笑,说道:“易世缘,你还真猜对了,她竟然真的在一个时辰之内做完了。”

    易世缘笑了笑,这算什么呀,当初一盏茶的时间她都可以做完一件衣裳,那绣工还那样的完美,只要秋露儿真的认真起来,一个时辰做一件儿衣裳,这个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儿。

    李老板快步的来到屋子里面,好奇的看着被秋露儿工工整整摆放在桌子上的衣服,亲自伸手展开,看到了一件全新的罗衫。

    最粗糙的麻布被秋露儿切割成一个个长条,缝纫在罗裙的两侧,麻布上用三股线绣着精致的郁金香图案,每一朵都是一模一样,似乎是刻出来的一样。

    平白的给粗糙的麻布上添加了一丝精致,一丝生气。

    罗裙的腰带同样是麻布做的,上面同样绣着精致的郁金香,大小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其他的地方多是绸缎,上面同样是大小针脚完全一样的郁金香图案,衣服的样式和李老板带来的那件儿的是一样的,不同的是秋露儿用最粗糙的麻布代替一些昂贵的丝绸,这两种混搭,明明应该格格不入才对,但是李老板偏偏没有看出一点儿格格不入的地方,反而觉得这个衣服有一种异样的美丽,忍不住的开口称赞了一句:“太神奇了。”

    秋露儿得意的笑了笑,为了这件衣裳,她可以下了血本儿了,她一直舍不得用的绣花机都被她搬出来用了,机器绣出来的花样儿,大小,样式,如同克隆一般,只是这个机器也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这个绣花机她不会修。

    会用绣花机本来就是巧合,她是服装厂的流水线工人出身,不是绣花厂的流水线工人,这个绣花机是她的老班长放在她这儿保管的,沾了老班长的光儿,她也学会了怎么用绣花机,但是这并不表示她会维修,四针六线要是出了故障,她好歹还会简单的维修,但是这个绣花机出了故障,她就真的是两眼发黑,什么都做不了了。

    易世缘一脸惊喜的来到秋露儿的身边,说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刺绣呢,没想到这样给面子,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

    秋露儿白了易世缘一眼,说道:“既然答应你帮你把生意抢回来,我自然会尽心尽力,但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易世缘低低的笑出了声,说道:“你绣的花跟你别的绣工比起来是差了一点儿,美则美矣,但是华而不实,光有一个空壳子,没有内在的灵魂,你追求的是针脚的细腻和比例的协调,而不是灵魂的美丽,怪不得你一直不愿意绣花,这绣花的火候和你缝纫的火候想比,是差了一点儿,但是你这个效率倒是我们易家绣坊最需要的,能够用这样快的速度以这种质量完成,也是极为出挑了。”

    秋露儿白了易世缘一眼,在心里面无声的吐槽,机器做出来的刺绣在一定意义上来说,本来就是克隆产品,怎么可能和手工相提并论,手工的东西每一针每一线都有她独特的神采,机器出来的东西,每一针每一线都那样的按部就班,完全是根据程序来走的。

    李老板还在那儿看着手里面的罗裙,易世杰听了易世缘对秋露儿的点评,嘴角大大的扬了起来,说道:“大哥,你对你的绣娘评价可有一点儿低呀。”

    易世缘淡淡的勾起了嘴角,说道:“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大家都长着眼睛,我也没有必要故意偏袒什么,秋露儿这个年纪正是脑子最灵光的时候,稍作提点,她回去自我揣摩,悟出一点儿东西,以后的前途一定会不可限量。”

    秋露儿挑了挑没有,赞赏的看着易世缘,不错呀,这个易世缘其实是一个不错的老板,能够找出自己手下员工的不足之处,能够毫不吝啬的提点,单单是这两点,就是很多老板所不具备的,易世缘说的这样针针见血,在绣工上,易世缘自己恐怕也下了不少的苦工吧。

    一个大男人,愿意为了自己的事业拿起女儿家的针线苦学绣工,秋露儿现在对易世缘真的有一点儿刮目相看了。

    易世杰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说道:“说的跟真的似的,一个绣娘罢了,能够有什么前途?”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绣娘怎么就不能光耀门楣?士农工商,工排在我们商的前面,连我们商都可以光宗耀祖,工怎么就不可以抬头挺胸了?二哥,你这话说的未免太偏激了!”易世缘字正腔圆的说道,惹得秋露儿一个劲儿的看着易世缘,真的好想为易世缘呱唧几下,看看,看看人家这个觉悟,易世缘,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帅了,越来越迷人了呢,完了完了,我发现我有一点儿爱上你了。

    易世缘含笑的看着秋露儿,狡黠的说道:“觉得我说的有道理的话,你就告诉我,这些郁金香花样儿你是如何做到一模一样的,我想不仅我想知道,二弟和李老板都想知道。”

    易世缘的这句话成功的把易世杰和李老板的视线吸引了过来,秋露儿眨了眨眼睛,好想说一句,都是套路!

    易世杰的面子,秋露儿是一点儿也不想给,但是李老板的面子,这个就必须给了,谁让他们是来抢生意的呢。

    轻轻的咳了咳,故作严肃的胡说八道道:“第一,熟能生巧,第二,继续熟能生巧,第三,还是熟能生巧!”

