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1章 不可以乱跑知道了吗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瞬间拉住纪氏的衣服,说道:“我一定死死的抓住娘的衣服。”

    纪氏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有一点儿责怪的看着秋父一眼,孩子不懂事儿,他这个大人怎么也跟着不懂事儿呀。

    一家三口结伴来到二房的门口,因为秋露儿,他们算是最后一个到的,奶早就进了屋,三娘也进去了,外面只剩下几个三爷二爷和爷爷三个男丁,至于雾儿不知道是进去了还是直接回到自己屋里面去了,反正秋露儿是没有找到。

    秋露儿看着这个阵势,心里面清楚,这应该是家里面的女眷出事儿了,要不然男丁不用这样的避嫌,就是不知道二房的哪个女眷出事儿了。

    纪氏看到这个阵势,也要进去帮忙,秋露儿跟在纪氏的身后,想要混进去,但是被一直死死地盯着自己的秋父抓了个正着:“不许进去,在外面等着,爹爹进去看看。”

    这一句话,成功的引来爷爷,二爷,三爷的瞪眼,一个个都虎视眈眈的盯着秋父,秋父弱弱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和两个哥哥,这是怎么了,他不让露儿进去难不成还错了不成?

    露儿趁着秋父愣神儿的空档,刺溜一声就跟了进去,一进去就闻到刺鼻的血腥味儿,纪氏的脸色瞬间煞白,身子有一点儿摇晃,显然是被这冲天的血味儿吓到了。

    秋露儿急忙搀扶住纪氏,担心的说道:“娘,你没事儿吧?”

    “你,你这个孩子,怎么跟进你来了呀?赶紧出去。”秋露儿在进来之前,已经松开了纪氏,再加上纪氏进来的时候本来就紧张,没有注意到秋露儿这个小尾巴竟然偷偷摸摸的跟了进来。

    秋露儿难得严肃的看着纪氏的眼睛,说道:“娘,我已经进来了,该看到的不该看到的已经看到了,我就算是现在出去,我也会胡思乱想,这样的场景,露儿不敢保证自己能够想到什么,娘,你就当是心疼心疼露儿,让露儿跟进去看看吧,好不好?”

    纪氏犹豫了一下,重重的点了点头,大手死死的握住秋露儿的小手,说道:“好,跟在娘的身后,不可以乱跑知道了吗?”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重重的嗯了一声,看了看很是狭窄的屋子,无声的吐槽,娘,你是不是忘了这是哪儿了呀,这儿是屋子,穿过外物就是里屋,我能够往哪儿跑呀?

    纪氏领着秋露儿一路来到里屋,就看到二房的人跪了一地,三房的包氏和奶奶正守在王家嫂子的身边儿闻声细语的安慰着什么,王家嫂子的丈夫王家大哥也陪在王家嫂子的身边而。

    秋露儿的心咯噔一下,小心翼翼的看了看自己地上的血迹还有王家嫂子那染血的手和痛苦的眼神,难道,难道是王家嫂子肚子里面的孩子出事儿了,她已经多次试探,王家嫂子肚子里面根本就没有孩子,怎么会,怎么会,除非是刚刚怀上的。

    不可能,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儿呀,你以为这是在拍电视剧呀?

    如果不是刚刚怀上的,那这满屋的血是怎么回事儿?这血可还新鲜的很,不可能是假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当时她把王家嫂子没有怀孕的事儿告诉爷爷奶奶的时候,他们都是一副异常笃定的样子,并且让她不要管,既然爷爷奶奶心里面都有数,那么现在是怎么回事儿?

    王家的媳妇儿肚子里面的孩子在她们秋家没了,这事儿一个弄不好,他们秋家就要背上一辈子的骂名了。

    秋露儿疑惑的看着奶奶的,奶奶也正好看向秋露儿,两个人的视线瞬间汇聚在一起,秋露儿的眼睛里面满满都是问号,奶奶的眼睛里面满满都是惊慌失措,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也不在她的预料之中。

    “郎中来了,郎中来了。”雾儿的的呼哧带喘的跑了起来,围在屋子里面的人瞬间散开,给郎中让出一个位置来。

    借着这个活动的空档,秋露儿挣脱纪氏的手,来到奶奶的身边,纪氏一开始还有一点儿担心的看着秋露儿会捣乱,但是定睛一看,竟然发现秋露儿跑到了老太太的身边儿在那儿小声的和老太太耳语着什么,纪氏心里面瞬间踏实了,她的露儿真的长大了,这样的场景自己不仅没有乱,反而知道去安慰一下老人,好啊,好啊!

    “奶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当初不是说,这事儿我们就当做不知道,王家嫂子不会在我们秋家出事儿的吗?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秋露儿说的有一点儿着急,但是声音压的很低,只让奶奶一个人听到。

    奶奶的手心里面都是冷汗,看了看秋露儿,说道:“奶奶有一点儿头疼,露儿,你扶着奶奶去外屋坐一会儿。”

    其他人都在这儿守着,二房的几个,谁都不许给我起来,给我好好的跪着,听到了没有?

    秋雨儿的小脸煞白,眼睛红红的,一下一下抽泣着,秋雪儿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但是神情还算是镇定,好歹没有像秋雨儿哭,裴氏浑身发颤的跪在那儿,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躺在炕上的王家媳妇儿,两只手死死地握在一起,无声的为王家媳妇儿祈祷。

    秋露儿轻轻的把奶奶扶到了外屋的木头凳子上,看了看老人发白的脸色,尽量温柔的说道:“奶奶,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孩子,孩子怎么会?”

