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章 易家绣坊

    “行啦,别想了,你想要读书,还是要先有钱,没有钱,你用什么买毛笔,用什么买宣纸,四房的小风能够读书,还不是他们四房自己掏钱供养小风,赶紧绣荷包,以后咱们有钱了,你的好日子就来了。”裴氏笑眯眯的把一篮子的布头放到了秋雪儿的面前。

    秋雪儿一把抓起布头,眼睛里面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芒,她一定要读书,一定要读书,她也要像大娘那样无人敢欺!

    日子过的飞快,秋雨儿很快就三朝回门,王家人自觉对秋雨儿有愧,自从秋雨儿到了王家,几乎是一手遮天,只要不是什么出格的事儿,王家人都由着她,这让秋雨儿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以前秋家的小丫头,此次回门,直接成了一个少奶奶,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一会儿嫌弃这个水不好喝,一会儿嫌弃那个花儿的味道不好闻,即使是裴氏和秋雪儿都有一点儿不满了,更不要说秋家的其他人。

    秋雨儿这番作态,秋露儿直接无视了,拉着霜儿和小风还有纪氏直接回屋,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反正折腾都是你的亲人,你自己不心疼,我也没有办法,我还不信了,你敢跑到我们四房来折腾不成?

    还别说,秋雨儿看秋露儿不理她,还真跑到四房来拜访了,现在秋雨儿对秋露儿的态度好了不少,因为那次秋露儿帮了她的事儿,让秋雨儿觉得秋露儿的人还是不错的。

    秋雨儿含笑的来到秋露儿的屋子里面,秋露儿正在那儿弄荷包,秋雨儿看了看秋露儿手里面的荷包,笑着说道:“真好看,这个又是给易家做的?”

    秋露儿轻轻的点了点头,不想搭理秋雨儿,她总觉得这次回门的秋雨儿有一点儿太假了,看的她眼睛疼。

    秋雨儿笑了笑,在秋露儿面前转了一个圈儿,开心的说道:“露儿,你可能认出我的这身衣裳的出处?”

    秋露儿看都没看一眼,直接说道:“易家绣坊。”

    这样在自己面前显摆,除了易家绣坊,还能是谁家呀?

    秋雨儿笑了,开心的说道:“露儿妹妹真聪明,现在姐姐也过上好日子了,这点儿东西你还是拿回去吧,姐姐一开始觉得你做的这点儿东西是好东西,到了王家才知道,这样的东西,人家王家的下人都不稀罕佩戴,这些,还是给妹妹拿着玩儿吧,还有这个,是送给妹妹的,看妹妹这一头素的,看着真让人心疼。”

    秋雨儿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拿出来一个荷包递到了秋露儿面前,秋露儿终于舍得抬眼看秋雨儿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真的想好了?东西既然给我了,你就再也别想拿回去了,我做的东西,从来都是有价无市的。”

    这句话,秋露儿真的不是吹牛,这头花看着简单,但是也是通过机器做出来,懂行的人看一眼就知道其中的厉害,就像易世缘,人家看一眼自己的荷包,就知道自己的不凡,可惜这个秋雨儿看不到这些,平白把这些东西还回来,以后等你明白过味儿来,有你哭的。

    秋雨儿不可置信的看着秋露儿,说道:“自然,难不成我眼巴巴的跑过来,就是为了逗你玩儿,我当初眼界浅,看不出来你这东西的普通,但是我那个好大嫂竟然也看不出来,还真是让人扼腕。”

    秋雨儿的言语之中透漏着浓浓的不屑,秋露儿的眼神闪了闪,好想说一句,人家王家嫂子可比你有眼光多了,人家王家嫂子在王家呆了那么多年,什么好东西没有见到过呀,我那簪子,她短时间之内可能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凡的地方,但是她一定看的出来这东西不是那种地摊儿货,可惜你没有那种眼力。

    秋露儿扒开荷包,把自己做的那几个红头花取了出来,看了看里面的纯银耳钉,笑了笑,说道:“我的东西我收回来了,你的东西你也拿走吧,你也看到了,我有挣钱的途径,虽然挣的不是很多,但是我自己用的踏实,你这送来的东西,我还真不敢花,放在我这儿,也是冲灰的下场,所以,你还是拿回去吧,好走,不送!”

