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章 她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安子笑了,他早就和少爷说了,秋露儿聪明的很,只要一送东西,她一定猜得出来是少爷送的,少爷根本就藏不住的,而且这有什么好藏着的呀?不去就是一瓶药吗?

    秋露儿死活不去绣坊,是不是说明秋露儿不喜欢少爷,这是在这儿有意的避嫌,安子的嘴角轻轻的勾了起来,还真是郎有情,妾无意呀。

    秋露儿目送安子离开,然后才回到家里面,主屋里面依然乱糟糟的,想必是众人还在那儿商量分家的事儿呢。

    秋露儿心不在焉的打了一个哈欠,直接回到了自己屋子里面,爷爷奶奶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想分家先分债,十万两银子不是秋家能够担负的起的,一百辆银子同样也不是秋家能够负得起的,至少短时间之内不可以,除非秋家舍得卖房卖地,这就另当别论了。

    秋家几房儿女都拿不出钱来,那么就只能继续这样过日子,闹腾来闹腾去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吗?她懒得去旁听。

    “咦,霜儿,小风,雾儿,你们几个怎么都在这儿呀?”秋露儿一回到屋子里面,就看到几个孩子都在家里面,小风在那儿拿着毛笔沾着清水在桌子上写字,霜儿在那儿教雾儿绣花儿。

    雾儿看到秋露儿回来了,冲着秋露儿甜甜的一笑,说道:“露儿姐姐,爹娘都在主屋里面,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面害怕,我可以和你们待在一起玩儿吗?”

    秋露儿笑了笑,轻轻的捏了捏秋雾儿的小脸儿,说道:“当然可以了,以后雾儿无聊,可是天天来找姐姐们玩儿,不要去打扰你小风哥哥就好,小风哥哥要读书,识字,很忙的。”

    雾儿重重的点了点头,开心的继续和霜儿学绣花,一屋子小朋友,秋露儿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睡觉吧,绣花这个秋露儿也不会,只能拿起了大扫把,来到院子里面打扫自己家的庭院,顺便等待父亲和纪氏回来。

    爹娘没有等回来,倒是把柱子媳妇儿等来了,柱子媳妇儿也不知道在哪儿得到的消息,竟然知道他们秋家在这儿闹分家,挺着大肚子眼巴巴的跑了过来,生怕秋露儿她们这一房受了委屈。

    秋露儿心中有一点儿感动,小声的在柱子媳妇儿的耳边说道:“嫂子,放心吧,这个家分不了,有爷爷奶奶在上头压着,谁也不能反了天的。”

    柱子媳妇儿摸了摸自己的心口,说道:“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露儿,你经常和易家走动,我和你打听一个事儿,易家要到咱们村儿招绣娘,这事儿可是真的?”

    秋露儿呆了呆,什么时候的事儿?她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嫂子,你说什么呢,易世缘身边儿的安子刚刚从我家离开,要是真有这事儿,安子怎么可能不告诉我,你听差了吧?”秋露儿哭笑不得的说道。

    柱子媳妇儿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也觉得这事儿不可能,人家易家可是住在县里面的人家,开着那样大的的绣坊,待遇又好,绣娘还不是削尖了脑袋往里面钻,怎么可能跑到咱们村儿里面招绣娘呢。”

    秋露儿反复的咀嚼招绣娘这几个字,刚刚安子似乎说了,她们易家绣坊还是希望她去,她自己不就是一个外人吗?这样看来,易家招绣娘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在工厂里面的时候,老板接了大的订单,活干不出来了,找一些临时工撵活这都是常有的事儿,难道易家也要撵活的了?

    “嫂子,这个消息你是从哪儿听到的,你和我说说呗。”秋露儿有一点儿狐疑的看着柱子媳妇儿。

    柱子哥有一点儿尴尬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说道:“是我表妹说的,我表妹昨天来我家看我,然后和我说了这事儿,我表妹不是咱村儿的人,也不知道她从哪儿知道的消息,说易家绣坊指名道姓只要咱们村儿的绣娘,所以就眼巴巴的跑来问一问,看看能不能把她这个外村儿的人加进去,我表妹一说易家绣坊,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没想到你还不知道这儿,你都不知道,看来我表妹这是被忽悠了。”

    柱子媳妇儿同样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露儿,真不好意思,表妹听风就是雨,让你见笑了。”

    秋露儿摇了摇头,说道:“未必是假的,我和人家易家是什么关系呀,人家凭什么什么事儿都和我说呀,我这么和你们说吧,我家这次闹分家,就是因为和易家的生意出了一点儿事情,弄的有一点儿不愉快,所以才会闹分家的,易家对我们秋家已经有意见了,这事儿故意不和我说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柱子哥,嫂子,你们先回去,这事儿,我一定会好好的打听打听,有一句话你们说得对,我和易家终究是能够说的上话,我打听这事儿,也不是什么难事儿,就是跑跑腿儿罢了。”

    柱子哥惊喜的看着秋露儿,说道:“这感情好,露儿,柱子哥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要是这事儿真的是真的,你能看在柱子哥的面子上,多帮帮我表妹,我表妹嫁到了外村儿,日子过的挺苦的,表妹又是一个要强的,不愿意接受我的援手,我看着也是心疼,露儿,你看。”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成,要是这事儿真的是真的,只要我能够说上话,我一定拉一把表妹,嗯?我应该叫她表姐,人家都已经成家了,怎么可能比我还小。”

    柱子哥笑了笑,说道:“是比你大两岁,你应该叫花儿姐姐。”

    “成,我知道了,花儿姐的事儿我一定放在心上,但是!嫂子,我今天必须批评你,你这有身子的人,该好好的待在家里面养胎,出来瞎晃悠什么呀,柱子哥你也是,怎么什么事儿都由着我嫂子呢?”处理完正事儿,就该唠一唠私事儿了,前三个月是最危险的时候,嫂子怎么一点儿也不知道心疼自己,真是不让人省心。

    柱子媳妇儿很是郁闷的看着秋露儿说道:“哎呀,你怎么也这么说呀,不待了不待了,回家,闷死我才好呢。”

    秋露儿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看来自己刚刚还真是冤枉了柱子哥,看嫂子那一脸哀怨的样子,最近恐怕真是享受到了国宝级待遇,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要不然怎么会这样的幽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