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章 真是不好意思

    “靠,还有这种要求,易家果然麻烦多,不行不行,我要去应聘,可不能让别人把我的名额抢了去。”秋露儿着急忙慌的就要出去,秋霜儿无奈的看了秋露儿一眼,说道:“你有什么可着急的呀,你是易家少爷钦点的绣娘,他们就是落了谁也不可能落了你的,露儿,我跟你讲,你和那些绣娘的身份不一样,千万不要去争去抢,平白降低了自己的身份,他们这些高门大户里面出来的人都特别势利眼儿,你要是不表现的强势一点儿,到时候准被他们欺负。”

    秋霜儿苦口婆心的话,秋露儿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她只听进去了板上钉钉这几个字,靠,霜儿姐,你从哪儿看出来我是板上钉钉的呀?我的那点儿‘绣工’,根本就见不得人,都是藏着掖着才行的,招绣娘的事儿,除非易世缘开了金口让自己不用测试,要不然这一次她的面子可就丢大发了,她哪会古代的刺绣呀?

    秋露儿急得团团转的想着家里面还有什么绣工是拿得出手的,她好带去充充场面呀,但是可惜的是,这个还真的没有。

    郁闷的看了看秋霜儿手里面的绣帕和淡定的秋霜儿,说道:“姐,你怎么这么淡定呀,一点儿也不像被选上的样子呀。”

    秋霜儿的绣工秋露儿是知道的,那是真正的心灵手巧,绣工完全在秋雪儿之上,秋雪儿都能选上,秋霜儿更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可是她的好姐姐怎么这么淡定呀?

    难道是淡定姐的毛病发作了?不应该呀。

    秋霜儿咬断丝线,淡淡的说道:“小风已经去了镇上,你更是板上钉钉的事儿,要是我也去,爹娘怎么办?爹娘几天的时间失去三个儿女,他们会受不了的,所以我就不去了,正好留在家里面照顾爹娘,要是爹娘有什么事儿告诉你们,或者哪天想你们了,我也能跑一个腿儿,去镇上县里面告诉你们一声。”

    秋露儿有一点儿自惭形秽的看了看自己的姐姐,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小屁孩儿的比自己大呢?

    “好了,你赶紧去吧,这天都要黑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你今天要是还没有回来的话,我都要亲自去帮你报名了,既然你回来了,那么就自己去吧,早去早回,咱们一家人还能多聚一会儿。”秋霜儿扯出一抹微笑,不舍的看着秋露儿。

    来到易家绣坊应聘地点,秋露儿伸长了脖子仔细的去找熟人,希望在这些人里面能够看到两个易家的熟面孔,这样的话,自己几乎就可以直接过关了,要是没有熟人,只能自报家门,祈祷易世缘和下面的这些人打过招呼,直接放自己过关,否则的话,今天她就真的尴尬了。

    “唉,你,你就是秋露儿吧?”一直有一点儿瘦小的小手搭上了秋露儿的肩膀,秋露儿吓了一跳,狐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孩儿,说道:“你是?”

    女孩儿笑了笑,开心的说道:“我是花儿,柱子是我表哥,我表哥让我在这儿等一个衣服破旧,但是绣工最精致的女孩儿,我等了好久,直到你出现,看着你的衣服,我就知道,我等的人到了。”

    秋露儿看了看被自己修改过的衣服,还真是符合柱子哥的形容,衣服破旧,绣工精致……

    秋露儿有一点儿尴尬的咳了咳说道:“花儿姐是吧,我刚刚从镇上回来,还没有来得急去柱子哥家里面找你,倒是让你先找到我了,真是不好意思。”

    花儿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没事儿,我也是刚刚到不久,露儿,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我表哥说了,我找到你之后,让我一切听你的,我表哥说你是唯一一个可能有法子让我进易家绣坊的人,露儿,我听你的,待会儿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秋露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好,你先在这儿待一会儿,我看一看那些易家的人里面有没有我认识的人,要是有的话,咱们就好办了,要是没有的话,呵呵……”

    后面的话,秋露儿说不下去了,要是没有做的话,不要说你了,就是我自己恐怕都进不了易家绣坊。

    花儿姐理解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我不吵你,我就站在这儿。”

    秋露儿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继续四处找人,没有,没有,还是没有,啊,怎么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呀,哪怕是眼熟也行呀?