    秋露儿直接开始赶人,本来以为秋雨儿会念着自己的当初帮了她的好,会对自己友善一点儿呢,没想到还是和在家里面的时候一个德行,竟然眼巴巴的跑来炫富来了?

    这样拙劣的炫富手段秋露儿真的只想呵呵了,王家才是什么样的人家,连易家的脚指头都比不上,她和易家有生意往来,她都没有炫耀什么,你一个靠别人帮助才嫁到王家过上好日子的,竟然跑到自己的恩人面前搔首弄姿?也就是碰上脾气好的我吧,要是换上别人,一定会一巴掌呼死你!

    秋雨儿一度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不可置信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你竟然赶我走?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呀?”

    “炫富!”秋露儿直接了当的说道,秋雨儿气的咬牙,从自己的怀里面取出来一张纸,递到秋露儿的面前,说道:“你真是气死我了,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你的东西丢了吗?看看这个。”

    秋露儿挑了挑眉头,好奇的打开那张纸,本来没怎么放在心上,秋雨儿不识字,能够给自己什么好东西呀,但是当秋露儿看到纸上面的东西的时候,秋露儿愣住了,不可置信的说道:“我的花样儿图纸,这个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里面?”

    秋雨儿哼哼了两声,说道:“你曾经帮了我,我现在也算是把人情还上了,以后我们两个就直接两清了,荷包里面的东西你收着吧,这个图纸,是我在雪儿的房间里面发现了,真是笨死了,竟然连图纸都能弄丢,我先走了,不要说这个是我给你的。”

    秋雨儿说完,就匆匆忙忙的离开,秋露儿看了看面前的荷包,笑了笑,不错嘛,看来你在王家的这几天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至少知道掩人耳目了,我刚刚竟然真的被你骗过去了,你竟然是借着炫耀的名义给我送图纸来了,看来我还真的是冤枉你了。

    含笑的把手里面的图纸与荷包里面的耳钉收好,眼神幽深的看了看二房的方向,二房还真是不老实呀,她们已经明确的拒绝她们了,她们竟然偷偷的偷走了图纸,如果她没有事先把图纸上的东西背在脑子里面,这一次恐怕还真会栽在二房的手里面。

    恐怕二房做梦都不会想到,他们竟然会栽在自己的引以为傲的大闺女的手里面吧。

    笑眯眯的把炕上的荷包都收拾好,晃晃悠悠的来到院子里面,她倒要看一看,二房丢了图纸,会是什么表情。

    “娘,我帮你。”秋露儿晃悠到厨房,打算帮纪氏烧火,二房的裴氏也在厨房里面,裴氏看到秋露儿来了,有一点儿吃惊,纳闷儿的说道:“露儿怎么来了,露儿不是天天在屋里面绣花吗?怎么跑到厨房里面敢这些粗活来了?难不成是荷包都绣好了?”

    秋露儿故意摆出一副纠结的样子,说道:“还没有呢,被一个花样儿难住了,不知道该用什么眼色的布料搭配为好,二娘,要不你帮我看看吧,图纸我已经带来了,你帮我看看这个荷包的该用什么颜色的布料为好。”

    秋露儿笑眯眯的从自己的兜里面取出图纸,裴氏愣了愣,他们四房的图纸不是在她们二房的手里面吗?她们哪里来的图纸,对了,一定是秋露儿背下来一个大概,所以现在颜色搭配上才会出现问题。

    裴氏一想到秋露儿记错了颜色,心里面就一阵开心,她们照着图纸已经做出来一些了,是时候和他们四房摊牌了。

    “成,拿出来给二娘看看,二娘给你支几招。”裴氏很是大方的说道,秋露儿笑着,纪氏漏出了狐疑的样子,她们的图纸不是丢了吗?难道露儿有找回来了?

    纪氏和裴氏都好奇的把头伸向了秋露儿手里面的图纸,秋露儿含笑的指着图纸上最后一个花样,笑着说道:“二娘,你看看这个花样,看看这个是用红色的布料好还是粉色的布料好,或者干脆直接用黑色的?”

