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章 遥遥无期

    中午,一大家子人都坐在饭桌上看着大房媳妇高氏,整个秋家,除了爷爷认几个字儿之外,就剩下这个高氏肚子里面有一点儿墨水了,爷爷奶奶都希望高氏能够揽下教导小风的任务,可是人家高氏就是不买账,直接和秋家的其他人扛上了。

    纪氏心疼自己的儿子,低声下气的对高氏说道:“大嫂,你要是教导小风,你的所有家务活,都由我来做。”

    这是纪氏唯一能够拿得出来的筹码了,高氏轻轻的哼了哼,鼻孔朝天:“我身为大嫂,难不成使唤四弟妹干一点儿活都不行?我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的命令你干活,我为什么要承你的人情?”

    秋露儿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这个高氏,娘帮你是情谊,不帮你是本分,怎么到了你这儿,直接就成了理所应当了,这明明就是道德bang jia!

    “奶奶,反正大娘一家人也在咱们秋家老家住,镇上的大房子就大哥大嫂两个人住,想想怪冷清的,为了小风的将来,我们四房的人不介意直接搬到镇上和大哥住在一起,反正大哥那儿也有房子,我们去了,还能帮着照顾一下家里面,让大哥没有什么后顾之忧!”秋露儿笑着说道,小样儿,我还治不了你了。

    你既然不愿意,那么我们找大雷哥就是了,只是我们四房去镇上住了本应该属于你们的地方,你们大房再想到镇上去住,这可就遥遥无期了。

    高氏的脸瞬间就绿了,愤怒的说道:“凭什么?镇上的宅子是我们大房的,你们四房凭什么去住?”

    秋露儿再一次笑了,说道:“大娘,你真会开玩笑,镇上的房子,明明是我们秋家所有人省吃俭用供给你们大房,你们大房才有余钱买房子的,大娘,你倒是提醒我了,我们秋家还有那么大的一个宅子,那宅子可不止一百两,把那宅子卖了,我们的债就可以直接还上了,大哥和大嫂就可以搬回来住,继续教导小风,还可以承欢在爷奶的膝下,爷爷奶奶,你们说这样好不好呀?”

    高氏的脸再一次绿了,这都是什么馊主意呀,这样的主意也能是主意?

    “不行,绝对不可以,爹,娘,不就是教导一个孩子吗,这活儿我接了,小风,从明天开始你就拿着书本到大娘的屋子里面来读书,不,现在就可以,随时都可以,大娘一定把你教导成一个优秀的好孩子。”到了现在,高氏不得不服软,镇上的宅子是他们大房这些年攒下的唯一一样东西,宅子要是没有了,他们大房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秋露儿淡淡的笑了,大娘,你说你干一点儿什么不好,偏偏要和我做对,你这是何苦呢?

    吃了亏才知道老实呵呵!

    高氏的示好小风并不买账,小风淡淡的看着高氏,对爷爷说道:“爷爷,小风想让大哥教,大娘虽然有学问,但是和大哥比起来还是差了很多,既然都是学,为什么不去学好的?”

    爷的嘴里面抽着旱烟,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小风说的也有道理,小风是一个男孩儿,以后是要有出息的,可不能让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给教坏了,小风,这样吧,明天,明天让你露儿姐姐带你去镇上,你一个人直接住到你大哥那儿,这样你们两兄弟也能彼此照顾,旁人看到你住在你大哥那儿,也会说一声你大哥的好,你也能更好的学到学问,老大,你觉得怎么样?”

    秋福复杂的看了看小风,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我没有意见,就是这银钱的事儿,既然小风住在镇上,花销自然是大雷的,读书可是一个烧钱的行业呀,爹,你看?”

