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1章 不能委屈了孩子

    高氏也知道自己这一次做的有一点儿离谱了,可怜兮兮的拉了拉自己丈夫秋福的衣服,秋福皱了皱眉头,还想为高氏说一句好话,高氏的出身不错,虽然小毛病很多,但是人家好歹是书香门第之后,秋福能够娶到这样的媳妇儿,他一直觉得奔儿有面子。

    平时高氏在镇上,他都把高氏当小祖宗伺候着,现在回了家,看到高氏要受到爹娘的责罚,心里面瞬间就舍不得了,急忙跪倒在爷爷奶奶的面前,大声的说道:“爹,娘,您儿媳妇儿年纪小,不懂事儿,你们就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了,看在她把大雷养的这样好的份儿上,这次,就算了吧。”

    “媳妇儿的身子弱,从小就金贵,那脏了的米饭吃了,媳妇儿是会生病的,到时候还要花钱治病,反而更浪费了,大雷,你说是不是呀?”秋福知道自己在老爷子老太太心里面的分量没有自己儿子重,急忙把自己的儿子叫了过来,争取能够得到老爷子和老太太的怜悯。

    秋雷听到自己父亲的呼唤,急忙跪了下来,说道:“是啊,爷爷,奶奶,要是娘生病了的话,我也会无心教导小风学习,说到底,我们都是为了小风好,爷爷奶奶,你们说是不是呀?”

    秋露儿的眉头轻轻的挑了挑这个大哥倒是说到点子上了,惩治高氏,能够伤害到两个大孙子,这绝对不是爷爷奶奶想看到的,秋露儿有一点儿失望的叹了一口气,这次的事儿,恐怕要不了了之了。

    裴氏不甘心的看了看大房的几个人,咬了咬牙,假惺惺的来到高氏的面前,接过高氏手里面的碗,说道:“大嫂金贵,这米饭大嫂吃不得,我们可吃得,当家的,雪儿,咱们上次吃到大米饭,还是过年的时候吧,来,今天咱们也过过年,也来吃吃这平时吃不到的大米饭,来,雪儿,大口吃,一年才能吃上一回的东西,可不能这样糟蹋了,三弟媳妇儿,你家雾儿也好久没有吃到大米饭了吧,来,咱们两家分一分,还有四弟媳妇儿,你们家露儿霜儿还有小风也一年没有吃到大米饭了吧,来,咱们三家分一分,大人怎么都行,可不能委屈了孩子,我去拿碗去!”

    裴氏心里面心疼自己的大闺女,看到爷爷奶奶要把这事儿不了了之,直接不乐意了,用这样的方法来埋汰高氏,家里面大的小的都一年没有吃到大米饭了,你倒好,直接把这么好的大米饭摔了,这次的事儿,要是老爷子老太太不给秋家的众人一个说法,所有人心里面都不会舒服的。

    爷爷奶奶本来已经想息事宁人了,但是裴氏突然这样做,她们不得不再一次看向了高氏,秋露儿差一点儿拍手叫好,真的是干的漂亮!

    秋福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意识到事情的棘手,有一点儿无奈的看了看高氏,看你干的好事儿,这下子我看你怎么办?

    秋雷可怜巴巴的拉着奶奶的手,一下一下的摇着,竟然卖起了萌。

    秋露儿只觉得辣眼睛,这都多大的人了,一个连妻子都有了的人,竟然还在这儿装小孩儿,也是够可以的。

    秋露儿偷偷的走到秋霜儿的面前,小声的说道:“姐,叫小风过来,就说咱们都被大房欺负了,让他来救场。”

    秋露儿心中冷笑,这个大哥这是要和小风比可爱吗?呵呵!

    秋霜儿笑着点了点头,偷偷摸摸的溜出了屋子。

    另一边,大房的人也没有闲着,秋福有一点儿难过的说道:“爹,娘,都是儿子不好,没有管教好你儿媳妇儿,让她做了这样的错事,大雷,快去把你爷爷的旱烟袋拿来,重重的往爹身上打几下给你爷爷出出气!”

    大雷眼珠子一转,立马跑了出去,秋露儿勾起了嘴角,苦肉计?可以啊!

