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7章 你们一分钱都得不到

    “娘,您可不能这样偏心呀,为什么四房一家人就可以舒舒服服的在家里面刺绣,我们二房的闺女就要下地干活儿,我家雪儿的绣工那是没话说的,而且雪儿还是姐姐,这样的事儿,为什么不让雪儿来?”二房裴氏一脸不甘心的看着秋露儿和秋霜儿,当娘的,谁希望自己的孩子下地干活去吃苦呀,在家里面绣花多舒服呀。

    “二娘,雨儿姐姐要嫁人,雪儿姐姐还要帮雨儿姐姐张罗,我们哪敢让雪儿姐姐帮忙呀?事有轻重缓急,雨儿姐姐的事儿才是大事儿,奶奶,露儿说的对吧?”秋露儿笑眯眯的看着奶奶,仗着自己现在在奶奶的面前得眼,现在不用,更待何时?

    奶奶看了看秋雪儿,说道:“露儿说的没错儿,而且这本来就是四房的家事,你们二房跟着参合什么呀?你看人家四房什么时候瞎参合你们二房雨儿的婚事了?管好自己得了,吃饭!”

    奶奶一发怒,二房的人都不敢说话了,秋露儿轻轻的推了推坐在自己身边儿的小风一下,看了看自己面前的菜,又看了看奶奶的方向,小风瞬间会意,立马捡起一筷子鸡蛋跑到奶奶的面前,举着筷子开心的说道:“奶奶吃鸡蛋,鸡蛋好吃。”

    奶奶看到自己的小孙子,瞬间笑了:“奶奶不吃,小风吃吧,多吃一点儿鸡蛋,才能长高高。”

    小风眨巴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奶奶,委屈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奶奶看到自己的小孙子哭,立马就心疼了,急忙就着小风的筷子把那一筷子鸡蛋吃到嘴里面,笑着说道:“奶奶吃了,小风不哭,小风不哭!”

    小风瞬间破涕为笑,秋露儿也笑了,其实奶奶对小风还是不错的,除了不让小风上学堂。

    小风故技重施,又夹了一筷子鸡蛋送到了爷爷面前,爷爷直接吃了,然后夹了一块儿鸡蛋送到小风的嘴里面,小风吃的满嘴喷香,开心的笑了。

    二房的人坐在那儿闷闷的吃饭,王家嫂子低低的在秋雨儿耳边耳语了一句,秋雨儿的眼睛瞬间就亮了,大声的说道:“奶奶,四房的事儿我们二房是不应该参合,四房要挣钱是四房的事儿,干什么拿我们二房的东西呀?露儿,你说,你做荷包的那些布料,是不是从我的手里面拿的?拿着我们二房的东西做荷包卖钱,你们四房也真做的出来。”

    裴氏的眼睛亮了亮,大声的说道:“是啊,这布料是我们二房出的,那么我们二房理应分到一笔钱才对,我们也不多要,四房做出来的东西卖的钱给我们一半儿就好,要是没有我们二房的布料,你们一分钱都得不到,四弟妹,你觉得怎么样?”

    裴氏直接把话头交给了纪氏,纪氏本来就是一个好性子,不是一个喜欢和别人争辩的人,要是放在以前,没准儿纪氏都答应了,直接息事宁人罢了,反正都是一家人,何必分的那么清楚呢,但是荷包的事儿可是关乎到自己儿子的学费,她就不得不斟酌了。

    纪氏有一点儿为难的看着奶奶,低低的说道:“娘,小风的学费不是一笔小数目,您看?”

    奶奶赞赏的看了看纪氏,说道:“你总算有一点儿出息,知道为你儿子打算了。”

    纪氏低下了头,眼睛里面有着浓浓的震惊,娘,娘夸她了,这么多年了,娘从未夸过她一句。

    秋全轻轻的拉住纪氏的手,开心的笑了,纪氏也笑了,娘对她们这一房也是不错的。

    “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二房拿回自己的东西没有什么不对的,这事儿就是走到哪儿我们都有理!”裴氏很是不满意的看着纪氏,她不敢冲老太太摆脸色,但是对纪氏瞪眼还是可以的。

    奶愤怒的瞪着裴氏,说道:“我们秋家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怎么娶了你这个不识大体的货色,你这个做二嫂的,不要说送给四房一个破布头了,你就是送给四房一人一身儿新衣裳都是应该的,这王家人还在这儿嗯,你当着王家人的面儿丢我们秋家人的脸,我秋家怎么娶了你这样的儿媳妇儿。”

    裴氏没有想到奶奶竟然会公然训斥她,而且说的还这样难听,只觉得自己的脸火辣辣的,再也不敢看在座的其他人一眼,捂着脸飞快的跑开了。

    “娘!”裴氏的两个闺女秋雨儿和秋雪儿急忙跟了上去,裴氏的夫君秋禄犹豫了一下,并没有追上去,依然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吃饭。

    王家嫂子站起身来,脸色不是很好看的说道:“秋家老太太,这事儿二房做的没有错,东西本来就是二房的,二房和四房要一点儿利息无可厚非,老太太这样做,未免太偏心了。”

