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章 努力把这个伤害降到最低

    荷包上的刺绣都是纪氏和霜儿一针一线绣出来的,绣花这活儿,我是真的不会,你让我怎么现场发挥?如果动用绣花机,这个就另当别论了。

    秋露儿看着容老板看向自己的目光,秋露儿真的是欲哭无泪,在心里面把二房一家人问候了一个遍,组织了一下语言,苦哈哈的说道:“我可以做,可是,我不能在你们面前做,我做东西的时候,不能让外人看,这是……祖传秘方,不能看,这一点,你们能够接受吗?”

    容老板一脸狐疑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真的是绣娘而不是厨子?”

    秋露儿的表情僵了僵,嘴角轻轻的抽搐了一下,说道:“容老板请不要用外貌去评价一个人,谢谢!”

    “也是,哪有这么干巴巴的厨子。”容老板淡淡的说道,语气里面有着淡淡的笑意,继续说道:“你说你的绣工不外传,我可以理解,但是我也有要求,一盏茶,我只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一盏茶之后你能够做成什么样儿就是什么样儿,如何?”容老板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你既然不让我看你的绣工,那么我在别的地方给你出难题就是了,一盏茶的时间,真的做不出来什么的,这已经是变相的拒绝秋露儿了。

    哪知道秋露儿不仅没有慌张吗,反而自信的一笑,说道:“可以,但是我也有一个附加条件,一盏茶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刺绣是肯定不行的,而且我的绣活最精湛的地方也不在刺绣上,我会用这一盏茶的时间展现出我最精湛的东西,刺绣是绝对没有的,作为补偿,我可以接受任何的东西,并不局限于一个小小的荷包,比如衣服什么的,我都可以做。”

    秋露儿知道因为荷包的事儿弄的易世缘和容老板之间的生意很不愉快,所以在这儿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这个伤害降到最低。

    容老板惊讶的看了看秋露儿,说道:“小丫头,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你可不许反悔。”

    “自然不会反悔,容老板,你想好让我做什么了吗?”秋露儿自信的一笑,一盏茶的时间不长,但是对一个老练的流水线工人来说,不短,一些简单的衣服一盏茶的时间还是做的出来的,这次为了易世缘,她恐怕要动用自己的杀手锏机器了,那个机器她一直没舍得用,实在是太浪费线了,但是现在为了速度还要精致,似乎只能用它了。

    容老板看了易世缘一眼,说道:“你找来的这个绣娘口气倒是不小,既然这样,我可就不客气了。”

    易世缘有一点儿担心的看了看秋露儿,秋露儿给易世缘一个安心的眼神,放心吧,她既然敢这样说,就有属于自己的底气,她是不会乱来的,除非她的缝纫机坏了,要不然她不会再掉链子的。

    易世缘狐疑的看了看秋露儿,冲着容老板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她都这样说了,那么我选择相信她,我自己的人我都不信,那么我还能相信谁,容老板,出题吧。”

    容老板再一次暧昧的看了易世缘和秋露儿一眼,被两个人集体无视了,容老板哈哈的笑了笑,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说道:“就做这个吧,我倒要看看,一盏茶的时间,你能够做到哪一步。”

    容老板把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递到秋露儿的手里面,秋露儿的眼睛亮了亮,这个好呀,有样子摆在自己的面前,这样她做起来也会方便很多,秋露儿自信的看了看容老板,说道:“没有问题,易少爷恐怕需要你提供一下布料,还有缝纫用的各种工具,可以吗?”

    易世缘冲着安子点了点头,趁着安子去那东西的空档,秋露儿一直在那儿比划手里面的衣服,暗暗把各种尺寸都记在心里面,等到安子把布料拿来的时候,秋露儿笑了笑,看着容老板,说道:“这一盏茶的时间,不包括裁剪吧?”

    容老板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自然,一盏茶只是刺绣的时间,就是不知道现在我们需要回避吧。”

    秋露儿自信的一笑,说道:“不需要!”

    剪刀在手里面飞快的舞动,喀嚓喀嚓的在布料上穿梭,一会儿的功夫,一个好好的布料就被秋露儿分成了数块儿,易世缘看着秋露儿熟练的手法,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本来漫不经心的容老板,眼睛里面也闪过一抹诧异,意味深长的看着秋露儿,不错嘛,有两下子。

    秋露儿裁剪的时间有一点儿长,毕竟她要做到布料的对称,还要在布料上点出来好多个对称点,秋露儿为了待会儿方便,在每一片儿布料上都剪了好多了剪口,弄了好多个对称点,这样待会儿她就可以直接上手了。

    直到把对称点都弄完,秋露儿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自信的把剪刀放到了托盘里面,笑着说道:“剪刀,我不需要了,把针线留下来就好,两位可以出去了,现在我们开始计时吧。”

    容老板轻轻的挑了挑眉头,含笑的看了看易世缘,说道:“老弟,带着哥哥我去门口转转吧。”