    秋露儿慢吞吞的拦在了门口,有一点儿责怪的看着秋雷,说道:“大哥,百善孝为先,你怎么可以让爷爷打你的爹爹呢,大哥,你是一个有学问的人,这样的道理,你应该比露儿懂才对呀,要是让易家少爷知道这事儿……”话说到一边儿,秋露儿急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眼睛里面满满都是惊慌。

    呵呵,秋雷,你去拿试一试,除非你不想要你的前程了,你不去拿爷爷的旱烟,大爷的这出苦肉计就唱不下去,爷爷奶奶就没有理由不惩罚大爷和大娘。

    秋雷脸色变了变,为难的看了看自己的父亲,最后还是乖乖的站到了一边儿,没有去拿爷爷的旱烟袋。

    屋子里面一时之间有一点儿剑拔弩弓,裴氏心疼自己的闺女,嫉妒高氏在家里面的地位,想要借机收拾高氏,高氏还是一个有脾气的,不知道服软儿,秋雷不帮秋福施展苦肉计,秋家大房瞬间就变得有一点儿被动。

    这个时候,小风突然哭着冲了进来,哭着跑到爷爷奶奶的身边,大声的说道:“爷爷奶奶不要责罚大爷大娘,大哥刚刚教导过小风,百善孝为先,爷爷,奶奶不要气坏了身子,小风愿意替大爷大娘受罚。”

    秋露儿有一点儿震惊的看着小风,这一番说辞真的是小小的小风能够说的出来的吗?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儿的秋霜儿,秋霜儿淡淡的笑了,没有说什么,秋露儿也笑了。

    爷爷奶奶看到小孙子哭的这样伤心,瞬间就心疼了,爷爷愤怒的瞪了一眼大哥,说道:“看看你弟弟,再看看你?怪不得没有出息,连自己的爹娘都不知道护着,最后还要你弟弟冲上来护着,没出息!”

    “来,小风不哭,爷爷抱抱,爷爷抱抱!”爷爷高高的把小风报了起来,小风终究还是一个孩子,孩子心性重了一点儿,看到并不时常陪自己玩儿的爷爷竟然主动抱自己,开心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顾着咧着嘴笑。

    看着自己孙子笑的这样开心,爷爷奶奶也跟着笑了起来,裴氏冷冷的盯着小风的脸,三房的这几个孩子还真是多管闲事儿,小风没事儿跑过来干什么呀?这下好了,有小风这个小的护着大房的这几个人,老太太老爷子又歇火了。

    秋雪儿轻轻的拉了拉裴氏的胳膊,那眼神示意算了吧,裴氏不甘心的看了大房的人一眼,哼哼了两声,看了看自己碗里面的把米饭,犹豫了一下,把不干净的地方捡了出来,挑出来一点儿干净的放到秋雪儿的碗里面,心疼的说道:“娘没有本事,只能给你吃这个了,这些是干净的,快吃吧。”

    秋雪儿的眼睛瞬间就湿了,看着碗里面的那一小口白米饭,轻轻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把饭送到自己的嘴里面,她都要忘记白米饭是什么味儿的了。

    秋露儿复杂的看了看裴氏和秋雪儿,又看了看小风和大雷,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削弱大房在爷奶心里面的地位,抬高小风的身份,谁说小风以后就不能有出息呀?单单是今天,小风表现的就比大雷有出息的多。

    今天,还要谢谢二房的人,如果不是二房的人帮了忙,她也不能这样顺利的拖到小风过来。

    秋露儿犹豫了一下,说道:“爷爷,奶奶,我们都想吃大米了,我们能吃一顿吗?稀粥就行,露儿看着姐姐妹妹们吃着脏了的米饭,又是心酸又是心疼,爷爷奶奶,我们可以做一锅大米饭吗?”

    所有人孩子都眼巴巴的看着爷爷奶奶,除了大房的人,她们是真的想吃米饭了,尤其是三房的包氏和她的女儿秋雾儿,他们三房在家里面的地位最低,即使是过年的时候,家里面做了米饭,他们依然分不到多少。

    刚刚包氏给雾儿吃了几口脏了的米饭,看着孩子开心的样子,包氏瞬间就哭出来了。

    爷爷看了看这一圈儿可怜巴巴的眼神儿,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大米家里面本来就不多,只留了一点儿过年的时候吃,要是现在做了的话,过年怎么办?