    奶奶闭着眼睛死命的摇着头,说道:“我不知道,等到我来的时候已经是这样了,我问了二房的人,是雨儿要王家媳妇儿的簪子,王家媳妇儿不给,然后雨儿这孩子就和王家媳妇儿吵了起来,然后,似乎是雨儿推了王家媳妇儿一下,然后,然后就这样了,可是,可是她明明没有孩子呀,这怎么突然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奶奶也是一脑门儿的问号,秋露儿的眼睛眯了眯,抢簪子抢到流产?

    这样算起来还是她的不是了,合着她把簪子卖给了王家嫂子还是错的了?

    秋露儿知道王家嫂子一定不会把簪子都给秋雨儿,撑死了只能给一支,更知道以秋雨儿的性格,一定会索要,但是她没有想到,两个人竟然会撕扯到这个地步,而且王家嫂子肚子里面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是没有孩子吗不可能有孩子的,她已经试探了无数次。

    既然不可能有孩子,那么今天的这一出就是陷害,裸的陷害!

    王家嫂子这是在这儿陷害雨儿姐姐,雨儿姐姐的婚期还有五天,眼看着就要嫁到王家,分了她这个王家的长媳在王家的权利,地位,王家媳妇儿自然是不能容雨儿姐姐的,所以就在这儿唱了这么一出,害的王家嫂子流产的雨儿姐姐要是还能够继续嫁到王家的话,一定得不到王家人的待见,如果嫁不到王家的话,就没人去分王家媳妇儿的大权。

    王家和秋家可不一样,秋家的人除了在镇上一年也见不到一次的大哥之外,其他人都是农民,王家的手里面有两个小铺子,也算是一点儿小产业,算是一个商人,家底儿自然比秋家厚实,抢家产这样的戏码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奶奶,说一句不好听的话,王家的家主身子怎么样?是不是快要那个了?”秋露儿小声的说道,如果王家家主命不久矣,王家的两个儿子很快就会面临分家,王家大房用这样的法子打压二房也算在情理之中的事儿,虽然这事儿不是二房少爷做的,但是好歹是二房认定的媳妇儿做的,单单是这一点,二房就掰扯不清,在分家的时候,就占不到什么便宜。

    要是二房在善良一点儿,觉得愧对自己的大哥大嫂,主动让出一点儿本应该属于他的家当,那么就直接齐活了。

    奶奶复杂的看着秋露儿,身上微微发颤,重重的点了点头。

    奶奶一把年纪了,经历过的事儿不是秋露儿这个小丫头能够想像的到的,经过秋露儿的点拨,奶奶很快就想明白一些事情,所以才会气的浑身发颤。

    秋露儿看到奶奶生气,生怕再把老太太气出来一个好歹来,这样大的年纪,还是少生一点儿气为好,急忙上前为奶奶顺气,安慰着说道:“奶奶,这些都只是猜测,也许是露儿以小人之心多君子之腹了呢,奶奶,待会儿郎中出来了,就什么都知道了,真怀孕还是假怀孕,郎中一眼就看的出来,放心,很快就会水落石出的。”

    奶奶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对,待会儿郎中出来了,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郎中并没有让秋露儿等太久,很快就在众人的簇拥下出来了,郎中摸着自己的胡须,很是仙风道骨在那儿和纪氏等人说着一应的注意事项,奶奶听着这头头是道的话,心拔凉拔凉的,难道真的有了身子?

    秋露儿把自己腰间的荷包递到奶奶的眼前看了看,冲着奶奶轻轻的摇了摇头。

    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未必是真的,人家王家有钱,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郎中说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奶奶看了看秋露儿手里面的荷包,咬了咬牙,从自己的怀里面拿出来一块儿碎银子放到秋露儿的手里面,很是肉痛的说道:“就这么多。”

    秋露儿笑了,这些已经不少了,而且她也没打算直接和王家人比赛谁更有钱,她比较喜欢这直接用吓唬的。

    郎中又罗里吧嗦的说了一会儿,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秋露儿急忙上前,说道:“娘,我送送郎中。”

    “去吧,路上小心一点儿。”纪氏也不希望孩子一直待在这儿,毕竟这样血腥的场面,要是给孩子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就不好了。

    秋露儿领着郎中到了门口的地方,郎中很是客气的看着秋露儿,说道:“送到这儿就可以了,小丫头,你回去吧。”

    秋露儿定定的看着郎中的眼睛,说道:“不,我不要回去,我害怕,爷爷,你就让我再跟着你走一会儿吧。”

    郎中有一点儿心疼的看了看就秋露儿,无奈的说道:“也是,这样的事儿让你一个孩子看到了,怎么可能不害怕,好,跟着爷爷再走一会儿,来,爷爷领着你。”

    郎中老爷爷的人还是不错的,看着秋露儿害怕,直接牵起了秋露儿的小手,秋露儿看了看自己的手,没有说什么,只是跟着老爷爷走了一会儿。

    “啊!”秋露儿故意尖叫一声,害怕的说道:“啊,小宝宝,你不要来找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害死你的,不是我害死你的,不是我克死你的,不是我克死你的。”秋露儿捂着自己的脑袋突然说道,声音不是很大,秋露儿怕惊动到其他的邻居,故意压低了声音,摆出一副被吓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