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章 到底有多么的小肚鸡肠

    秋露儿瞪眼:“自然不一样,大家都是人,你怎么不说所有人长得都一样呀,外行不要在这儿参合,我要见易世缘,放我进去,你们要是把我惹毛了,最后吃亏的一定会是你们,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

    两个小斯又互相看了一眼,最后都露齿一笑,伸了伸手,让秋露儿进去。

    秋露儿愣愣的看着为自己让出来的路,有一点儿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们,你们刚刚不是还不让我进去吗?”

    那个彪悍的小斯有一点儿憨厚的笑了笑,说道:“秋姑娘,不好意思,我们之前放进去好几个冒充你的人,我家少爷发了好大的脾气,少爷说了,这笔帐算在你的头上,你来了之后,要是我们不能把你气的暴走,少爷就会收拾我们,我们也是被逼无奈,秋姑娘,得罪了。”

    两个小斯都冲着秋露儿抱了抱拳头,笑嘻嘻的说道。

    秋露儿愣了愣,强忍着磨牙的冲动,重重的点了点头:“多谢,麻烦带一下路,易世缘在哪儿?我对这儿不是很熟。”

    两个小斯都低下了头,不说话了。

    秋露儿再一次咬牙:“我明白了,我不为难你们两个,我自己去找就是了,但是你们能够告诉我,你们一共放进去几个冒充我的人吗?我也好知道,这个易世缘,到底有多么的小肚鸡肠。”

    “不多不少,正好五个!”这话小斯还是能够回答的,秋露儿咬牙切齿的点了点头,大踏步的进了易家,不就是一个府邸吗?她还不信,自己找不到易世缘,如果自己真的找不到的话,那么就让易世缘来找自己,除非易世缘想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易家被自己烧了。

    秋露儿的心里面燃烧的熊熊烈火,只要她在易家遇到一点儿干草,绝对能把易家点着了。

    似乎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避开了秋露儿一样,一路上,秋露儿竟然一个活人都没有遇到,这让秋露儿更加郁闷了,易世缘,算你狠,你竟然让老娘儿玩儿单机?

    任命的朝着易家的最高处走去,站得高,看得远,没准儿在易家的最高处能够看到易世缘呢。

    秋露儿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易家最高处的一座凉亭,凉亭中,易世缘正在那儿悠哉悠哉的品茶,含笑的看着已经气的小脸儿通红的秋露儿,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石凳,笑着说道:“路上辛苦了,你真是让本公子好等。”

    “如果真的等到天荒地老,绝对是你自己自找的。”秋露儿毫不客气的说道,易世缘低低的笑出了声:“你还有理了,把我们的交易泄露出去很好玩儿?”

    “我,不是我。”秋露儿有一点儿郁闷的说道。

    “是不是你不重要,我只需要知道是你那儿的不是就可以了,今天这些是对你的惩罚,你,可服?”易世缘淡淡的说道,再一次为自己沏了一杯热茶。

    秋露儿咬了咬牙:“不服!你在这儿仗势欺人!”

    “我仗势欺人又怎样?谁让你那样软弱好欺呢如果你看不惯我,可以转身离开,我绝不拦着!”易世缘悠哉悠哉的品着茶,含笑的看见小脸儿气的通红的秋露儿。

    秋露儿死死的抿着自己的嘴唇,不动,她傻呀,离开,她的荷包卖给谁呀,卖给别人,不仅不能一下子全部卖完,价钱方面还会大打折扣,那一点儿钱,根本就不够她去买纸笔的,为了小风,她忍了还不行吗?

    一把拿起自己面前的那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茶香四溢,但是不是她的菜,她不喜欢喝茶!

    易世缘笑了:“不走?秋露儿,你哪来的自信,觉得你不走,我就会买你的东西了,你知道这几天因为你,我这儿出了多大的乱子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要是不买我的东西,你就是违约,易家这样体面的人家,你这个易家大少爷,这样戏弄一个小村姑,很好玩儿,很好听?”秋露儿一把把自己手里面的小布包展开,放到易世缘的面前,她已经千里迢迢的来了,脚都要磨破了才找到的地方,要是易世缘今天敢不要,她真的会发疯的。

    小风还在家里面眼巴巴的等着她回去呢。

    易世缘看着秋露儿执着的小眼睛,轻轻的捏起一个荷包看了又看,然后扔回到布包里面,淡淡的说道:“绣工太差,和之前的荷包天差地别,我们两个之间的交易取消,为了补偿你,本公子给你十文钱作为路费,你觉得怎么样?”

    易世缘笑眯眯的看着秋露儿瞬间黑了的脸,秋露儿死死的盯着易世缘的眼睛,拳头握的咯吱咯吱响。

    易世缘继续说道:“你即使在生气又怎样,这儿是我家,我有权利说任何话,你就是一个案板上的鱼肉,你又没有我的什么把柄,回去吧,你的东西我不要了,早一点儿回去,免得走夜路,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儿,又要赖到我的头上。”

    秋露儿眯了眯眼睛,把柄,他明白了,易世缘是冲着当初他给自己的那张纸条来了,那张纸条就是一个承诺,要是因为她把那张纸条交出来,易世缘一定会厚待自己,以后的荷包不愁销路,一旦不拿出来,她的东西就要砸到自己的手里面了,一个得罪了易家绣坊的人,一个易家绣坊都不要的东西,能够是什么好东西?

    呵呵!高门大户,果然没有什么好东西!

    重新把已经拿出来一点儿的纸条塞了回去,笑着说道:“谢谢你的不要之恩,我以后一定会更加重视你的那个承诺,不到生死攸关之时,我绝对不会来找你,告辞!”

    秋露儿拎起桌子上的布包就要走,易世缘没事儿人似的喝着茶,他身边的安子急忙拦在秋露儿的身边,有一点儿不满的说道:“秋露儿,我家少爷可救过你命,你就是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的呀?”

    秋露儿扯了扯嘴角,郑重的说道:“是,怎么,你还要咬我?”

    安子大囧,易世缘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摆了摆手,说道:“安子,带她回来,这样沉不住气,能够有什么出息。”

    “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安子,你难道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吗?你,你放开我!”秋露儿拳打脚踢,安子脸色爆红,但是大手依然牢牢的捉住秋露儿的衣领,直接把秋露儿拎到了刚刚的座位上。

    头发有一点儿乱了,易世缘站起身,慢慢悠悠的走到秋露儿的面前,轻轻的为秋露儿拢了拢散乱的发丝,笑着说道:“安子,给她拿钱。”

    “是,公子!”安子恭恭敬敬的离开,秋露儿复杂的看着易世缘,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她怎么有一点儿看不懂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