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章 小惩大诫就好

    裴氏眼睛眯了眯,愤怒的说道:“大嫂,你说谁呢?”

    “谁答应我说的就是谁,怎么着,你还想咬我?我可是你大嫂,你要是敢咬我,等着被人戳脊梁骨吧。”高氏脖子一硬,双手叉腰的看着裴氏。

    裴氏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秋雪儿一脸害怕的拉了裴氏的衣服,这欠条她们不能要,他们家要是有了这么大的债务,她秋雪儿以后的前途就全没了,谁会娶一个负债累累的姑娘呀?

    “吁”马蹄声在门外响起,秋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然后一窝蜂的冲到了门外,一定是易家,一定是易家来人了,不知道易家少爷有没有消气儿,如果已经消气儿的话,这个欠条是不是就应该收回去了呀?

    安子刚刚下马,就被一群人围了起来,安子愣了愣,疑惑的看着众人,他们干什么呢,一个个这样焦急,似乎不单单是迎接他这样简单吧。

    秋露儿一家和秋雾儿一家走在最后,纪氏和包氏两个人搀扶着奶奶,秋寿和秋全搀扶着爷爷,他们几个小的跟在爷爷奶奶的身后,这让爷爷奶奶很是欣慰。

    浩浩荡荡的来到了院子里面,就看到安子一脸窘迫的牵着马,被一群男人女人围在中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挤了上去,故意装作一副惶惶不安的样子,说道:“安子小哥,易家少爷可还生气?”

    所有人都一眨不眨的盯着安子的眼睛,亏得安子的定力惊人,没有怯场,眨了眨眼睛,说道:“少爷自然是生气的,但是好在东西即时送到了,少爷的气儿也缓过来一点儿。”

    秋家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爷爷奶奶颤颤巍巍的走了上来,说道:“小兄弟,你看,这十万两银子的欠条,易家少爷打算什么时候收回去呀,我们这样的人家,这十万两银子真的能够要了我们的命的,小惩大诫就好,你看?”

    爷爷颤颤巍巍的把手里面的欠条递到安子的面前,这样一个老人家毕恭毕敬的给安子东西,安子还真不好不接,可是不能接啊,询问的看了看秋露儿,这个东西他到底是接还是不接呀?

    秋露儿看了看爷爷奶奶,爷爷奶奶也看着秋露儿,并且不着痕迹的冲着秋露儿轻轻的点了点头,秋露儿瞬间领会,说道:“安子小哥,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你就不要绷着一张脸吓唬我了好不好?你既然能够去而复返,应该是收到了易家少爷的其他指示,而且这个指示一定和这欠条有关,是不是?”

    安子哈哈大笑的看着秋露儿,说道:“秋姑娘果然聪明,我家少爷说了,这次完全是看在秋姑娘的面子上,要是再有下次,他绝不轻娆,十万两欠条是多了一点儿,我家少爷说了,十万两银子可以免了,但是惩罚还是不能少的,我们易家的眉头可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编排我们易家呢。”

    “正如老爷子刚刚说的,小惩大诫!我家少爷说了,一百两银子,作为惩罚,你们秋家只要拿出一百两银子就可以,也不用什么欠条了,我们易家也不怕你们跑了,知道你们家不富裕,我们家少爷给了你们一个期限,一年,一年的时间拿出一百两银子,这事儿就算是了了,老爷子,你觉得如何?”安子笑嘻嘻的接过老爷子手里面的欠条,确认无误之后,小心的踹到了自己的怀里面。

    爷爷惊喜的说道:“好好好,自然是好的,谢谢,谢谢,安子小哥既然来了,就留下了吃一顿饭吧,粗茶淡饭还望不要介意。”

    安子摆了摆手,说道:“我还有事儿,如果方便的话,我希望秋姑娘能够送送我,我家少爷还有一点儿话想单独和秋姑娘说。”

    “好,我先送爷爷奶奶回屋,安子小哥,你稍等一会儿。”安子这样说,秋露儿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这是和自己要另一张欠条了,其中的一条欠条易家已经收回去了,另一张欠条万万没有留下来的道理,他们易家凭什么要给秋家十万两银子呀?

    爷奶也是一个明白人,但是那可是十万两银子呀,终究舍不得,奶恋恋不舍的看着手里面的欠条,说道:“真的要还回去吗?”

    爷爷和秋露儿都重重的点了点头,奶奶无奈,轻轻的亲吻了一下那张欠条,不舍的说道:“这辈子没拿过这么多银子,这还没有捂热乎呢,就要还回去了。”

    秋露儿接过奶奶手里面的欠条,说道:“奶奶,这个东西终究是嘘的,那一百两银子可是货真价实的东西,以后爷爷奶奶手里面握着一百两银子,不比握着这张纸来的实在呀?”

    奶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赶紧拿走,你再晚走一会儿,奶奶就不给你了。”

    秋露儿低低的笑出了声,收好欠条就跟着安子走了出去。

    将欠条递到安子的手里面,安子检查了一下,笑着收了起来,说道:“秋姑娘,我家少爷还是之前那个意思,想让姑娘到我们易家绣坊里面,工钱姑娘提,只要我们易家能够接受,怎么都行!”

    秋露儿挑了挑眉头,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是很缺钱,对了,刚刚谢谢你,但是这并不表示我就要ai shen去你们易家,还有什么其他的事儿吗?要是没有的话,我就先回家了,在你来之前,我们秋家正在那儿闹分家呢。”

    安子微微皱了皱眉头,说道:“还有什么是我能够帮得上忙的吗?”

    “有,好走不送,这就是你能够帮上的最大的忙。”秋露儿笑嘻嘻的说道,安子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从自己的怀里面取出来一瓶药瓶,郁闷的说道:“真没良心,早知道你这样,我刚刚就不帮你了,这个你拿着,我看你额头上还有一条淡淡的疤痕,这个是去疤灵药,你留着用,我希望下次再看到你的时候,你头上的疤痕已经没了。”

    秋露儿开心的接过那瓶药粉,说道:“你家少爷用不用这样贴心呀,知道我之前的那瓶刚刚用完,就又让你送来一瓶,替我谢谢你家少爷,这份心意,我心领了,但是我还是不会去易家绣坊的,再见,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