    老爷子都发话了,秋福知道这事儿没有什么转机了,毕竟秋家小辈的事儿,老爷子几乎从来都不插手的,但凡插手,必然是板上钉钉,这个小风也是厉害,竟然能够让老爷子为他说话。

    既然无法改变事实,那么只能尽量让自己的利益最大话,让小风住到镇上,除了让大雷的名声好一点儿,其他的事儿,他们大房怎么看怎么吃亏。

    秋父没有什么花花肠子,看到大房吃亏,立马说道:“大哥,小风的花销一定不会算在你们的头上的,大哥说一个数,我们月月给,大家的日子都不容易,我们绝对不会让大哥吃亏的。”

    秋福呵呵的笑了笑,说道:“爹,这事儿我也不太懂,要不爹你说一个数?你说多少就是多少吧,反正四房出多少,大雷给小风用多少,都是自家兄弟,也不至于克扣什么的。”

    秋福说的大义凌然,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其实是在那儿说你们可以少给,反正最后吃亏的是你们的儿子,天高皇帝远的,大雷就是饿小风几顿,也没有人会看到。

    纪氏轻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这个数他们还真不好说,还是看爹是怎么说的吧。

    老爷子复杂的看了看秋福的脸,说道:“五两,大房的那五两债务不用出了,那钱直接花在小风的身上,当年大雷读书的时候,每一文钱都是我出的,一个月五两银子,足够小风正大光明的坐在大雷的教室里面读书。”

    “露儿,你和易家有交情,而且当初你也说了,小风的学费你出,既然这样,你就单独另算,四房每个月的五两银子是四房的事儿,你每个月还要再交上来五两银子单独给你奶奶,你有什么问题吗?”

    爷爷很是为难的看着秋露儿,秋露儿忍着嘴角的笑,也露出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成,为了小风,我就是累一点儿也没有什么。”

    五两银子单独给奶奶?呵呵,她和爷爷奶奶都知道那一百两银子是怎么回事儿,根本就是没有的事儿,爷爷这样和她说,言外之意就是说,大房的那二十两银子不要了。

    大房素来心眼多,说是每个月上交五两银子,等到月末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理由少交或者不交,大房的那二十两银子,拿回来本来就不是什么容易事儿,倒不如直接让大房供小风读书,读书的花销也够大房吃一壶的了。

    大房的秋福和高氏互看了一眼,最后都点了点头,反正大雷写字也是要用宣纸的,多买一点儿还能打打折,就算是好好的照顾小风,一个月也用不上五两银子,再加上秋家贫寒,小风从小就养成了节俭的习惯,一个月下来三两银子使劲儿花,这样算算,他们还赚了两两银子呢。

    大房没有什么意见,二房和三房自然没有意见了,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小风一心求学,走得很是匆忙,临走的时候,纪氏眼睛都哭红了,小风也哭了,但是还是阻止不了小风求学的决心。

    秋露儿带着小风走小路,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到了大房在镇上的宅子。

    秋露儿和小风的突然到来让大雷哥懵了好久,大雷很是纳闷儿的说道:“你们怎么来了?进屋里面坐吧。”

    小风欢呼雀跃的来到了屋里面,左看看,右看看,像极了一个小猴子,惹得秋露儿一阵无奈,大房在镇上的宅子还是不错的,有院子,有外屋,有内屋,还分东厢房西厢房和主屋,那规模直逼秋家的四合院儿了。

    秋露儿轻轻的抿了一口桌子上的茶水,唇齿留香,即使是不懂茶的秋露儿都品的出来这是好茶,这样的东西,一定不是秋家主屋里面的粗茶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

    轻轻的放下茶杯,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大雷全程安安静静的听着,最后闷闷嗯了一声:“我知道了,小风留在我这儿,我会好好的照顾他的。”

    秋露儿甜甜的笑了,温柔的摸了摸小风的脑袋,说道:“一定要听大哥的话,知道了吗?”

