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章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易世缘看到秋露儿服软,淡淡的笑了笑,伸出自己的手,说道:“拉着我,上马,把我损失的银子给我赚回来,要不然你别想回家。”

    秋露儿微微磨了磨牙,咬牙切齿的说道:“谁怕谁呀,来就来!”

    秋露儿伸出自己的小手,死死的握住易世缘的大手,借着易世缘的力道,直接坐到了易世缘的马背上,马儿发现自己的背上突然多出来一个人,发出了不安分的嘶鸣,前蹄高高的跳了起来,身子不安分的扭动,这是不让秋露儿坐呀。

    易世缘握住手里面的缰绳,脸色有一点儿难看的对马儿说道:“听话!”

    马儿听到易世缘的声音,情绪稍稍稳定了一点儿,但是还是不安分的扭动着自己的脑袋,想要把坐在易世缘前面的秋露儿甩下去。

    秋露儿自觉丢人,连马儿都这样不喜欢她吗?小声的说道:“易世缘,要不,我还是自己走着去吧,你们易家的人脾气大,就连马的脾气也跟着大!”

    易世缘紧了紧自己怀里面的人,说道:“不要动,等到了易家,我会替你出气,好好的惩罚千里的,坐稳了,架!”

    “啊!”秋露儿没有准备,被突然飞奔的千里吓了一跳,这么快,这个速度,看来这个千里还是一匹千里良驹呀,这样的良驹,易世缘竟然舍得责罚大骂?而且为的人还是她?

    心里面无声的泛起了点点波澜,易世缘,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易世缘没有直接带着秋露儿到易家,反而是带到了一家酒楼,秋露儿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不饿!不是,我的意思是,你饿了?”

    易世缘面色古怪的看着秋露儿,说道:“我是饿了,我的荷包饿了,易世杰怎么抢走的生意,我要你怎么夺回来,我们易家,不养无用之人。”

    易世缘,我秋露儿何德何能,你竟然这样看得起我,好,你为了我都敢扔下大客户,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拼命的呀,今天,姐们豁上了,一定帮你把丢掉的生意抢回来。

    “既然你这么信任我,那么咱们还等什么呀,话说,我真的饿了,待会儿到了饭桌上,我可以吃东西吗?”秋露儿可怜巴巴的看着易世缘,易世缘的脸瞬间黑了半边。

    秋露儿轻轻的咳了咳,有一点儿尴尬的说道:“当我没说……”

    “等到你搞定了这单子生意,我用更丰盛的酒席招待你,我亲自作陪只招待你一个人,但是现在,你还是忍忍吧。易世缘有一点儿无奈的说道,他们是来抢生意的,不是来吃饭的,你在我的手里面是宝,但是在别人的手里面就是一个小小的绣娘,你一个绣娘都能上桌吃饭了,这成何体统?

    秋露儿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舔了舔自己有一点儿干涩的嘴唇,说道:“成交!”

    就算是为了那酒席,今天她也拼了!

    到了古代这么久,吃到的最好的东西竟然是两文钱一个的肉包子,要是哪天她突然穿越回去了,连一个吹牛逼的资本都没有,真是太丢人了。

    秋露儿安安静静的跟在易世缘的身后,酒楼很大,但是没有一个客人,一看就是被包场了,小二一开始还在那儿打盹儿,现在看到易世缘来了,立马换上了一副恭敬的表情,客客气气的说道;“大少爷,二少爷吩咐过了,在他还没有出来之前,不让任何人上楼,大少爷,您就不要为难小的了。”

    小二的可怜兮兮的话,人家易世缘直接没有搭理,越过小二直接就上了楼,小风一脸苦笑的看着老掌柜,说道:“掌柜的,我们是拦还是不拦呀?”

    老掌柜叹了一口气,说道:“拦什么拦呀,不要命了呀,去,多叫一些人,待会儿打起来了我们也好上去拉架。”

    “是!”小二一脸苦笑的离开了,秋露儿一脸懵逼的看着易世缘,不是吧,什么情况呀,易家绣坊在外的口碑很好的,易家的人在外的口碑同样很好,可是那个老掌柜为什么拿出一副很怕易世缘的样子呀?