    易世缘淡淡的笑了,心中再一次松了一口气,容老板连老弟都叫出来了,看来心里面的气已经消了一些了,秋露儿,你一定要加油呀,千万不要再给我惹出乱子来。

    秋露儿看到众人都出去了,亲自去把门锁了起来,左右看了看,来到一个角落的地方,摸了摸手上的胎记,带着布料来到了自己的工作室里面。

    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把那些丝线安到了四针六线机器上,这个机器即使是在现代都是不多见的,属于特种机,一个机器听说就要五六万块钱,当初秋露儿在工厂知道自己天天在这样昂贵的机器上干活的时候,分分钟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富婆,后来她废了好大了力气,才在一个倒闭的工厂里面租来了这个机器,没办法,这个机器实在是太贵了,她是真的买不起。

    四针六线很是顾名思义,上面有四根针,六根线,单单是安装丝线这一步就很是繁琐,秋露儿废了一点儿力气才把丝线安好,用事先故意留下来的一块儿小布头试了一下机器,调了一下线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手里面的两篇布料直接塞到了机器里面。

    “呜呜呜呜”四针六线的电机发出了异常刺耳的声音,若是在工厂里面,秋露儿一定会很是无奈,点机的声音太大,耳朵分分钟失聪。

    但是现在,她听着这个声音,只觉得是天籁之音,再响一点儿,再响一点儿,声音越响,电机转动转动的频率就越快,她的效率就会越高。

    两片儿布料不过是用了五秒,就从机器里面出来了,秋露儿满意的看着严丝合缝儿的布料,低低的笑出了声,待会儿她一定会亮瞎容老板的狗眼,让她见识见识她的真本事。

    四针六线缝纫成品的样子是那种装饰线的样子,明明是很细的四根线,但是缝纫出来之后那宽度和鞋带儿一样,而且密不透风的,因为那四根线的上面密不透风的绕了一层线,下面同样密不透风的绕了一层线,四根线为装饰,两根线为辅助,遮挡住两边布料的所有边边角角,是真正的一次成型,一点儿也不漏,以前这四针六线,在她们的工厂里面,是泳装专用的。

    想象一下泳装上的各种接缝是多么的完美,就能够想象的到这个衣服秋露儿做的是多么的完美了。

    一片儿布料组装完毕,秋露儿继续组装第二片,第三片,四针六线一直在那儿呜呜呜呜的响,衣服组装的越来越多,直到秋露儿听到敲门的声音。

    秋露儿看了看手里面还没有做完的衣服,衣服的底摆,绣头领口还没来得及处理,没办法,处理这个需要换机器,换线,每一个机器都有她专门的用途,四针六线是合缝专用的机器,不是包底摆袖口的机器。

    并且四针六线有一个好搭档三针五线机器,就是专门用来处理四针六线做出来的衣服的,三针五线,单单是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个同样也是装饰线机器,安装起来同样不简单。

    秋露儿争取最后的一点儿时间,把衣服上的最后一片儿布料缝合好,然后用工作室里面的剪线头专用的剪刀,直接把易家的丝线都剪了下来,一股脑的带出了工作室,然后才晃晃悠悠的过去给易世缘和容老板开门。

    容老板似笑非笑的看着秋露儿,说道:“开门开的有一点儿晚呀。”

    秋露儿也笑了,说道:“是晚了一点儿,可是我就剩下最后那么一点儿就做完了,容老板总要让我做完再开门吧。”

    容老板愣了愣,说道:“你这是在告诉我,你做完了?”

    秋露儿含笑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做是做完了,但是终究是简陋了一点儿,时间终究是太短了,不可能全部做好,领口,袖口,底摆这三个地方我都没有处理,其他的地方我可以自信的说,我做完了,而且非常完美。”

    容老板笑看着易世缘,说道:“你找的这个绣娘的手头活挺快的呀,来,我们一起去看看做的怎么样。”

    秋露儿让开了身子,让容老板和易世缘进去,易世缘路过秋露儿的时候,复杂的看了秋露儿一眼,秋露儿冲着易世缘自信的点了点头,易世缘,我不喜欢欠别人的人情,这一次,我也是下了血本了,连压箱底儿的宝贝机器都拿出来给你用了,那个机器不仅贵,更娇贵,一言不合就出毛病,她只会缝纫机的简单维修,要是出了大故障,她还真不会修,她能够用四针六线,这是多大的勇气呀。

    要是这样都无法让容老板回心转意,那么她还真的无能为力了。

    容老板率先走到了那件儿半成品的面前,惊艳的看着四针六线留下来的装饰线,不可置信的说道:“小丫头,这真的都是你做的?”

    秋露儿自信的一笑:“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吗?”

    易世缘比容老板还要惊讶,易家就是开绣坊的,容老板就是一个进货商,在刺绣这方面,易世缘可比容老板懂的多的多。

    “你,你不是说不刺绣吗?这线,难道不是刺绣?”易世缘看着那粗粗的装饰线,呆了呆,不可置信的看着秋露儿。

    秋露儿很是臭屁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不说话,只是笑看着易世缘和容老板,一个一个的回答真的好麻烦的好不好呀,等到你们看完了,把所有的问题都拿出来,我一起告诉你们,现在,姐姐我不想说话。

    这件儿衣服本来就是按照容老板的那件儿外衣做的,容老板抖了抖这件衣服,直接披到了自己的身上,易世缘惊讶的看着容老板的身上的衣服,不可置信的说道:“你改了这件衣服的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