    小风重重的点了点头,依依不舍的看着秋露儿,秋露儿也有一点儿舍不得小风,但是求学是大事儿,容不得秋露儿使性子把小风留下来,这样不仅害了小风,秋露儿自己也会于心难安的。

    眨了眨眼睛,隐去自己眼睛里面给予滑出来的泪水,强迫自己笑出声,说道:“大哥,怎么没有看到大嫂,我第一次来大哥家,理应去拜见大嫂才对,大嫂可是在屋里面?我去看看大嫂去。”

    男人一般情况下都是惧内的,要是能够让大嫂好好的照顾一下小风,小风以后的日子一定不会不好过。

    大雷有一点儿尴尬的拦在了秋露儿的前面,说道:“你大嫂不在,回娘家了。”

    秋露儿愣了愣,回娘家?当初大房一大家子回秋家为秋雨儿送嫁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他们不是说大嫂留在镇上的家里面看家吗?这怎么看到了娘家?

    大雷看着秋露儿狐疑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还不是因为银子的事儿,我回到镇上之后,把这事儿告诉你大嫂,你大嫂一个生气,直接回了娘家,露儿,这事儿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爹娘,不要让他们二老担心,算大哥求你了,行吗?”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要是大哥刚刚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大哥绝对是爱惨了大嫂,才会这样包容大嫂。

    在这个时代,一个生气直接跑回娘家,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一个弄不好都会被夫家休妻的。

    二娘的娘家条件也是不错的,但是二娘还不是乖乖的呆在秋家,过着吃糠咽菜的日子,根本就不敢回娘家,为的是什么呀,还不是因为怕被休妻?

    秋露儿有一点儿欣赏的看了看大雷,在古代就有这样的觉悟,这样宠着自己的媳妇儿,这样的男人可不好找呀。

    理解的冲着大哥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了,大哥放心吧,我是不会乱说的。”

    大雷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只要你不说就好,你大嫂不在家,我这儿什么都没有,恐怕没法让你在我这儿吃一口热饭再走了,大哥这儿有几文钱,你先拿个,去买几个包子吃,在大哥这儿离开,饿着肚子可不行。”

    秋露儿看着秋雷那真诚的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就收下了,小风,姐姐走了,你一定要听大哥的话,知道了吗?”

    “知道啦”小风拉着长音儿,不舍得说道。

    那几文钱,秋露儿没有买包子吃,他们秋家现在正缺钱呢,可不能这么浪费,秋露儿自己又填了一点儿钱,在镇上买了一点儿针线回去,因为做荷包,家里面的棉线用的飞快,要是再不补充一点儿的话,就要缺色号了,其实秋家的线早就缺色号了,只是不是很明显罢了。

    秋露儿一直忍着,咬牙用自己工作室里面的丝线偷偷的缝制,但是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古代的棉线和现代的棉线本身就不一样,时间长了,一定会穿帮的,到时候她可没法解释。

    匆匆忙忙的回到了家里面,迎面就撞上了一脸喜气的秋雪儿,秋露儿挑了挑眉头,说道:“雪儿姐姐,什么事儿这么高兴呀?说出来让妹妹也开心开心呗?”

    对,秋露儿就是故意找事儿,她看到秋雪儿这样开心,心里面就是不痛快。

    秋雪儿看到秋露儿回来了,脸立马拉的老长,冷冷的说道:“要你管,既然回来了,就回你自己屋儿待着去,没事儿不要出来晃悠。”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她用不用出来晃悠,什么时候轮得到秋雪儿来管了呀?真是可笑。

    秋露儿晃晃悠悠的回到了自己家里面,把自己刚刚买来的棉线放到了针线篮子里面,疑惑的看着坐在炕上的秋霜儿,说道:“刚刚我在门口看到秋雪儿了,似乎挺开心的,我离开的这两天,二房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难不成是秋雨儿送东西回来了?”

    秋霜儿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是易家绣坊来人了,她们已经开始招绣娘了,秋雪儿被选上了,所以她才会这样开心。”

    “易家绣坊来人了,那么娘和三娘是不是也被选上了呀?她们的绣工可是个道:“没有,人家易家绣坊只要妙龄女子,娘和三娘的岁数都大了,人家易家绣坊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