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章 那叫一个我见犹怜

    包氏有一点儿害怕的紧了紧自己怀里面的雾儿,不要去,如果是小事儿,娘绝对不拦着,可是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小事儿,这是天大的事儿,十万两银子,要是我们插手的话,这十万两银子莫名其妙的落到了我们三房的头上,这让我们怎么活呀,不要去,不要去!

    包氏一直冲着雾儿摇着头,雾儿死死的握着自己袖子里面的糖果,把头低的低低的,不敢去看四房的人。

    众人等了一点儿,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秋露儿证明的,二房的人都得意的笑了,裴氏冷冷的看着秋露儿,说道:“露儿,看到了没有,没有一个人能够为你证明,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你刚刚说的话,根本就是不成立的,易家小哥,你也看到了,这都是四房一家子的事儿,和我们二房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可一定要为我出门二房做主呀。”

    秋雪儿也可怜巴巴的跑到安子的面前,那叫一个我见犹怜。

    安子复杂的看了看秋露儿,拿眼神询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秋露儿脸上慢慢染上怒意,愤怒的说道:“是啊,十万两银子这样大的债务,谁愿意站出来接呀,大家都想撇清干系,那么我们就都撇清干系吧,爷爷,奶奶,不如这样吧,这钱既然是我们四房欠下来的,那么我们四房也认了,我们四房会一力承担,为了不拖累秋家,我们四房决定搬出去住,只要爷奶给我们一间屋子,一年的米粮,剩下的东西,都由我们四房一力承担。”

    分家,秋露儿早就想这样做了,只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她坚信,他们一房分出去之后,他们会过的更好。

    纪氏和秋父也是心善的,不希望给家里面增加负担,也跟着秋露儿一起跪了下来,抹着眼泪说道:“爹,娘,孩儿不孝,以后一定会经常回来看望爹娘的。”

    老爷子愤怒的看着秋父和纪氏,说道:“说什么胡话呢?都给我起来,当着贵客的面儿这样,成何体统?”

    秋露儿不仅没有阻止秋父和纪氏,反而跪了下来,哭着走到爷爷奶奶的面前,说道:“爷爷奶奶,我们四房不忍心家里面跟着我们分担这样大的债务,爷爷奶奶要是真的心疼露儿和爹娘的话,就让我们四房分出去吧,大爷,二爷三爷,你们说是不是呀?”

    秋露儿直接把矛头对准家里面的几个顶梁柱,大爷犹豫了一下,没有反对,但是也没有赞成,二爷可没有大爷那样含蓄,直接说道:“不是我眼睁睁的看着四弟一家子不好过,实在是我们秋家要是和四弟一家住在一起,只会更加的不好过,而且刚刚露儿还诬陷我家雪儿偷了她的东西,差一点儿把那十万两银子的债务扔到我们二房的身上,这样歹毒的心思,我们二房也是真的寒心了。”

    “二哥,出了事儿,大家一起抗,你这是做什么?”三房秋寿有一点儿不满的看着二房的秋禄,秋禄撇了撇嘴,说道:“你自然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你家里面有什么呀,什么都没有,纪氏这十万的债务落到秋家所有人的身上,你们三房也拿不出一个子儿来,你们三房自然愿意当这个好人了,反正最后苦的要不是你们三房。”二房的秋禄阴阳怪气儿的说道。

    秋雾儿再一次紧了紧自己袖子里面的糖果,是啊,他们三房什么都没有,如果不是四房,他们根本就吃不到肉包子,根本就吃不到糖,还有自己的娘亲,娘亲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时间陪着她,如果没有三房的纪氏帮自己的娘干活,她娘一定会异常的辛劳。

    四房的人对它们三房好,她刚刚怎么会犹豫不决?

    “爷爷,奶奶,我有证据,我就是证人,那个荷包的花样儿纸,就是雪儿姐姐偷拿的,我干活的路过二房的门口,看到雪儿姐姐手里面拿着那个花样纸了,并且,雪儿姐姐异常恶毒的诅咒露儿姐姐来着,而且,我认识雪儿姐姐的针脚绣工,只要把那些荷包拿出来,我就能够认的出来,娘,你也认识雪儿姐姐的绣工的,你快站出来帮忙作证呀,四爷她们一家子都是好人,要是他们真的分家分出去了,吃亏受苦的只会是咱们。”秋雾儿哭着摇晃着包氏的手。

    包氏挣扎的看了看二房和四房的人,犹豫了一下,最后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也可以帮忙作证!”

    裴氏没有想到包氏竟然能够站出来,秋露儿更没有想到包氏和雾儿能够站出来,她在设计这一出戏的时候,完完全全把包氏和雾儿过滤出去了,三房的这几个人,在秋家真的太没有存在感了。

    秋露儿万万没有想到,最后三房的人竟然能够站出来,感动是有的,可是心里面更多的还是生气,你说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个时候站出来呀,我们四房好不容易有了分家的计划,你好心的站出来,我的计划全部都乱了。

    二房的裴氏也是一脸责怪的看着包氏,你继续做你的包子不好吗这个时候显出你来了,让秋家所有人去承担那张欠条对你有什么好处,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呀?

    秋露儿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裴氏同样气的不清,秋雪儿吓得浑身发抖,秋雾儿从来不说谎的,只要她开口,一定是真的,她,她竟然看到自己偷拿了花样纸,什么时候的事儿,她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

    安子看了看放在马背上的荷包,询问的看了看秋露儿,这出戏是否还要唱下去,拿出荷包,秋雪儿必然难辞其咎,但是他们四房也别想分出去了。

    要是不拿出来,就成了他们四房心虚,这事儿反而会变的不清不楚的,而且不拿出来,就没有办法和秋雪儿要那些真正的好荷包,他跟着秋露儿来到秋家,可是冲着秋露儿做出的的那些荷包来的呀,要是拿不到那些荷包,少爷迁怒下来,他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秋露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有一点儿无奈的说道:“安子小哥,麻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