    裴氏这会儿哪有心思想秋露儿说的是什么呀,只顾着盯着秋露儿手里面的花样,不可置信的说道:“怎么可能这么像?”

    秋露儿扯了扯嘴角,眼中冷忙一闪,果然是二房的人偷的。

    “二娘,你说什么呢,我怎么没有听懂?”秋露儿勾着嘴角,冷冷的看着裴氏的眼睛,裴氏一个抬头,直接和秋露儿的眼睛来了一个对视,不知为何,竟然瞬间觉得遍体生寒。

    裴氏有一点儿害怕的退了几步,纪氏疑惑的上前去搀扶,好奇的说道:“二嫂,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裴氏借坡下驴,急忙说道:“是啊,雨儿回门,我太高兴了,昨天晚上一夜未睡,这会儿身子吃不消了,老四家的,我先回屋歇一会儿,这儿就交给你了。”

    纪氏自然没有不答应的,痛痛快快的说道:“成,二嫂快回去歇着吧,雨儿回门,二嫂也该在家里面多多的陪一陪雨儿,这嫁了人的姑娘,见上一面可不容易!”

    “是,是!”裴氏含含糊糊的说道,当着纪氏和秋露儿的面儿,飞快的跑了出去。

    纪氏复杂的看了看裴氏,有一点儿感慨的说道:“露儿,以后你和霜儿嫁了人,一定要常回家看看,哪怕只是路过看一眼也是好的。”

    秋露儿笑嘻嘻的看着纪氏,说道:“娘,你既然这样舍不得我,那么我们干脆招一个上门女婿吧,这样露儿和霜儿姐姐就可以永远留在爹爹和娘亲身边儿了。”

    纪氏的脸色变了变,嗔怪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就咱们秋家的条件,谁家的孩子愿意倒插门呀。”

    秋露儿嘻嘻笑了笑,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说道:“娘,我就是说说而已,您怎么还当真了呀?”

    “一边儿去,就知道打趣娘。”纪氏听了秋露儿的话,心里面满满都是无奈,这个孩子,胆子真的是越来越大了,不过胆子大一点儿也好,胆子大一点儿,以后不会被别人欺负。

    秋雨儿三朝回门,在所有人的祝愿之中很快就离开了秋家,裴氏送走大姑娘当晚,就哭成了一个泪人,孩子远嫁,下一次见面,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不过好在雨儿嫁了一个好人家,她这个当娘的心里面也跟着开心。

    秋雪儿一脸喜爱的看着自己的姐姐留给自己的银首饰,开心的说道:“娘,我以后也要嫁到和姐姐一样好的人家。”

    裴氏轻轻的揉了揉秋雪儿的脑袋,笑着说道;“我家雪儿以后嫁的一定比你姐姐还要好,对了,雪儿,你从四房拿来的花样纸放哪儿了,让娘看看,娘今天怎么在秋露儿的手里面看到了一张和咱们一模一样的花样纸,看的我心里面毛毛的。”

    裴氏催促的让秋雪儿去拿,秋雪儿先是愣了愣,然后笑了,说道;“娘,一定是假的,我们的那张花样纸,一直在雪儿这儿放着呢,怎么可能出现在秋露儿的手里面,娘,秋露儿一定是在那儿试探你,她那是狗急了跳墙,娘,你没有让她试探出来什么吧?”

    秋露儿笑呵呵的说道,不急不缓的把自己的首饰收了起来,转身去柜子里面拿那张花样纸。

    裴氏的眉头皱的死紧,嘟嘟囔囔的说道:“我倒是真的希望那是假的,可是那张纸会不会假的太真了,就连边角的破损都一模一样,雪儿,你赶紧把你的那张花样纸拿出来,我看不到东西,我心里面一直不踏实!”

    秋雪儿站在柜子面前一直没动,听到裴氏的呼唤依然没动,裴氏察觉出不对劲儿,脸色难看的来到柜子面前,看着秋雪儿手里面空空如也的小盒子,脸猛地白了三分,一把把秋雪儿手里面的盒子抢了过来,不可置信的说道:“雪儿,这是怎么回事儿?你好好的想一想,是不是你拿出来看,放在哪儿忘记收拾了?怎么会没有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