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章 他们两个现在和好了吗

    纪氏一脸无奈的看着秋露儿:“你这个孩子,怎么喜欢在茅房里面弄这个呀?不臭吗?”

    “臭死了臭死了!”秋霜儿跟着起哄,秋露儿无辜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委屈的说道:“我有什么办法,我就在茅房里面蹲着的时候缝的最好……”

    娘三儿忙活了一晚上,终于做出来几个,秋露儿犹豫了一下,决定再多做一点儿再往易家送,易家是在县里面,不是在镇里面,单单是路程就不止远了一星半点儿,有来回赶路的时间,还不如所做一个,到时候一下子都拿去赚一个大的呢。

    而且晚一点儿去,还可以在坑一瓶去疤药,秋露儿发现,易世缘给自己的这瓶去疤药真的好好用,她只是用了一晚上,竟然觉得自己头上的疤痕淡了一点儿,现在,秋露儿突然有一点儿心疼倒在柱子哥伤口上的那些去疤药了。

    重新把头上的绷带系好,招呼了霜儿一声,她就溜出了秋家,也不知道柱子哥和柱子媳妇儿怎么样了。

    “嫂子,我是露儿,你在家吗?”秋露儿来到柱子家门口,就看到门窗紧闭,要是以前,秋露儿就直接推门进去了,但是现在,柱子一家对自己有意见,她不好继续自来熟的推门进去,只能扯着嗓子在门口喊。

    “别喊啦,柱子和她媳妇儿一起去捕鱼去了,都没在家,你要是想找他们,就去海边儿找去吧。”一个秋露儿不认识的大婶儿说道。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急忙拉住要走的大婶儿,说道:“大婶儿,其实我找他们也没有什么事儿,我就是听说前两天柱子哥和她媳妇儿吵架了,闹得可厉害了,他们夫妻两个对我都挺好的,我有一点儿担心,想来问一问,他们两个现在和好了吗?”

    大婶儿笑了笑,说道:“你这个孩子倒是一个有心的,放心吧,那小两口好着呢,夫妻都这样,床头吵架床尾和,男人让着一点儿,让女人打几下,气出去了,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不过柱子媳妇儿平日里看着柔柔弱弱的,我们想到竟然是一个泼辣的,我今天早上看到柱子脸上包了好几块儿呢,下手可真重,挠的真不轻呀。”

    “挠的?”秋露儿有一点儿发懵的说道。

    大婶儿笑了:“看你这个孩子,等到你长大了,也会有这么一天的,女人吗,哪有不会挠人的呀,男人吗,身上要是没有女人留下来的击倒抓痕,那么他也不算个男人。”

    秋露儿再一次懵了,这个是什么逻辑……我读书少,你千万不要骗我。

    不过好在知道了柱子哥和嫂子都没事儿了,就是嫂子这个小辣椒的名声恐怕是要远近闻名了,挠的?挠的可真够重的。

    秋露儿好笑的晃了晃脑袋,然后乖乖儿的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百忙之中抽空把秋雨儿要的那几个头绳给她了,她现在忙的很,没空陪秋雨儿玩儿,爷奶的衣裳秋露儿也赶工弄出来了,只是暂时没有交到奶奶的手里面,只是捡了几件先给了奶奶,省的奶奶看她闲着没事儿,又想着往她手里面塞活儿。

    秋家人不信秋露儿的东西能够卖给易家绣坊,但是身为当事人之一的王家嫂子可是信的,这几天王家嫂子往秋露儿这跑的异常勤快,总是想插手她们的绣活,都是秋露儿用各种理由婉拒了。

    好吧,其实就是用王家嫂子肚子里面的那个假孩子作为借口婉拒的,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理由呀?

    “娘,雨儿姐姐眼看着就要大婚了,大房的那些人什么时候回来呀?”秋露儿摆弄着自己手里面的荷包,好奇的说道。

    纪氏好奇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不是不希望大房的那几个人来吗?怎么突然问起他们来了?”

    秋露儿晃了晃自己手里面的荷包:“就是因为不喜欢,才要问的,我要在他们回来之前,把这些荷包拿去卖了,我那个大嫂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一回到秋家,就天天嚷嚷着丢东西了,然后这儿翻翻,那儿翻翻,秋家四房没有任何一房是她翻不到的,爷奶也惯着她,咱们弄一点儿东西不容易,可不能让她翻出来了。”

    霜儿姐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露儿说的对,我支持露儿,我们一定要在大嫂回来之前,把能够卖的,能够藏起来的东西都藏起来。”

    “秋家一共就这么大,能够藏住什么呀?而且咱屋也没有什么东西,我也不怕她翻。”纪氏皱着眉头说道,显然也很是不喜欢大房儿媳妇儿的行事作风,只要大房的儿媳妇儿回来了,整个秋家的人都成贼了。