    易世缘在县里面很凶吗?

    易世缘看出秋露儿的疑惑,淡淡的解释道:“易家虽然主要经营绣坊,酒楼茶馆也不是没有涉猎,这儿,也是我们易家的产业,这里所有人的命都卖给了我们易家,即使是打死谁,他们也不能说什么。”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还真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呀!

    易世缘带着秋露儿来到了一间房门面前,里面传出了劝酒的声音,看来里面的两个人相谈甚欢,易世缘看了看秋露儿,说道:“开门!”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为什么是我,我明明是来帮你的?你还真把我当奴婢用了?”

    易世缘一脸理所当然的看着秋露儿,说道:“既然进了易家绣坊,那么你就是奴婢!”

    秋露儿眨眼,再眨眼,咬牙切齿的看着易世缘,重重的点了点头,无声的说道:“好,你狠,易世缘,我发誓,我秋露儿不会永远做奴婢的,你给老娘等着!”

    秋露儿的手轻轻的搭上了房门,犹豫了一下,直接大力的推开,没有敲门,也没有通传,就这样突兀的推开,你不是让我开门吗?

    我开了,干嘛那样看着我呀,我只是一个乡野小丫头,哪里知道你们这些高门大户的规矩呀,你这样看着我,我是会害怕的。

    “易世缘,你干什么?”屋子里面的易世杰和李老板都被这突然的开门声吓了一跳,易世杰在看到易世缘来了的时候,脸瞬间就绿了,秋家村已经闹成那样了,易世缘怎么处理的这样快,怎么回来的这样快,他还没有谈好生意的,易世缘就回来了,这可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易世缘一步一步的走到屋子里面,淡淡的命令道:“关门!”

    这一次,秋露儿很配合,轻手轻脚的关上了房门,目光很快就锁定到了李老板的身上,她今天来可是给易世杰捣乱的,她要好好研究研究怎么从易世杰的手里面把本该属于易世缘的生意抢回来,而这个李老板就是最大的突破口。

    “易世缘,我跟你说话呢,你没有听到呀,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打扰到我的贵客了。”易世杰一脸愤怒的说道,还不忘冲着李老板安抚的笑了笑。

    易世缘淡淡的嗯了一声,说道:“世杰,你就这样和你大哥说话?而且,李老板的这个生意,一开始定的是我的绣坊,和你的绣坊似乎没有什么关系吧,你这样横插一杠,抢的还是自己家大哥的生意,这样的行事作风,难免被人轻看三分。”

    易世缘说完,就客气的来到李老板的面前,歉意的说道:“李老板,刚刚被一些重要的事情耽搁了,人命关天,怠慢了李老板,还望李老板能够在给世缘一次机会,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一定会很愉快的。”

    李老板笑眯眯的看着易世缘和易世杰,说道:“你们都想和我做生意,而我只有这么一单生意,这样吧,你们自己协调,到底谁退出,明早给我一个准话,我在你们商量的期间,我同样会找新的合作伙伴,如果你们慢了,我只能说抱歉了,易大少爷,其实我还是很想和你合作的,只是这次,就难说了。”

    易世缘和易世杰的脸色都变了变,李老板这是想放弃他们易家,找其他的合作伙伴?这可不成,要是这单生意跑了,他们的父亲一定会收拾他们两个的。

    易世杰急了,急忙说道:“李老板,你先别急着走呀,刚刚我们不是还说的好好的吗?就差最后定价的一步了,这次的事儿,是我考虑的不周到,让李老板不高兴了,这样吧,我再降半成的利润,这真的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李老板,您看?”

    李老板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视线一点儿一点儿的移动到了易世缘的身上,易世缘看了看自己身后的秋露儿,说道:“我不会让利,哪怕是一丝一毫,因为用这样的价钱和我们合作,李老板本来就是占了天大的便宜,我的绣坊里面走出来的绣娘,可不是二弟的绣坊里面的绣娘能够比的,我知道这次怠慢了李老板,所以我把我的绣娘带来了,李老板也是内行人,绣工的好坏一眼就看的出来,李老板可以随意随意出题,要是我的绣娘做的不好,我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决不食言!”

