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 一点儿用都没有

    柱子哥现在已经杀红了眼,手上的菜刀已经见了血,哪里是想收手就能够收手的呀,秋露儿咬了咬牙,罢了罢了,这事儿是她事先没有考虑清楚,而且这事儿的起因本来就是她,她万万没扔下柱子哥不管的道理,不就是被揍几拳了,为了柱子哥的性命,她忍了。

    秋露儿死死的攥着自己的拳头,闭着眼睛就冲着柱子哥跑了过去,在近一点儿,在近一点儿,等到自己一抓到柱子哥,她就带着柱子哥进自己的工作室,她就不信了,这些小斯还能冲到自己的工作室不成?

    “啊!”明晃晃的利剑突然出现在秋露儿的面前,秋露儿吓得一声尖叫,易世缘一脸嫌弃的看着秋露儿,说道:“胆子这么小,还想上前送死,谁给你的勇气?”

    秋露儿听着这个有一点儿陌生的声音,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易世缘当初撞了自己的那个男子,自己的额头上现在还有一个浅浅的疤痕呢,都是拜这个易世缘所赐。

    “怎么是你?”秋露儿与钱家少爷异口同声的说道。

    易世缘淡淡的看了看还在那儿缠着柱子哥的小斯,没有说话。

    钱家少爷抿了抿嘴,轻轻的摆了摆手,说道:“都下去,都下去,碍手碍脚的,一点儿用都没有。”

    一众小斯急忙捂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哭爹喊娘的退了下去,秋露儿急忙来到柱子哥的面前,这群小斯的身上没有带兵器,都是赤手空拳的肉搏,柱子哥手里面拿着菜刀,让他们近不得身,但是架不住他们人多,还是有很多拳脚落到了柱子哥的身上,柱子哥的嘴角已经被打破,正在那儿流着血,秋露儿手里面也没有什么东西,直接抓着自己要拿去售卖的荷包就要为柱子哥擦嘴。

    柱子哥整个已经被打肿的眼睛,挣扎着说道:“不要,给我擦伤口,这个荷包就要清洗,清洗过一次的荷包是卖不出去,嘶柱子哥没事儿,不就是肿了几块儿地方吗,嘶”

    柱子哥边吸着冷气制止秋露儿,柱子哥的手劲儿很大,秋露儿拗不过她,只能够求助的看向在那儿和钱家少爷瞪眼儿的易世缘,说道:“喂,你身上有没有伤药,借我用一用!”

    易世缘挑了挑眉头,似笑非笑的说道:“不是吧,秋露儿小姐,这就是你和你的恩人说话的态度”

    “易世缘,我现在没心情和你贫,到底有没有?”秋露儿听着易世缘这轻佻的口气,愤怒的吼道,果然,有钱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个易世缘和钱家少爷恐怕也是一丘之貉!

    钱家少爷瞪了瞪眼睛,不可置信的说道:“易世缘,这个小丫头你认识?”

    易世缘淡淡的瞥了钱家少爷一眼,说道:“我易世缘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儿的人吗?我替你算着时间呢,你,已经这样无礼的和我对视了一炷香了,并且欺负了我易世缘的朋友,这事儿,我会和你爹说一说的。”

    钱家少爷大惊,有一点儿害怕的说道:“易世缘,你敢,你不要以为你们家绣坊厉害,你就能够踩在我的头上拉屎,那是你们家绣坊的本事,不是你易世缘的本事,你,你,你给我等着,等着!”

    “你似乎有很多的话想要和我说,既然要说,那么就现在说吧,为什么要等着,易某很忙,还真没有那个时间等你!”易世缘含笑的晃了晃自己手里面的长剑,钱家少爷瞬间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一缕发丝顺着钱家少爷的耳边滑落,几个小斯急忙把钱家少爷围了起来,双腿发颤的看着易世缘,天啊,他们怎么招惹上这位爷了。

    钱家少爷惊恐的捂着自己的耳朵,头都不敢回的往前跑,生怕被易世缘追上一般。

    “喂,我还需要在这儿等着吗?要是不需要的话,我就走了啊!”易世缘很是欠揍的说道,远远的传来钱家少爷发颤的声音:“不用,不用,我刚刚是说着玩儿的,说着玩儿的。”

    易世缘身边儿的小斯安子笑着说道:“这个钱家公子竟然妄想触公子的眉头,真的是不知死活。”

    易世缘淡淡的一笑,说道:“去把本公子的剑捡回来,还有钱家少爷的头发也捡回来,送给这位秋姑娘。”

    秋露儿愣了愣,她要头发做什么呀?她要的是伤药,伤药!

    “易世缘,我刚刚和你说的话你到底听到了没有?”秋露儿看着柱子哥越来越虚弱的身子,焦急的说道。

    易世缘淡淡的看了一眼柱子哥,说道:“有,但是你需要回答我一个问题,这个男的是谁,你的未婚夫吗?”

    “易世缘你说什么呢,这是柱子哥,柱子嫂子对我可好了,你到底有没有伤药,要是没有的话,能够麻烦你帮我买一瓶吗,我不会让你们吃亏,钱我出,你们就跑一趟腿儿就行。”秋露儿焦急的拿着荷包为柱子哥擦拭着伤口。

    易世缘来到秋露儿的身边,看了看秋露儿还绑在头上的绷带,皱了皱眉头,说道:“别动,要不然不给你伤药。”

    秋露儿不知道易世缘要做什么,但是为了伤药,她还是还是没有骨气的妥协了,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面前的男人,易世缘伸出自己修长的手,轻轻的解开秋露儿头上的绷带,当初被马车撞到的地方已经愈合,结了一个丑丑的疤痕。

    易世缘的眉头皱了皱,说道:“伤疤怎么这么深,没有用药吗?”

    秋露儿讥讽的撇了撇嘴,说道:“我的大少爷,你以为人人都像你那样有钱呀,药不需要钱吗?”

    易世缘一时语塞,从自己的怀里面取出来一个药瓶,递到秋露儿的手里面,秋露儿二话不说的接过,直接撒到柱子哥的伤口上,易世缘的眼皮一跳,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个,这个是给你治疗伤疤的灵药,不是伤药,他用这个没用,而且这个药很名贵,你还是自己留着用吧。”

    秋露儿的手僵了僵,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药瓶,说道:“你会有这么好心?”

    “秋露儿,你最好看清楚,今天是我救了你,我怎么就不能这么好心了?”秋露儿的态度让易世缘很是不满,是,他当初撞过秋露儿,但是那也是当初呀,现在明明是现在,咱们能够yi a归yi a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