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章 后会有期

    秋露儿哼哼了一声,伸出自己的另一只手,说道:“药”

    易世缘看了看安子,直接从安子的手里面接过那一缕头发,递到秋露儿的手里面,说道:“这个才是治疗你柱子哥伤口的灵药。”

    柱子哥一脸惊喜的看着那一缕头发,开心的说道:“大恩不言谢露儿,柱子哥没事儿,就是一点儿皮外伤罢了,回去擦一点儿药酒就好了,送我回家,你嫂子看到那个畜生的头发一定会开心的,那天,那个畜生硬生生的扯掉你嫂子一缕头发,现在,我终于拿到那个畜生的头发了。”

    秋露儿一脸复杂的看着柱子哥手里面的头发,又看了看站在那儿似笑非笑看着她的易世缘,犹豫了一下,说道:“柱子哥,你先在这儿歇一会儿,我,我去谢谢他。”

    柱子哥重重的点了点头,目送秋露儿过去。

    秋露儿复杂的看着易世缘,小声的说道:“不管怎样,今天还是要谢谢你,易世缘,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咱们的事儿yi a归yi a,这事儿是这事儿,那事儿是那事儿,你当初说过,在任何时候,我都可以去找你,让你实现我一个愿望,这两个事儿可不能互相抵消。”

    易世缘哈哈大笑的看着秋露儿,说道:“你跑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自然,还有,就是,这一次,算我欠你人情,我身上没有带什么值钱的东西,你那瓶药钱,报一个数给我,我一定会还给你的,还有头发,也说一个数吧,能用钱解决的事情,我不想用人情。”

    易世缘哈哈大笑的看着秋露儿,开心的说道:“说的好,拿瓶药,你要钱,头发也不要钱,你,你欠我人情,但是你能不能过得去你自己心里面的那道坎儿,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后会有期!”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易世缘,你这个小狐狸,这是明摆着让自己欠他人情呀!

    “易世缘,你等等,你等等,这个,这个东西给你,我知道不够,但是这个真的是我能够拿的出手的最好的东西的。”秋露儿把纪氏刚刚做好那个绣着鸳鸯的荷包递到了易世缘的手里面,这个本来是要给秋雨儿添嫁妆的,看来秋雨儿的嫁妆只能够再重新做一个了,好在时间还来得及,就先用这个救急吧。

    易世缘淡淡的看了看秋露儿手里面的荷包,一脸震惊的拿到了手里面左看右看,不可置信的说道:“这个真的是你做的?”

    秋露儿有一点儿自豪的点了点头,说道:“荷包是我做的,刺绣是我娘绣的,你不要多想,上面的鸳鸯和你没有关系,这个本来是要给我姐姐添嫁妆的东西,要不然谁会闲着没事儿的绣鸳鸯呀。”

    秋露儿的脸有一点儿发红,突然好恨自己,为什么要在荷包上绣鸳鸯,绣一点儿平常的东西不好吗?

    易世缘轻轻的勾起了嘴角,含笑的说道:“做的很好看,东西我收了,我还有一个疑惑,这个东西是不是也是你做的?”

    易世缘从自己的袖子里面取出来两个簪子两个荷包,都是出自秋露儿之手的东西。

    秋露儿呆了呆:“怎么会在你……真没想到,你这样的大少爷,竟然也会买地摊货。”

    易世缘开心的笑了,说道:“好东西就是好东西,即使蒙尘,它依然是好东西,你的绣工很好,我以易家绣坊少主的身份想聘请你做我们绣坊的绣娘,工钱一个月三两银子,不知道你又没有兴趣?”

    秋露儿愣了愣,易家绣坊少主,绣娘,三两银子,听起来似乎很不错的样子,但是没有兴趣呀,她自己做老板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给别人打工呀?

    上辈子就是一个流水线工人,工厂是多么不把工人当人看,她可是清清楚楚,她才不要重蹈覆辙呢。

    秋露儿呵呵的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没有什么兴趣。”

    “你这个小丫头,你到底知不知道三两银子是多少钱呀?绣坊里面有资历的老绣娘也不过是三两银子,你刚刚去,我家公子就给了你最好的待遇,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呀?”易世缘身边的小斯安子一脸不满的看着秋露儿,他家公子亲自邀请,这个小丫头竟然这样不识抬举的拒绝了,真是该死。

    秋露儿淡淡的噢了一声,根本就没搭理安子的话,冲着易世缘淡淡的说道:“我先走了,嫂子在家应该等急了,再见!”

    “如果再做出这样的荷包簪子,易家绣坊会拿出比市面上高出两倍的价钱回收,希望我们合作愉快!”易世缘大声的说道,然后用比秋露儿还要果断的态度,直接飞檐走壁的离开。

    秋露儿一脸发懵的看着空空如也的眼前,刚刚,刚刚她听到了什么,易世缘竟然要自己荷包,而且还是比市面上高出两倍的价钱,真的是太好了,这样的话,以后她就再也不愁销路了,而且依然是自己当老板,什么都不耽误,真的是爽歪歪呀!

    柱子哥也异常开心,真诚的说道:“露儿,柱子哥真替你高兴,以后,你就不用到镇上卖这些东西了,就避免了和钱家少爷那样的纨绔子弟接触,柱子哥也能够放心一点儿。”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激动的搀扶着柱子哥的胳膊,一点儿一点儿搀扶柱子哥往胡同外面走。

    “呀,这柱子大哥怎么伤的这么重,露儿妹妹,嫂子来帮你扶着一点儿。”王家嫂子一脸关心的来到秋露儿身边,争着抢着要去搀扶柱子哥。

    秋露儿一个人搀扶柱子哥本来就有一点儿吃力,王家嫂子能够帮自己分担一点儿她自然不会拒绝,只是:“王家嫂子,你不是走了吗?”

    王家嫂子的脸色一僵,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嫂子是在那儿吓唬你玩儿呢,咱们两个一起出来的,嫂子怎么会一个人回去呢,没有这么办事儿的,柱子大哥,你说是不是呀?”

    柱子哥没有说话,只是哼哼了两声,故意把自己身上的大半的重力都放到王家嫂子的身上,让王家嫂子吃了一个哑巴亏。

    秋露儿讥讽的扯了扯嘴角,可不是吗,她自己回去,是不会和秋家人交代,毕竟她秋露儿在王家嫂子面前还是一个孩子,即使是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王家嫂子也不应该把秋露儿一个人扔在镇上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