    秋露儿的心咯噔一下,易世缘,你这是有多么的信任我呀?

    李老板好奇的看了看从进来就站在一边一动不动的秋露儿,说道:“就是这个丫头?”

    “是!”易世缘肯定的说道。

    易世杰看了看秋露儿,不可置信的说道:“易世缘,不是吧,这个小丫头明明是一个秋家村的人,根本就不是你的绣娘,为了生意,诓李老板,这可不是生意人应该做的事儿呀。”

    “绣娘秋露儿见过易二少爷,有劳二少爷的挂心,秋露儿现在已经是易家绣坊里面的一份子了。”秋露儿回忆着现代电视剧里面的样子,恭恭敬敬的冲着易世杰行了一礼。

    易世缘有一点儿惊疑的看了一眼秋露儿,这个丫头,竟然也有这样恭敬地一面?真是难得呀。

    易世杰微微一噎,有一点儿气闷的说道:“大哥,你手里面难道没有人了吗?竟然让一个刚刚来到易家绣坊的乡野丫头来充场面,你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呀。”

    易世缘淡淡的勾了勾嘴角,说道:“我从来都没有把她当乡野丫头来看过,李老板,您可以开始了。”

    秋露儿复杂的看着易世缘,心中发暖,我从来都没有把她当乡野丫头来看过,为什么突然有一点儿想哭?可能是因为从来都没有被人这样重视过吧。

    自信的扬起了自己的下巴,人家易世缘都说了,没把自己当成乡野丫头来看,她自己为什么要自卑呀?

    含笑的来到李老板的面前,说道:“李老板,可以开始了。”

    李老板似笑非笑的看了看秋露儿,说道:“真的什么都可以?”

    秋露儿挑眉:“只要是绣工上的东西,什么都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所有东西,所有条件你们都可以提,我只有一个条件,我刺绣的时候,不可以有任何人围观,家族手艺,概不外传!”

    易世缘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真正有本事的人总会有一点儿脾气的,李老板,我为秋露儿打包票,要秋露儿做出来的东西让你不满意,我待她像你道歉。”

    “你?为一个绣娘道歉?”李老板似乎是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易世缘。

    易世缘重重的点了点,说道:“是,因为我知道,秋露儿不会让我失望的。”

    秋露儿复杂的看着易世缘,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易世缘,你还真会赶鸭子上架呀,罢了,今天我豁出去了,让你们这些人见识见识什么是鬼斧神工!”

    易世缘笑了,他等的就是秋露儿的这句话,秋露儿,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啊。

    李老板看着秋露儿和易世缘二人一脸笃定的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好,来人,把我放在马车上的布料还有绣样拿来。”

    易世杰笑了笑,说道:“李老板,这个酒楼本来就是易世缘的产业,这样大的事儿,怎么能让易世缘的人去拿呢,秋露儿,今天本少爷就屈尊一下,亲自为你去拿”

    秋露儿凉凉的看着易世杰,淡淡的说道:“有劳易二少爷了。”

    李老板分别带来了三样东西,一样是最金贵的绸缎,一样是最粗糙的麻布,还有一样是破碎的罗裙,罗裙很是精致,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夫人小姐穿的东西,上面破碎的地方一看就是用剪刀故意剪的,剪开的地方是衣服的前胸,很是不好修补,这个位置过于尴尬,要是修补不好,绝对是辣眼睛,这个地方破了,即使是贫苦人家的孩子,这衣裳八成也是不能再穿的,更何况还是这样精致的罗衫,大户人家的衣物,这更是增加了修补的难度。

    李老板的要求很简单但是也很难,照着这件罗衫的样子做,做出一件一模一样的罗衫,要求是绸缎和麻布的用量是一半儿一半儿,至于那破碎的罗衫,并没有让秋露儿想法子修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