    秋露儿看着爷爷眼睛里面的犹豫,默默的从自己的袖子里面取出来一个银耳钉,这个是雨儿姐姐回门的时候送给自己的东西。

    “爷爷,奶奶,这个是雨儿姐姐三朝回门的时候送给我的东西,露儿知道家里面没有什么余粮,所以,把这个当了吧,让家里面的姐姐妹妹哥哥弟弟都吃一点儿大米吧。”秋露儿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一是为了给爷爷奶奶上眼药,逼一逼他们,二是想让众人知道自己这个东西的来历,免的到时候被人说成小贼,刚刚吃饭的时候秋露儿就注意到了,秋雪儿的耳朵上带着一对儿一模一样的耳钉,想必秋雪儿耳朵上带着的耳钉也是秋雨儿给的,既然看到了,这事儿就当着众人的面儿说清楚,免得以后麻烦。

    小风趴在爷爷的怀里面,好奇的看看秋露儿拿出来的东西,又看了看就秋雪儿的而过,惊奇的说道:“雪儿姐姐耳朵上带着的耳钉怎么和露儿姐姐拿出来的一模一样!”

    秋雪儿脸色难看的摸了摸自己耳朵上的耳钉,她一直以为这是姐姐给自己准备的东西,没想到姐姐竟然给秋露儿也准备了一份儿,真是岂有此理,果然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呀。

    现在姐姐嫁了人,姐姐就是王家的人,自然要为王家的未来考虑,秋露儿能够搭上易家这条线儿,姐姐自然要高看秋露儿一眼,甚至比自己这个亲妹妹还要高看一眼,毕竟自己什么都没有,只能成为姐姐的拖累。

    你们一个个都这样看不起我,你们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变得很好很好,我一定会证明给你们看,我一定会证明给你们看!

    秋雪儿的拳头死死的握着,眼睛里面有着压抑的愤怒,秋露儿似笑非笑的看着秋雪儿的脸色,没有说什么,看来这个雪儿姐姐被自己刺激的不轻呀。

    三房的包氏犹豫了一下,从自己的腰间取出来一方帕子,放到秋露儿的耳钉面前,说道:“这帕子能值五文钱,我也想给我家雾儿弄一口大米吃,孩子挺喜欢吃的。”

    秋雪儿直接把自己耳朵上的耳钉摘了下来,说道:“还有我这个!”

    和别人一样的东西她菜不稀罕!

    裴氏有一点儿心疼那耳环,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拿出去的东西总不能拿回来吧,最后只能够打碎牙往肚子里面咽。

    爷爷奶奶看了看三房儿女贡献出来的东西,又看了看大房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呢?你们不想吃?”

    大雷这会儿倒是聪明,急忙从自己的袖子里面取出来一小块儿碎银子放到了桌子上,说道:“这是我们大房出的钱。”

    秋露儿的眼睛眯了眯,随随便便出手都是银子,看来大房的日子过的还不错嘛

    爷爷看着那块儿碎银子,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定定的看了看自己大儿子的脸,大儿子的脸骚的通红,高氏则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那块儿碎银子人家高氏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爷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老婆子,让媳妇儿们重新起火,今天我们吃大米饭,再去买一斤五花肉,给孩子们好好的做几个好菜。”

    奶奶有一点儿颤抖的拿过那块儿碎银子,看了又看,一脸失望的瞪了秋福一眼,凉飕飕的说道:“你们大房的日子过的真好呀。”

    秋福的身子轻轻的颤了颤,急忙辩解,说道:“娘,你听我解释,不是这样的,那银子是大雷刚刚收上来的学费,不是我们的私房钱,大雷,你快告诉你奶奶那银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我不想听,小风,走,和爷爷回屋,爷爷要考一考你的功课!”爷爷根本不听大房的解释,直接抱着小风就离开了,奶奶拿着那块儿碎银子还有两副耳钉一块儿帕子,直接转身出去买肉去了。

    大房今天可谓是栽了一个大跟头,大房在镇上的花销,一直都是家里面出的,要不然秋家这么多壮劳力,日子也不至于过的这样苦,今天她的好大哥可是让爷爷奶奶知道他们在镇上日子是多么的舒坦了,以后秋家对大房的供给应该会有所缩减了。

    这还真是一个好消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