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6章 怎么会欠钱

    说着说着,秋雪儿就晃悠到安子的身边,安子身为易世缘的近身伺候的人,虽然是一个下人,但是也是那种百里挑一的下人,单单是样貌,就是出类拔萃的。

    这样好的样貌,在村儿里面还真找不出来,秋雪儿年纪不小了,也快到了嫁人的年纪,这会儿看到这样英俊的安子,突然思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惜妾有意郎无情,安子后退了一步,避开了秋雪儿的亲近,看都没有看秋雪儿一眼,冷冷的说道:“不好意思,你的东西,我家少爷一样都看不上。”

    秋雪儿的笑瞬间就僵硬在了嘴角,不可置信的看着秋露儿和安子,指了指秋雷手里面的欠条,说道:“你们骗人,安子小哥,我知道你喜欢秋露儿,可是你不能够因为喜欢秋露儿就在这儿点到黑白呀,秋露儿只是比我早遇到你罢了,如果我在前面遇到安子小哥,小哥一定与喜欢上我的。”

    安子呆了呆,没有想到秋雪儿会说出这样的话,一脸厌恶的瞪了秋雪儿一眼,然后很是哀怨的看了看秋露儿,这是什么情况呀?

    秋露儿轻轻的咳了咳,不去看安子的眼睛,说道:“大哥,你还是告诉雪儿姐姐纸上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吧,免得雪儿姐姐误会,这次易家的人来我们秋家,就是来兴师问罪的,刚刚雪儿姐姐已经承认是她偷了我的荷包,既然已经找到了事情的始作俑者,那么欠条理应让始作俑者才承担!”

    秋雷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在众人一脸惊疑的目光之后,艰难的念出了纸上面的几个字:“秋家欠易家十万两白银。”

    秋雪儿整个人都呆住了,不可置信的看着秋雷,疯狂的说道:“不,这不可能,你们一定是在这合起火来骗我的,怎么会欠钱呢?我不信,我不信。”

    秋雷把纸递到一家之主爷爷的手里面,说道:“爷爷,你看。”

    爷爷肚子里面还是有一点儿墨水的,但是也只是一点点儿罢了,连蒙带猜看一个几个字的欠条还是看的出来的,爷爷吓得浑身发抖,不可置信的看着秋露儿和安子,说道:“这,这,易家小哥,你们是不是搞错了,我们秋家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欠下这样大的一笔债务,一定是搞错的,一定是搞错了。”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有一点儿费劲儿的挤出几滴眼泪,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悲愤的说道:“爷爷,你可还记得当初雪儿姐姐也要来绣荷包的事儿吗?后来这事儿被我娘压了下来,不了了之,但是雪儿姐姐贼心不死,不仅背着我偷了我的花样图纸,还趁我不注意,把她们自己绣的荷包放到了我的包袱里面,让我拿着她们绣的荷包去找易公子,我完全不知情,易家公子更是什么都不知道,易家公子出于对我的信任,再还没有看到我的荷包的时候,就带着他京城的大主户来看我的荷包,”

    “人家京城出来的人那是什么眼光呀,雪儿姐姐做的东西人家看了一眼就气冲冲的走了,害的易家和容老板十万两银子的生意直接吹了,这不,这就是那十万两银子的欠条,我已经按手印儿了,事情就是这样,易少爷身边儿的安子全程在场,他是这件事的见证人,你们要是不信,就去问安子小哥吧。”

    爷爷颤颤巍巍的拿着手里面的欠条,不可置信的看着安子,说道:“小哥,我的身子不好,这,真的是这样的吗?”

    安子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因为这事儿,我们易家损失了十万两银子的生意,这些银子,就是卖了你们秋家的所有人都赔不起,老爷子,这事儿怎么办,您还是趁早给我一个说法吧,我也好回去交差,我们家少爷这会儿正在气头上,我早一点儿回去,还能安慰安慰,没准儿事情还能有一点儿转机。”

    秋露儿吸了吸自己的鼻子,有一点儿痛心的说道:“这事儿还能怎么办呀?正如安子小哥说的那样,这些钱,就是卖了我们秋家所有人都还不上,既然这样,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事儿是谁闯下来的就找谁,雪儿姐姐,这个欠条就交给你了。”

    秋雪儿害怕的缩到了裴氏的怀里面,哭着说道:“我不要,不是我,不是我,我,露儿,我刚刚是逗你玩儿的,你说我换了你的荷包,你有什么证据?没有吧?你说我偷了你的花样,你又有什么证据?还是没有吧?无凭无据的,你凭什么血口喷人!”

    “就是,秋露儿,你可不能因为你姐姐心善,你就欺负她,易家小哥,你可千万不要被秋露儿这个丫头骗了,一定是秋露儿这个丫头的自己没有把荷包做好,现在出事儿了,就想把事情推到我们的头上,对,一定是这样的,一定是这个,秋露儿,你真的是好恨的心呀!”裴氏抱着秋雪儿,哭着说道。

    秋霜儿愤怒的瞪到裴氏和秋雪儿,说道:“胡说八道,那些荷包,一针一线都是我,露儿还有娘绣出来的,我们做的东西,我们自己怎么可能不认识?”

    “你们都是一家人,你们自然向着自己家人说话了,你们说的话不可行,除非这个家里面还能站出来一个外人,说这个荷包是我们掉包的,要不然你们就是在撒谎!”裴氏自信的说道,在这个家里面,大房巴不得四房的人倒霉,这样四房的小风就失去了和大房的大雷争宠的机会。

    三房的包氏母女从来都没有什么存在感,活的跟一个奴隶似的,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站出来说好,除了大房和三房的人,这个家里面就剩下他们二房和四房的人,他们两房人说话怎么能够算数

    裴氏的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直响,三房的秋雾儿死死的握着自己袖子里面的糖,看了看自己的娘亲包氏,包氏前几天还说过,让她一定要好好的孝顺露儿姐姐,四房的人平时也没少帮他们三房,上次四房的人还给他们送肉包子吃了,现在四房的人受欺负,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好话,她要站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