    “谁偏心呀?大老远儿的就听到你们这儿热热闹闹的,露儿,快让嫂子看看你额头上的伤口好了没有,你看嫂子这个记性,你这个伤是怎么来的,嫂子怎么想不起来了,王家妹子,你知道吗?”柱子媳妇儿手里面拿着一个布包,笑眯眯的看着王家嫂子。

    王家嫂子脸色难看,一句话的都说不出来了,她自然知道,秋露儿头上的伤,说白了还是被秋雨儿逼的,秋露儿没有和秋雨儿索赔已经够给面子了,现在秋雨儿竟然和他们分钱,如果这事儿这样算的话,确实是二房不地道。

    柱子媳妇儿看到王家嫂子不说话了,笑了,高兴的把手里面的布包递到秋露儿的手里面,说道:“上次的事儿,嫂子还没有好好的谢谢你呢,嫂子知道你喜欢做一点儿小玩意儿,就去镇上扯了几块儿布料,给你做东西玩儿,刚刚我在门口听的不是很清楚,似乎是二房说你拿了她们的布料,不就是几块儿布头吗?给他们就是了,要是不够的话,就把嫂子带来的这几块也给他们,全当是嫂子给秋雨儿添嫁妆了,赶明儿嫂子再去镇上给你好好的扯几块儿花布,一定比这个好看,老爷子,这事儿,您怎么看?”柱子媳妇儿笑眯眯的看着爷,静静的等待着一家之主爷的答复。

    爷看了看二房的秋禄,又看了看秋露儿,说道:“露儿,二房的东西就是二房的东西,待会儿你给送回去,知道了吗?”

    秋露儿笑了,恭恭敬敬的说道:“是,爷爷!”

    爷爷这是让他们四房和二房的人撇清关系,现在他们已经有了柱子媳妇儿送来的好布料,那些破布头真的是可有可无了。

    “嫂子,你吃饭了吗?要不坐下来一起吃一点儿吧?”露儿开心的拉着柱子媳妇儿的手,纪氏也急忙站了起来,打算把自己的位子让给柱子媳妇儿,柱子媳妇儿笑了笑,说道:“不了,我已经吃过了,我就是想和露儿单独说一句话,不知道方不方便?”

    秋露儿笑着说道:“嫂子,我们出去说,不要打扰我家人吃饭。”

    柱子媳妇儿轻轻的点了点头,手里面拿着送给秋露儿的布包,亦步亦趋的跟着秋露儿出去了,秋露儿把柱子媳妇儿带到了自己的屋子里面,开心的说道:“嫂子,你怎么来了今天,真是要谢谢你,要不然我真的要进退两难了,我手头上的银子都花完了,要是二房真的死盯着那些布料不放,我恐怕真的要有一点儿麻烦了。”

    柱子媳妇笑了笑,说道:“今天只是赶巧了,嫂子也没有那么神机妙算,只能说老天都在这儿帮你,嫂子这次来是想谢谢你的,谢谢你帮嫂子拦着你柱子哥,要不是你在你柱子哥身边儿,就你柱子哥的脾气,那天一定会出事儿的,要是他出了什么事儿,我也不活了,呜呜呜”

    说着说着,柱子媳妇儿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异常的伤心,秋露儿轻轻的抱住柱子媳妇儿的身子,愧疚的说道:“这事儿本来就因我而起,既然被我知道了,我怎么可能置之不理?嫂子,真是委屈你了。”

    柱子媳妇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说什么傻话呢,嫂子不委屈,嫂子倒是有一点儿对不起你,出了那样的事儿,也不是你愿意看到的,嫂子不应该迁怒你,你还是一个孩子,让你跟着担惊受怕的,本来就是嫂子的不对,露儿,你能原谅嫂子吗?”

    秋露儿笑了,重重的点了点头,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除了自己的亲人,只有柱子媳妇儿对自己最好,在自己马上就要死掉的时候,是柱子媳妇儿挺身而出想要过继自己,后来,是柱子媳妇儿为自己分忧,替自己做簪子,也是柱子媳妇儿主动提出去收卖这些簪子荷包,她有什么理由恨柱子媳妇儿?

    “嫂子,其实我也有不对的地方,现在我们的日子好了,我的荷包易家绣坊会收购,而且还是用双倍的价钱收购的,我们不用在去集市上售卖了,嫂子,这一次我给你钱,你可不能不要了。”秋露儿笑着说道。

    柱子媳妇儿开心的揉了揉秋露儿的头发,说道:“说什么傻话呢,嫂子和你和好可不是为了你的那点儿钱,再说了,你做的荷包嫂子一点儿忙都没有帮,怎么能够要你的钱呢?你的心思嫂子都知道,但是钱你还是自己留着吧,你柱子哥养得起嫂子,这些布都是嫂子给你的谢礼,嫂子没敢多带,生怕被二房的那几个人抢了去,嫂子家还有,要是你这些布用完了,去嫂子家拿就行了。”

    “嫂子,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了,布料本来就是贵重的东西,我不能无缘无故的收你这么多的东西。”秋露儿不乐意了,如果只是自己手里面的这一点儿,她倒是能够坦然接受,毕竟自己救了柱子哥,要是那天没有自己在场,柱子哥一定会被打死的,虽然出手救人的人是易世缘,但是易世缘还不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救人的?所以这个恩情还是要算在自己的头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