    秋露儿苦恼的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易世缘,这样大的事儿,你就不知道派几个我认识的人过来吗?比如安子,他来过村儿里面好几趟了,轻车熟路的,什么都熟,你为什么没有让安子来呀,啊,你真是坑死我了。

    眼看着太阳一点儿一点儿的下山,秋露儿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来到面试官的面前,嗯,我哪知道在古代这个面试官叫什么呀,本姑娘又不是一个纯种的古代人,就先面试官叫着吧。

    “咳,你好,我叫秋露儿,你认识我吗?”没有办法,现在只能自报家门了,希望易世缘事先和他们说过自己的名字,要不然自己真的会尴尬死的。

    面试官一脸不耐烦的说道:“去后面排队去,谁让你插队的?”

    秋露儿很是无辜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插队?靠,你家少爷当初求着我让我去你们易家绣坊呢,你竟然这样和我说话?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呀?嗯,应该不知道,要是知道的话,不会这样和他说话的。

    秋露儿一脸便秘的看着那个面试官,说道:“你们这些人里面谁认识安子?你们难道就没有在安子的嘴里面听到过秋露儿这三字吗?或者在易家大少爷的嘴里面听到也是可以的。”

    这一次,面试官终于正八经儿的开始审视秋露儿了,然后在秋露儿一脸期盼的目光说道:“神经病,不要说安子了,就是你口中的易家大少爷也管不到我们,我们是二房易世杰少爷的人,你要是想进易家绣坊,那你就后面排队去,要是再捣乱,我可就赶人了。”

    秋露儿呆了呆,易世杰?这人谁呀?一个连易世缘都管不到的人?这样的狠角色,不在她的计划范围之内呀。

    秋露儿囧了,这些人不是易世缘的人,看来她是死活也进不去易家绣坊了,有一点儿歉意的看了看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的花儿姐,自己进不去倒是没有什么,自己还可以偷偷摸摸的找易世缘接生意,可是花儿姐怎么办呀?

    易世杰身边儿的人,会让花儿姐这个外村儿的人进入易家绣坊吗?

    “小哥,看你累的这一头汗的,来来来,我给你擦擦,顺便儿打听一个事儿。”秋露儿借着自己动作的遮掩,悄悄的从自己的袖子里面取出来十枚铜钱塞到了那个小哥的手里面,小哥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铜钱,眼皮都没动一下,挥了挥手,继续赶人。

    秋露儿咬了咬牙,还真是财主家的狗呀,零星的甜头一点儿也看不上。

    秋露儿很是肉疼的把自己的手伸到了工作室里面,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积蓄,也没有多少,也就几十文钱罢了,秋露儿发誓,要是这个男的拿了自己的钱还继续赶人的话,她一定大闹这里,你既然不让我好,我也别想好过。

    “小哥,你的头发上有一个线头,我帮你拿下去。”接着说话的空档,秋露儿把沉甸甸的荷包递到了他的面前,男子垫了垫,不屑的哼了哼,说道:“看你那个穷养,说吧,想问什么。”

    秋露儿暗暗磨牙,说道:“小哥,是这样的,我有一个表姐,她以前也是这个村儿的人,可是后来嫁人嫁到了外村儿,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让她也进易家绣坊呀?她的绣工很好的,你只要给她一个公平比试的机会就行。”

    “呵呵,就这仨瓜俩字儿的就想让我收一个人,你当我是要饭的呀?”那人趁秋露儿没有防备,一把把秋露儿推开,这一推,直接让秋露儿摔倒在地上,手上直接蹭破了皮儿。

    秋露儿疼的呲牙,愤怒的说道:“说话就说话,你怎么推人呀?你还是一个男人呀,连一个小丫头你也下的去手,什么人呀?”

