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脸色怎么有一点儿不好看

    布鞋买的好的,穿在脚上舒舒服服的,那375文钱瞬间花的干干净净一文不剩,秋露儿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终于花完了。

    纪氏在那儿喂鸡,霜儿在那儿洗衣服,两个人的眼睛一直往门口的地方瞄,王家嫂子笑眯眯的来到霜儿面前,说道:“露儿那么大的人了,不会有事儿的,放心吧。”

    霜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嫂子说什么呢?我怎么有一点儿听不懂?”

    王家嫂子咯咯的笑出了声:“别人不信,我信,露儿做的荷包一定买的出去。”

    “姐姐回来了,姐姐回来了。”小风早就眼巴巴的坐在门口等着了,老远儿就看到秋露儿手里面拎着一个布包回来,开心的迎了上去,姐姐答应他给他买毛笔的,他的毛笔一定在那个包里面。

    秋露儿轻轻的揉了揉小风的脑袋,笑着说道:“回屋再给你,免得被别人看到,说三道四的。”

    小风重重的点了点头,和秋露儿手拉着手回到屋里面,霜儿也放下自己手里面的活,跟着走了进去。

    不出意外,秋父在地里面干活,根本就没在家,秋露儿看了看在那儿喂鸡的纪氏,说道:“娘,你进来一下呗。”

    王家嫂子笑了笑,来到纪氏的身边,笑着说道:“露儿她娘,这鸡鸭什么时候不能喂呀,孩子叫你你就进去看看吧。”

    纪氏犹豫了一下,笑着点了点头,王家嫂子也很是自来熟的跟着纪氏走了进去,秋露儿看到纪氏进来,刚刚想把手里面的簪子给纪氏,就看到王家嫂子也跟着走了进来,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她怎么进来了。

    纪氏一脸无奈,说道:“王家媳妇儿说肚子有一点儿不舒服,就跟着我进来歇一会儿了。”

    秋露儿淡淡的噢了一声,已经拿出来的簪子重新放了回去,淡淡的看着王家嫂子,说道:“嫂子,身子既然不舒服,那么露儿扶您回去歇着吧。”

    既然王家嫂子来了,那么易家的事儿她就和王家嫂子说说,顶着她的名头去卖荷包很好玩儿是吗?

    王家嫂子没有拒绝,含笑的点了点头,说道:“还是露儿贴心,那么我就不在这儿打扰了。”

    秋露儿的神情一直都是淡淡的,王家嫂子眼神闪了闪,有一点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露儿,你可是累着了,脸色怎么有一点儿不好看?”

    秋露儿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家嫂子,说道:“嫂子,我脸色为什么不好看您不知道吗?”

    “我哪知道呀,我成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安心养胎,我能知道什么呀,露儿,我知道外面人都是怎么说我的,说我们王家占你们秋家的便宜,住在你们秋家不走了,你不会是听到这些闲言碎语,所以才会这样不开心吧?”王家嫂子小心翼翼的看着秋露儿的眼睛。

    秋露儿没有什么反映,淡淡的说道:“王家大哥在家吗?要是没在家的话,我们去进屋说,要是在家,我们就在外面把话说清楚,都是请假,没有这样办事儿的,嫂子,你说是吧?”

    王家嫂子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王大哥没在家,我们还是进屋说吧。”

    秋露儿搀扶着王家嫂子进屋,关好门窗,开门见山的说道:“嫂子,顶着我的名头去卖东西有意思吗?王家也不是什么揭不开锅的人家,你们这样断我的财路很好玩儿是吗?咱们都是亲家,我自然没有得罪过嫂子,嫂子为什么这样对我?”

    王家嫂子有一点儿心虚的说道:“露儿,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一句话都听不懂”

    “听不懂,嫂子,我现在是在这儿给你留面子呢,你以为易家是我们秋家呀,这事儿是你想不承认就能不承认的,我不想把那些人的名字,来历都说出来,这样我们两个人谁的脸上都不好看,人家易家想要调查一下那些人的来历,不过是勾勾手指的事儿,我就不明白了,为么那三儿瓜俩儿子儿的,嫂子这样做真的值得吗?”秋露儿直接开始忽悠,她虽然已经断定那些人是王家的人,但是她不知道都是谁,故意拿易家的名头吓唬王家嫂子,毕竟都是妇道人家,定力就是再好,能够好到哪儿去呀?

    王家嫂子有一点儿害怕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是说,你是说易家已经知道是我们王家在那儿参合了?他们,他们没有生气吧?”

    “嫂子,你现在想起来人家有没有生气了呀?你当初怎么不想想呀?”秋露儿被气乐了,生气,你要想的难道不应该是被你坑的我到底怎么样了吗?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呀!

    王家嫂子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当时只是想着能够攀上易家这条线儿,对我们王家也是好的,而且易家那样的大户人家,怎么可能和我们这样的小户人家一般见识,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把我们调查的这样清楚,露儿,易家少爷有没有生气,有没有迁怒我们王家的意思?露儿,我们可是亲家的关系,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呀,我这肚子里面还有孩子呢,要是在秋家出了什么事儿,你们秋家也好不到那儿去,露儿,你一定要帮一帮嫂子呀。”

    王家嫂子死死地拉着秋露儿的手,竟然开始用她肚子里面的假孩子威胁起秋露儿了。

    秋露儿冷笑,甩开王家嫂子的手,说道:“嫂子,我胆子小,你千万不要吓唬我,你一吓唬我,我就会害怕,难保不会去求易世缘,易世缘曾经撞过我,我头上的疤现在都没好利索呢,你可以试一试,是你先威胁我们秋家,还是易家先威胁你们王家,反正易世缘对你门王家也没有什么好印象,之所以没出手,不过是看在我的面子上罢了,嫂子,我叫你一声嫂子,你要是在妄想借着我和易家搭上关系,为你们王家牟利,不要怪我不客气!”

    秋露儿冷冷的说道。转身就要走,王家嫂子的脸色有一点儿狰狞,愤怒的说道:“秋露儿,王家秋家难道不是亲家吗?王家的日子好过,身为亲家的你们也有好日子过,你何必这样绝情!”

    “呵呵,嫂子,你搞错了吧,你未来的弟妹是二房的姑娘,而且你未来的好弟妹,逼着我去卖帕子,害得我撞上了马车,差一点儿害死,你竟然告诉我让我帮我的仇人,不好意思,我秋露儿不是大善人,我很记仇,告辞!”秋露儿冷冷的说道,大踏步的离开王家媳妇儿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