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5章 她就不信不能收拾二房

    易世缘眼神闪了闪,也笑了,痛痛快快的说道:“安子,磨墨,我这就写欠条!”

    秋露儿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易世缘笔下的字,字她还是认识的,不就是繁体字吗,有个别不认识的,她还是能够蒙出来的,就是写,这个就有一点儿费劲了。

    易世缘轻轻的吹干手里面的纸,递到秋露儿的手里面,说道:“上面写着秋家欠易家十万两白银,落款是我,你需不需要按一个手印儿?”

    秋露儿冷冷的看着手里面的纸,似笑非笑的看着易世缘,说道:“易少爷,你是不是少给了我一张纸呀?”

    易世缘哈哈大笑了起来,再另一张纸上继续写道:“易世缘欠秋露儿十万两白银。”然后是易世缘的落款,秋露儿这才满意的笑了,分别在两张纸上按了两个手印儿。

    欠条都是一式两份儿的,有了这个东西,她就不信不能收拾二房!

    易世缘笑眯眯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可要想好了,离开了我们易家的大门,你再想和我要东西,我可不会再给你了,还想要什么赶快说,事后我可不会认账的。”

    秋露儿冲着易世缘笑了笑,说道:“我还要你帮我一个忙,帮我和容老板通一下信儿,你们做成的这单生意,帮我瞒两天,两天就好,等我收拾了那个偷了我东西的小贼,你就什么也不用管了。”

    易世缘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成交!安子,你亲自陪秋小姐回去,我那屋还有两方彩墨,放着也是放着,送给小风写字用吧。”

    秋露儿的眼睛亮了亮,黑墨都是很贵的东西,更不要说彩墨了,普通的彩墨写出来的字色泽不好,放久了还会脱色,上好的彩墨没有这样的弊端,但是价钱贵的吓人,而且好的彩墨也不是普通的地方就能够买到的东西。

    易世缘这样的大少爷,自己用的东西,自然是好的,开心的冲着易世缘福了福身,说道:“多谢易少爷。”

    易世缘挑了挑眉头,有一点儿怀疑自己的眼睛,不可置信的说道:“安子,秋露儿竟然向我行礼,我没有看错吧?”

    安子低低的轻笑,秋露儿嘴角轻轻的抽搐了一下,懒得去听易世缘的话,转身就走了出去。

    安子也快步的跟了上去,秋露儿不会骑马,安子驮着秋露儿快马加鞭的来到秋家,秋露儿坐着高头大马回来了,瞬间就引来了一家人的主意。

    家里面都知道秋露儿去省里面卖荷包去了,走的时候是两只脚,回来的时候竟然是用马带着的,看来秋露儿的东西易家很是满意,要不然怎么会这样优待秋露儿。

    一家人都很高兴,最高兴的莫过于二房的人,只因为裴氏和秋雪儿都清清楚楚的看到秋露儿那难看至极的脸色,东西是卖出去了,可是东西不是秋露儿自己做的,秋露儿的脸色怎么可能好看?

    秋雪儿拿出姐姐的样子,一脸温柔的来到秋露儿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秋露儿风尘仆仆的身子,笑着说道:“妹妹累了吧,姐姐早就给你倒好了水,走,和姐姐一起回屋去。”

    秋露儿没有动,只是死死地盯着秋雪儿的眼睛,就那样盯着,秋雪儿也不害怕,东西已经卖出去了,一切都成了定局,即使你发现了又能怎么养?

    秋雪儿一脸开心的拉着秋露儿的手,说道:“妹妹,怎不走了,这儿还有贵客呢,千万不要怠慢了才会。”

    秋露儿依然不动,继续愤怒的瞪着秋雪儿,手指有一点儿颤抖的从怀里面拿出一个荷包,荷包是扁的,秋雪儿眼睛亮亮的看着那个荷包,兴奋的说道:“这个,这个里面就是荷包卖的钱吗?给我看看。”

    秋雪儿没有想到会是银票,竟然会是银票,一脸激动的抢过秋露儿手里面的荷包,秋露儿没有拒绝,任由秋雪儿去抢,嘴角不着痕迹的勾了起来,安子双手环胸的来到秋雪儿的面前,淡淡的说道:“小心一点儿,弄坏了,你赔不起。”

    秋雪儿听了安子的话,更加开心了,小心翼翼的把荷包里面的纸取了出来,这就是银票的质地吗,这银票纸的质量真好,秋雪儿没有见过银票,摸着欠条纸的手感,心都要乐开了花。

    展开之后,秋雪儿依然在那儿一脸喜爱的抚摸着,脸上一点儿情绪震惊都没有,安子呆了呆,狐疑的看着秋露儿,这是什么情况,看到了巨额欠条,难道不应该是震惊,害怕吗?

    秋露儿的嘴角轻轻的抽了抽,她似乎忘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轻轻的咳了咳,看了看站在不远处,一脸希翼的看着安子的秋雷,说道:“大哥,雪儿姐姐不认识字,大哥是一个有学问的人,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儿,把那张纸的字念出来,让大家知道知道。”

    大雷在一家人面前有了表现的机会,自然不会含糊,刚刚他还在那儿想要不要上来攀关系呢,可是安子这穿着,一看就是一个下人,和一个下人攀关系,平白降低了自己的身价,可是不去,他还不想错过和易家交好的机会,正在那儿纠结呢,就被秋露儿点名了。

    急忙上前拿过秋雪儿手里面的纸,简单的看了一眼,这一看,秋雷的脸瞬间就白了,不可置信的看着秋露儿,说道:“这,露儿,这是怎么回事儿?”

    秋露儿冷冷的笑着,愤怒的瞪着秋雪儿,说道:“我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秋雪儿,当着易家人的面儿,你告诉我,我的荷包是不是被你掉的包?”

    秋露儿还沉浸在得到银票的喜悦里面,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秋雷那瞬间难看的脸色,这会儿听到秋露儿这样气急败坏的问自己,再加上易家人就在这儿看着,秋雪儿急着表现自己,让易家人看着自己,只要易家人看上自己,以后她就可以代替露儿为易家做荷包那些东西了,她就可以挣钱,挣好多好多钱,然后读书,然后找一个好人家嫁人。

    急切想要邀功的秋雪儿急忙说道:“露儿妹妹,干什么这么凶呀,左不过都是荷包,承蒙易家看的上,不管我们的过程是什么样的,至少结局都是易家想要的,这位小哥,雪儿做的东西,易少爷可还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