    “额……”易世杰和李老板瞬间一头黑线,易世缘扑哧的笑出了声,开怀的说道:“果然是祖传秘方,概不外传呀,罢了罢了,你既然不想说,那么我不问就是了。”

    易世缘倒是没有深究什么,但是李老板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李老板好奇的看着秋露儿,说道:“秋姑娘,你这样就不对了,都是生意人,你这样遮遮掩掩的,让我不得不怀疑你的诚意。”

    秋露儿笑了,看了看易世缘,说道:“李老板,小女子只是一个绣娘,和您谈生意的人是我家公子,而且直接管辖小女子的人也是我家公子,这样机密的事儿,只能和诚心诚意和我家公子合作的人说,李老板现在打算和谁合作还不清不楚的呢,小女子怎么敢把自己看家的本事堂而皇之的说出来?李老板,你说是吧?”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李老板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了起来,一开始李老板就是想和易世缘合作的,结果被易世缘放了鸽子,然后易世杰突然跑了过来,要和自己谈生意。

    虽然说都是易家的人,都是易家绣坊里面出来的东西,李老板还是更加的倾向于易世缘的绣坊,毕竟易世缘的口碑摆在那儿,理论上比易世杰靠谱很多。

    “一个秘密,换一单生意?小丫头,你的秘密值这个价钱吗?”李老板似笑非笑的看着秋露儿。

    秋露儿很是认真的点了点自己的下巴,说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命绝对值这个价钱,要不然人家易公子也不能放着李老板不管,跑去救我吧”

    说着说着,秋露儿俏皮的冲着李老板眨了眨眼睛,李老板的哈哈笑了笑,说道:“好,那么我就相信一次易世缘的眼光,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丫头到底值不值我这单生意的价钱,竟然能让易世缘那样做。”

    秋露儿的眼睛亮了亮,这是成了的意思,李老板答应和易世缘谈生意了?

    易世缘的眼睛里面也有狂喜闪过,惊喜的说道:“李老板,你,你这是同意了?”

    李老板还没有说话,易世杰先不答应了,易世杰着急的凑到李老板的身边,说道:“李老板,你可要想清楚了,易世缘和秋露儿都滑头的很,没准儿她们是合伙在这儿坑你呢。”

    秋露儿很是不满的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是想说,这个屋子里面除了我们几个人,还有其他的人?还有其他的人为秋露儿做这衣裳?”

    易世杰瞬间说不出话了,屋子里面没有其他人,绣娘只有秋露儿一个,秋露儿能够把衣服上的花儿绣成这样,而且还这样快,这里面一定有秘密,可是,可是这样的一个秘密,真的值一单生意吗?李老板的生意什么时候这样廉价了,要是真的这样廉价的话,他何苦废那么大的力气和易世缘抢?他又没有病。

    现在,易世杰也看出来了,从始至终,李老板就没想和他易世杰谈生意,什么拿秘密换一单生意,这都是借口,都是借口!

    易世杰愤怒的瞪着秋露儿的脸,都是这个人,要是没有这个人搅局,他和李老板的生意没准儿就成了,可恶!

    “既然李老板要和大哥谈生意,那么我就不叨扰了,告辞!”易世杰愤怒的离开,生意人有生意人的规矩,别人谈生意,你跑这儿旁听,没有这样办事儿的,所以易世杰只能离开,虽然易世杰也很是好奇秋露儿所谓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三人目送易世杰离开,易世缘郑重的冲着李老板鞠了一躬,说道:“感谢李老板给易某的这次机会。”

    李老板摆了摆手,指了指秋露儿,说道:“我只是更想知道秋姑娘嘴里面的秘密是什么罢了,都是易家绣坊,是和你合作还是和易世杰合作,区别真的不是很大。”

    易世缘的脸微微一僵,复杂的看了看秋露儿,说道:“看来,我冒着丢了订单这样大的风险去救你,终究还是对的。”

    “李老板,你们谈,我先出去溜达溜达,秋露儿,李老板既然是看在你的面子答应下来的生意,那么这个单子就是你的,你能够拿到什么样的价钱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李老板,秋露儿没有谈过生意,你可要高抬贵手,价钱不要压得太狠呀,要不然,这单生意我就真的亏大发了。”易世缘笑着说道,意味深长的看着秋露儿,然后在李老板和秋露儿两脸懵逼的注视下,扬长而去。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李老板,说道:“你们,你们都是这样谈生意的?”

    李老板比秋露儿还要蒙蔽,易世缘竟然把他丢给了秋露儿这个小丫头?把这单生意的大全直接交给了秋露儿?不管秋露儿谈的是否亏本,他易世缘竟然都认了?靠,什么情况呀?

    李老板看着秋露儿,秋露儿看着李老板,两个人都从对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浓浓的迷茫与不可置信。

    最后还是李老板先缓了过来,抿了一口已经凉了的茶,说道:“你到底是谁,易世缘凭什么这样信任你,你应该不是一个小小的绣娘吧?”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迷茫的看着李老板,说道:“难道我是易世缘流落在外的妹妹?要不然他凭什么这样对我呀李老板,一定是这样的,不是说有胎记的穷苦人家的孩子,九成九都是富贵人家流落在民间的小姐吗?你看,我的手上有一个心形胎记,易世缘一定是认出了我手上的胎记,所以才会对我这样好的,一定是这样的……噗”

    说着说着,秋露儿自己先绷不住了,哪里有这样巧的事儿呀,她这纯粹是电视剧看多了的后遗症,李老板也被秋露儿的话逗笑了,开心的说道:“这还真有可能,易世缘自知你这些年吃的苦,所以上杆子为你争家产呢,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