    “大房的人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但是应该也快了,雨儿的嫁衣都绣好了,家里面也马上要开始布置了,露儿,我看你明天就去省里面一趟,把东西卖了吧,等到你回来,你也不能继续赖在屋子里面不出来了,你雨儿姐姐大婚,需要人手,你这个做妹妹的,理应帮忙。”还有我们给你雨儿姐姐的嫁妆,到时候你一起给你雨儿姐姐。

    前面的话,秋露儿还在那儿连连点头,但是说到嫁妆的事儿,秋露儿就点不起头来了,秋露儿支支吾吾的看着纪氏,说道:“娘,荷包被我弄丢了,要不我们拿一个我们刚刚做好的给雨儿姐姐吧,反正都好看,虽然不是鸳鸯……”

    纪氏皱了皱眉头,有一点儿心疼的说道:“好好的东西,怎么会丢了?你说你,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不知道和娘说一声呀,那鸳鸯的花样一共就绣了一个,而且和这大喜的日子正相配,这些荷包虽然也好看,但是和那个鸳鸯比起来,韵味可就差多了,你呀,平时看你挺稳重的,真正交代你一点儿事儿,怎么毛手毛脚的。”

    秋露儿无辜的撇了撇嘴,打死她也不敢说鸳鸯荷包送人了呀,女儿家送男子鸳鸯荷包,知道的是她秋露儿不想欠易世缘的人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喜欢易世缘呢,这事儿让她怎么和纪氏说呀,所以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面咽,乖乖的听纪氏的数落,屁都不敢放一下。

    “娘,你就不要怪露儿了,露儿也不是故意的,是不是呀,露儿?”霜儿看到纪氏一直在那儿埋怨秋露儿,有一点儿于心不忍,一个劲儿的冲着秋露儿使眼色。

    秋露儿急忙点头,说道:“是啊,娘,你就不要生气了,露儿真的不是故意的,娘,要不我们直接在簪子里面挑一个好看的给雨儿姐姐吧,反正簪子都是红色的,也喜气,而且做起来比荷包快,你看怎么样?”

    “这个好,这个好!”霜儿开心的拍着手,一个劲儿的摇着纪氏的胳膊,纪氏无奈,只能点了点头,说道:“罢了罢了,就这样吧,但是你要挑一个好的,那可是你的大姐,不管她平时对你怎么样,她终究是你大姐,你千万不要怠慢了,知道了吗?”

    秋露儿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纪氏瞪眼,秋露儿立马正襟危坐,恭恭敬敬的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的准备一个的,保准雨儿姐姐看到了之后喜欢的不得了。”

    “这还差不多!”纪氏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儿,秋露儿冲着纪氏偷偷的吐了吐舌头,把炕上的刚刚做好的荷包收拾好,清点了一下数量,惊喜的说道:“娘,这几天我们已经做了二十个荷包了,上面个个都绣着花样,姐姐,娘,你们两个真厉害。”

    说着腼腆的笑了;“都是娘厉害,我就是在这儿搭把手罢了。”

    “二十个荷包,市面上的价钱是十五文钱一个,易家用双倍的价钱收购,那就是三十文钱一个,二十个荷包,那就是六百文钱,娘,我们好有钱!”秋露儿开心的说道,霜儿和纪氏也跟着开心的笑了,小风一脸希翼的来到秋露儿面前,说道:“姐,咱们有了钱,姐姐能给我买一只毛笔吗?我也想和大哥那样读书识字。”

    秋露儿愣了愣,有一点儿心疼的揉了揉小风的脑袋,对纪氏说道:“娘,我想给小风买毛笔还有纸,可以吗?”

    小风已经九岁了,早就也到了启蒙的年纪,但是现在的小风竟然大字不识一个就罢了,家里面就连一根儿毛笔都没有,同样的男孩儿,秋家的大孙子秋雷就能够受到家里面的各种供奉,三岁就接受启蒙教育,早早的就上了学堂,现在已经是一个秀才,而自己的弟弟已经九岁了,不要说启蒙教育了,就连一根儿毛笔都没有,她这个做姐姐也真是不称职啊。

    纪氏同样心疼的看着小风,说道:“卖,这钱是我们自己挣的,我们能做主,买,给小风多买一点儿,我的儿子以后一定也可以上学堂读书识字的,以后,娘和你两个姐姐累一点儿,一定把你的学费凑齐了,你爷爷奶奶舍不得出钱让你上学堂,娘给你想办法。”

    小风的眼睛晶亮晶亮的,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娘和姐姐们最好了,小风以后一定会好好学习。”

    秋露儿轻轻的抱住自己的弟弟,小声的说道:“咱家小风不比任何人差,等到姐姐把毛笔和纸买回来,姐姐教你读书识字,等到我们攒够了钱,我们就去学堂读书,好不好?”

    小风好奇的看着秋露儿,说道:“姐姐认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