    “易世杰少爷手下的人就是这个素质呀,和人家易世缘少爷比可差远了,易世杰的绣坊,也不过如此!”秋露儿的声音很大,拿了我的钱还不让我好过,这都是你自找的,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还不信了,在我的地牌儿,你还真敢打我不成?

    花儿姐看到秋露儿吃亏,急急忙忙跑到秋露儿的身边,红着脸小声的说道:“露儿,不要闹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花儿姐是一个胆子小的,不敢闹起来,但是秋露儿可不怕,要是这些人是易世缘的人,她还要掂量掂量,但是这些人刚刚可是很看不起易世缘的,既然看不起易世缘,那正好,她现在站出来,倒是成了给易世缘出气了,顺便让易世缘欠自己一个人情,易世缘的人情可大着呢,不要白不要。

    “花儿姐,你不要害怕,这儿是我们自己的村子,在我们自己的村儿里面,他们都敢欺负人,等我们村儿的这些绣娘到了易家绣坊,还不知道要被欺负成什么样子呢,现在揭露出她们的嘴脸是利民的好事儿,花儿姐,你有没有发现,他们要的绣娘都是年轻的姑娘,而且几乎都是未成家的如花似玉的姑娘,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打着找绣娘的名义来做一点儿见不得人的事儿呀,要不然堂堂的易家绣坊至于跑到咱们这个小破村子里面找绣娘吗?我看这些人还有可能都是假的,乡亲们,钱可以少挣,闺女可不能轻易的送出去呀,大家可要想清楚了。”秋露儿大声的说道,每一字,每一句都在这儿牵动着众人的神经。

    有一些胆子小的姑娘吓的脸都白了,哭着说道:“我不去了,我不去了。”

    有一个人带头,就有无数人响应,毕竟都是一些小姑娘,定力能够好到哪儿去呀

    秋雪儿气急败坏的看着秋露儿,愤怒的说道:“秋露儿,你安的什么心呀?你是我妹妹,你这样闹腾,你有想过我吗你让我哪有脸再去易家绣坊了?”

    秋露儿凉飕飕的看着秋雪儿,伸手想要去摸秋雪儿的脑袋,被秋雪儿灵活的躲开了:“你干什么?不要拿你的脏手碰我。”

    秋露儿看了看自己的手,是脏了,而且还挂着血丝儿呢,秋露儿冷冷的扯了扯嘴角,说道:“我的好姐姐,既然你自己不怕死,那我还能说什么,用你的脑子好好的想一想,易家那样的人家用得着眼巴巴的跑来招绣娘吗?人家易家的绣娘都是百里挑一,从小训练出来的,我们这样半路出家的,人家凭什么要我们?你真的肯定你面前的这些人是易家的人,你就不怕你前脚离开了秋家,后脚就进了窑子,这如花似玉的年纪,这如花似玉的脸蛋儿,可值不少钱呢。”

    秋露儿的话成功的把秋雪儿吓的半死,秋雪儿害怕的坐在地上,惊恐的看着面前的这些男人,他们,他们难道真的是,真的是?

    不,不,她不要去了,她不要去了。

    “小丫头,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我们就是易家的人,是了,我忘了,这穷乡僻壤里面的乡野丫头,怎么可能认识这个腰牌。”

    秋露儿诡异的勾起了嘴角,小声说道:“我认识啊,可是他们不认识啊!”

    “乡亲们,我们一起把这些混蛋赶出去,是善是恶,会瞬间知晓,易家的人是不会主动出手伤人的,只要他们敢还手,就说明他们不是易家的人,他们就是来骗大家闺女的畜生!”秋露儿大声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不还手,这么多相亲一起动手,是个人都会条件反射的还手吧。

    很多乡亲们想到自己的闺女很有可能一去不复返,一个个眼睛都红了,愤怒的冲到易家下人面前,又是抓又是挠的,易家下人哪能真的站在那儿让他们打呀,自然是还手了,有人还手,乡亲们更加确信这些人是假的了,更加确信他们是做贼心虚,手上的力道更大,下手那叫一个狠,打的易家人叫苦连天,最后直接打成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