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 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

    纪氏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是,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们露儿霜儿还有我的绣工都好,我们离开了易家同样可以挣钱,虽然挣的少了一点儿,但是终究是踏实钱。”

    秋露儿眨巴了几下眼睛,猛地说道:“爹,娘,为什么不和易家继续合作,这次的事儿,二房的雪儿姐姐应该也受到教训了,我想她也不该再有下一次了,只要二房不捣乱,咱们三房四房难不成还能打起来?大房的大雷哥还指望着易家的这条线儿出人头地呢,他们不可能和我们过不去的,爹,娘,只要我们以后仔细一点儿,这样的事儿,绝对不会再发生的,相信我好吗?”

    纪氏和秋父不知道,但是秋露儿自己还不清楚吗?易世缘给钱不仅爽快,而且还异常的大方,小风的那些毛笔和宣纸是哪儿来的?那彩墨书本都是哪儿来的,还不是人家易世缘送的,爹娘真的以为,单单靠他们那一点儿绣活挣下来的钱就能够供养小风读书吗?

    不要闹了,那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纪氏轻轻的皱起了眉头,说道:“露儿,我知道你舍不得这个大财主,可是这样的人家不是我们能够招惹的起的,下一次,娘真的不敢去想下一次,露儿,娘知道你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的,年轻气盛谁没有过,但是你也要为家里面考虑呀,这一次你爷爷已经被气病了,秋家差一点儿分家,要是再有下一次,说句不好听的,你爷爷还不直接被气死呀?”

    秋露儿委屈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在心里面无声的说道:“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爷爷,爷爷根本就没有气病,他是装的,郎中爷爷和爷爷奶奶都是认识是,秋家出了这样的事儿,郎中爷爷自然是帮着爷爷奶奶忽悠我们了。”

    可是这样的话让秋露儿如何说的出口,即使是说出来也没有人信呀?一个小丫头,一个老人家,到底谁的话更可信,这用脚趾头都想得出来吧。

    “娘,我发誓,要是再出了什么事儿,我自己一力承担,一定不会拖累秋家的,好不好?娘,爹,求求你们了,霜儿,小风,你们倒是说一句话呀?”秋露儿看到纪氏和秋父心意已决,瞬间就急了。

    秋霜儿犹豫了一下,深深的看了小风一眼,扑通一声跪在爹娘的面前,哭着说道:“爹,娘,霜儿会管好妹妹的,有霜儿管着,妹妹一定不会在闯祸的,娘,你就答应妹妹继续和易家合作吧?要是不能和易家合作,那二十两银子先不说,单单是小风的学业,恐怕都要耽搁了。”

    小风一脸挣扎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说道:“爹,娘,姐姐,家里面没有钱,小风可以先不练字的,小风有大雷哥哥,小风还有易家少爷送来的书,小风即使不练字,也可以学习,小风可以用树枝在地上写字,可以用石头在泥土上写,还可以一直用清水在桌子上写字,只要不用宣纸,咱家就可以省下来好大的一笔钱。”

    小风的懂事儿让秋露儿格外的心疼,这个傻孩子,怎么可以这么傻?

    秋父同样一脸心疼的看着小风,痛苦的说道:“都是爹没用,都是爹没用,让你们吃苦了。”

    “爹,我们可以不吃苦的,只要我们继续和易家合作,爹爹不是担心我们再出什么事儿让易家的人生气吗?露儿听说易家绣坊要在咱们村儿招绣娘,到时候我们去应聘就是了,就咱们的绣工还怕应聘不成功?到时候到了人家易家绣坊,每走一步都要易家人看着,那个时候,想要出错都难了,爹,娘,你们说是不是呀?”

    现在,秋露儿已经没有那个心思去管这事儿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了,她只知道,她要是再不这样说的话,她的银子就要飞了。

    并不是人人都认识她的针脚,并不是人人都觉得她的绣工不凡,之前秋雪儿不就觉得她绣出来的东西和自己的一样吗所以才掉包了荷包,可是结果了还不是狼狈不堪,里子面子都没了。

    纪氏一脸惊疑的看着秋露儿,说道:“这么大的事儿,娘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这事儿还是柱子哥和嫂子告诉我的呢,人家柱子哥是买卖人,知道事情的渠道多着呢,我们就是种地的庄稼汉,怎么可能在人家的前面知道?”

    秋父很是赞成的点了点头看了看纪氏说道:“如果这事儿真的是真的,倒不失为一个好法子,三嫂的绣工也可以,再加上易家给工钱素来大方,这样三哥家的日子也能好过一点儿。”

    包氏重重的点了点头,自信的说道:“绣娘那样的活,我一定能干,我这一把年纪,我的绣工难不成还比不上几个孩子?”

    秋雾儿跑到包氏的面前,说道:“娘,雾儿也能帮忙,雾儿也要去做绣娘给家里面挣钱,雾儿也可以像露儿姐姐那样挣钱,挣好多好多的钱。”

    雾儿的话成功的让屋子里面的所有人都笑了,雾儿才多大了,哪有什么绣工呀,果然是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找到挣钱途径的三房人脸上重新挂上了笑容,包氏又和纪氏笑着寒暄了几句,然后才带着雾儿离开。

    大房虽然年年都受到秋家的供给,大雷也是一个能挣钱的,但是赶不上大房这几个老的能花钱呀,大爷和大娘天天吃着秋家的供奉,大雷的媳妇儿天天花着大雷的银子,大雷虽然教书育人,但是自己也要读书写字,本身就是一个钱窟窿,大房表面上看着风光,其实内力也是穷的叮当响,为了那二十两银子,大雷不得不早一步回到了镇上继续教书挣钱。

    离家这么多日子,大雷也想她在镇上的媳妇儿了,大雷屋子里面都是纸笔那些贵重东西,不能没有人守着,所以大雷的媳妇儿就很是愉快的没有来。

    大雷回到镇上,小风的功课直接就落了下来,求师无门的小风只能靠自己摸索,胡乱的学着书本上的东西。

    在大雷走了两天之后,小风没有老师这件事儿终于爆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