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章 这会不会有一点儿丢人

    秋露儿一五一十的把蜡烛既可以防止抽丝又能防止掉毛儿的法子说了出来,易世缘开心的说道:“竟然还有这种事,秋露儿,你还真聪明,我们之前也尝试过用蜡烛的火焰,但是实在是不理想,真的是太危险了,烛火一不留神就会把衣服烧焦,那样一件儿衣服就彻底废了,没想到你用的是火苗的最下方,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原来我的话这样值钱呀?易少爷,我也不要你十年的书钱,你借我几本你十年前读的书就行,可以吗?”秋露儿笑嘻嘻的说道,为了小风,她算是豁出去了,十年前易世缘应该和小风差不多大,那个时候易世缘能读的书,小风应该也可以读,书本这样的东西实在是太贵了,秋露儿现在还买不起,只能够借。

    易世缘好奇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要那个做什么?我家是商人之家,我从小读的书都是如何经商,和普通的孩子读的书不一样,我的书你恐怕读不了吧,不过,你要是如实告诉我你要书做什么,我可以帮你找你能够用的上的书。”

    易世缘现在的心情不错,允许秋露儿得寸进尺一回。

    秋露儿想了想,说道:“我弟弟小风想要读书识字,但是家里面供不起小风去学堂,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了,易少爷,你能教我用毛笔吗?我家人都不会用毛笔,我们又请不起先生,所以,拜托了!”

    易世缘似笑非笑的看着秋露儿,痛痛快快的说道:“安子,去找几本孩子启蒙的时候读的书去,秋露儿,你看好了,我只写一遍,能够学会多少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易世缘直接来到旁边的桌子上,墨是早就磨好的,纸都是现成的,易世缘拿起毛笔,沾上了饱满的墨水,直接在纸上飞快的写出了三个大字‘秋露儿’。

    易世缘看着秋露儿呆呆的样子,故意说道:“认识吗?”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别的字她可能不认识,但是她自己的名字她怎么可能不认识呀?轻轻的抽了抽嘴角,哭笑不得的说道:“我要是连我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这会不会有一点儿丢人?”

    易世缘一点儿也不客气的点了点头,说道:“说的不错,但是你一个连毛笔都没有的人竟然能够认识自己的名字,我还是挺吃惊的,好了,我已经写完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易世缘把毛笔放回到砚台上,含笑的看着秋露儿,秋露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易世缘这是让自己上来自己写吗?太好了,这个可以有。

    看到易世缘冲着自己点头,秋露儿也不矫情,直接来到易世缘的身边,学着易世缘的样子,拿起毛笔,小心翼翼的蘸好墨,回忆着刚刚易世缘写字的样子,又看了看易世缘刚刚写下来的三个字,字那么细,毛笔这么粗,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不,她可以的,她一定也可以的。

    颤颤巍巍的下笔,第一个撇就写残了,明明她想写的是小子,但是,但是怎么这么粗呀,听着易世缘那低低的笑声,秋露儿的小脸儿更加的红了,狠狠的瞪了易世缘一眼:“我写的就是大字,没见过大字吗?”

    易世缘继续笑,但是比刚刚收敛了一点儿,但是也只是一点儿罢了,在秋露儿落下一横的时候,易世缘再次笑出了声,调侃的说道:“你刚刚说你写的是大字,那么现在这是什么字?比大字还要粗几号的大字?”

    秋露儿的小脸儿通红,没想到自己竟然两次失手,咬牙切齿的说道;“刚刚只是试手,你急什么呀?”

    呵呵!

    “我不急,我只是有一点儿心疼我的墨,这个可是京城的贡品,皇上赏下来的东西,我可舍不得让你这样糟蹋,来,看着,毛笔是这样用的,手腕一定要稳,这样用力,这样,这样!”易世缘怀抱住秋露儿的身子,大手握住秋露儿的小手,秋露儿的小手握着毛笔,跟着易世缘的力道一点儿一点儿的写下三个字,这一次,不是秋露儿的名字,而是易世缘的名子。

    “学会了吗?”易世缘在秋露儿的耳边说道,弄的秋露儿耳朵一阵痒痒,急忙挣脱易世缘,有一点儿警惕的说道:“学会了,家里面恐怕要等急了,我先走了。”

    秋露儿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着火了,刚刚,易世缘竟然抱着她教她写字,这样浪漫的事儿,她在现代的时候都是想都不敢想的,没想到在古代竟然遇到了,她刚刚是被易世缘强行的撩了吗?

    嘴角忍不住的扩大,脸上的红晕再一次扩散,易世缘低低的笑出了声:“真是一个傻丫头,书也不要了?安子,回头,你亲自去一趟秋家,把这书送去,然后再把给罗家人设计的那几个荷包的样式送去,我倒要看看这个小丫头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如果她连罗家人要的那几个样式也能信手捏来的话,我就是花再大的价钱,我也要把她挖到我们绣坊,这样的人才绝对不能落到别的绣坊的手里面。”

    “是,少爷,那安子再去库房里面捡几块儿布给送去。”安子恭恭敬敬的说道。

    易世缘勾唇一笑:“不用,就用她们自己的布料,秋露儿家没有什么好东西,本少爷倒要看一看,她能够做出什么好东西来,用最不起眼儿的布料做出精致的东西,这才是真本事”

    “是,安子明白了。”安子重重的点了点头,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异样,真没想到,少爷竟然会这样看重那个丫头。

    秋露儿手里面拿着钱袋,一路小跑的离开了易家,好一会儿才觉得的自己的心跳平复了一些,摸了摸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从工作室里面找出来一个馒头啃了起来。

    吃完馒头,秋露儿就去给小风买纸笔,在古代,读书是很烧钱的,一支毛笔,一打宣纸就不是普通人家能够负得起的。

    秋露儿和掌柜的好一通唇qiang舌战,才用一两银子的价钱买下了三打宣纸和两支毛笔,

    路过首饰店儿的时候,秋露儿又为纪氏买了一个素银簪子,花光了剩下的二两银子并且加了三百文钱,忽悠首饰店老板卖了一对儿精致的素银耳钉,这个是秋露儿送给霜儿的,他们家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儿钱,她才不要留着呢,留着没准儿哪天就成了别人的东西,还是花了好,至少还能高兴高兴。

    秋露儿看了看自己手里面仅剩的375文钱,犹豫了一下,又去买了一小袋儿糖果还有一双布鞋,布鞋是给爹爹的,爹爹每天都要下地干活,每天回来的时候,都是一身的汗,回到家里面沾枕头就着,每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即使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秋露儿想要见自己父亲一面都不容易,秋露儿的父亲要么在地里面干活,要是就是累瘫在炕上睡觉,再就是吃饭的时候能够看到,每次看到父亲秋全,父亲秋全都是一副很累的样子,而那双干活的布鞋,早就不知道被纪氏缝补多少次了,即使是这样,秋露儿也数次在父亲秋全的脚上看到了血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