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章 真是一个有福气的人

    王家嫂子看这气氛有一点儿冷场,急忙说道:“还没有恭喜露儿妹妹攀上易家这颗大树呢,妹妹能够和易家有利益往来,妹妹以后一定会飞黄腾达的,到时候可千万不要忘了嫂子的好。”

    秋露儿有一点儿警惕的看着王家嫂子,王家嫂子竟然听到她和易世缘最后的对话了,如果王家借着自己也住在镇上,近水楼台,再仗着自己这层不清不楚的关系去攀附易家,惹得易世缘不高兴,那就不好玩儿了。

    秋露儿急忙辩解“嫂子说什么呢,人家易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只不过是场面话罢了,嫂子难不成还真的当真了?到时候我们要是真的把东西送去,保不准就是自取其辱,那样高门大户说出来的话,是当不得真的。”

    王家嫂子不赞同的说道;“露儿妹妹,你这就说错了,真正的高门大户都是一言九鼎的,尤其是易家这样的人家,都是一个唾沫一个丁儿,他们一定会当真的,露儿妹妹真是一个有福气的人。”

    秋露儿不尴不尬的笑了笑,心中有一点儿发烦,看来自己偷偷的弄荷包簪子的事儿在秋家是瞒不住了。

    自己想要堵住王家嫂子的嘴,就要拿出筹码,而她的手里面什么都没有,根本就威胁不到王家嫂子什么,唯一的筹码就是答应王家嫂子,帮助王家在易家面前得脸,先不论凭什么,先不论秋露儿能不能做到,就说一说雨儿姐姐的以后,雨儿姐姐马上就要嫁到王家,王家搭上易家这样大的事儿,秋雨儿不可能不知道,只要秋雨儿知道了,秋家二房就不可能不知道,秋家二房知道了,爷奶就不可能不知道,然后秋家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事儿根本就瞒不住,只不过是一个时间早晚的问题罢了。

    “妹妹在这儿等着,嫂子去那儿叫一辆马车过来,主子大哥伤的这样重,应该买一点儿伤药,我们也需要马车,以后妹妹也是有身份的人了,行走在外,都是用马车代步的,妹妹要早一点儿习惯这样的好日子。”王家嫂子笑着说道。

    秋露儿继续尴尬脸,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三个人,三个心思,王家嫂子陪着秋露儿来到柱子家,安慰了一会儿吓得灰飞魄散的柱子媳妇儿才离开。

    一回到秋家,王家嫂子就像一个叽叽喳喳的小鸟儿似的,直接把秋露儿和易家的事儿都说了出来,自然是避开了柱子的事儿,只是捡了一点儿好的说,说完还拿出一副求秋露儿表扬的样子看着秋露儿,看的秋露儿只想打人。

    你敢不敢晚一点儿说,你敢不敢先让我和我爹娘把这事儿说了之后再和秋家的其他人说?

    看着纪氏和霜儿那一脸震惊的样子,秋露儿只想吐血,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当着众人的面儿说道:“易少爷是随口说了这么一句话,但是人家易少爷只是觉得我可怜所以才这样说的,当不得真的,我们要是真的去了,反而是自取其辱,这事儿是易家少爷答应下来的,又不是易家门房答应下来的,易家那样的高门大户,想要见到易家少爷,谈何容易?”

    “谁说不是呢,想要麻雀飞上枝头当凤凰,谈何容易?雪儿,走,咱们继续回屋绣嫁衣去!”秋雨儿硬生生的把秋雪儿拉回了屋,二房的裴氏也笑了笑,跟着秋雨儿回屋去了。

    奶奶看了看秋露儿,轻蔑的说道:“你有这个自知之明是最好的,省的到时候给我们秋家丢人。”

    秋露儿看到大家的态度,没有生气,反而是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不信就好,不信就好。

    有一点儿埋怨的看了王家嫂子一眼,这个王家嫂子,还真是一个麻烦精呀,她自己都没有活明白呢,竟然开始操心起自己,真是讨厌!

    秋露儿心有余悸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面,纪氏温柔的从炕上拿出来一小碗儿苞米粥,还有一小碟儿咸菜,递到秋露儿的面前,说道:“还没有吃饭吧,快吃一点儿,娘一直放在炕头热着,还是热乎的呢。”

    没有一句埋怨,没有一句质问,有的只是来自一个母子最真挚的关心,秋露儿的眼圈儿瞬间就红了,纪氏心疼的看着秋露儿,说道:“这是怎么了,可是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要是受了委屈一定要和娘说,娘虽然帮不上你什么,但是娘可以做你的出气筒,只要你好好的,娘怎么都可以。”

    说着说着,纪氏也跟着哭了起来,心疼的看着自己这个多灾多难的孩子。

    秋露儿吸了吸自己的鼻子,看着面前的苞米粥,哭着说道:“娘,我没事儿,我就是饿了,我还以为我回来之后会没有饭吃呢,没想到娘竟然偷偷的给我藏了一碗。”

    纪氏心疼的笑了,说道:“真是一个傻孩子。”

    霜儿小心翼翼的从一个小盒子里面取出来一块儿糖,放到苞米粥里面,开心的说道:“露儿喜欢吃糖,姐姐的这半块儿糖给露儿拌饭吃。”

    “小风也有糖,姐姐不哭,小风的糖也给姐姐拌饭吃!”小风也从一个小盒子里面取出来半块儿糖果,递到秋露儿的碗里面。

    秋露儿的眼圈儿再一次湿了,看着自己碗里面的糖儿,狠狠的咽下碗里面的苞米粥,笑着说道:“好吃,真好吃,霜儿姐姐,小风,相信姐姐,姐姐一定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的,我们马上就会有钱了,有好多好多钱。”

    秋霜儿和秋风都咧开了嘴,开心的笑了。

    纪氏的眼神闪了闪,有一点儿不可置信的说道:“露儿,易家?”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露出来一个自信的微笑:“娘,我们马上开始,争取多做一点儿,易世缘说了,他会用市面上两倍的价钱来收购我们的东西,我们很快就会有很多很多钱了。”

    “没大没小,易世缘是你能够叫的吗?叫易少爷!”纪氏脸上高兴,但是嘴上还是忍不住的训斥了秋露儿一下。

    秋露儿无辜的吐了吐舌头,嘟嘟囔囔的说道:“我一直都是这样叫的,易世缘他自己都没有说什么。”

    纪氏瞪眼,秋露儿立马乖乖的吃自己碗里面的苞米粥,霜儿和小风站在一边儿偷偷的笑。

    纪氏,霜儿连夜赶工,秋露儿一趟一趟的往茅房里面跑,等到从茅房里面出来的时候,一个个小荷包就出现在秋露儿的手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