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 这是不要命了呀

    “怎么会这样。”王家嫂子很是失落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视线一点儿一点儿在秋露儿的身上聚焦:“露儿,要不嫂子在你手里面买吧你手里面不是有一个吗?你年纪小,现在还不是带簪子的时候,要不,你就卖给嫂子吧,嫂子一定不会让你吃亏的,怎么样?”

    秋露儿没有看王家嫂子那一脸期待的样子,视线越过王家嫂子,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个一身蓑衣,头戴斗笠后背背着竹筐的男子的身上,这个人的背影为什么这样眼熟

    她认识的人一共也没有几个,更何况是男人,到底是哪个人?

    出于好奇,秋露儿悄悄的跟了上去,王家嫂子也好奇的跟上了秋露儿的步子,秋露儿这是在干什么?

    跟了一小会儿,秋露儿终于看到斗笠下男子的样子,这一看清,秋露儿直接吓了一大跳,柱子哥怎么还敢来镇上卖鱼,他就不怕被那个纨绔少爷找到吗?这是不要命了呀?

    焦急的想要去追柱子哥的,柱子听到秋露儿的脚步声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脚下的步子更加快了,秋露儿是女孩儿,年纪幼小,步子迈的小,跟的很是吃力,但是秋露儿又不敢叫柱子哥的名字,生怕引来那个纨绔公子身边儿的人的注意,谁知道那个纨绔公子是不是一个记仇的呀,一旦真的记仇,一定会在镇上四处找柱子哥的。

    直到来到一条比较偏僻的小胡同,柱子哥才停了下来,硕大的拳头猛地冲向了秋露儿的小脸砸了过来,秋露儿一惊,身子有一点儿僵硬的想要躲开,嘴上大喊:“柱子哥,是我!”

    柱子急忙收住自己手上的力道,但是大拳头依然到了秋露儿的鼻梁上,吓的秋露儿出了一身的冷汗!

    柱子哥收回自己的拳头,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说道:“怎么是你,我还以为是……”

    说着说着,柱子哥不说了,轻轻的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秋露儿哪里能让柱子哥离开,急忙拉住柱子哥的衣服,说道:“柱子哥,我都知道了,对不起。”

    柱子哥的身子轻轻一颤,仍然没有搭理秋露儿,大手一个用力,就把秋露儿拉着自己衣服的手甩开,大踏步的往前走,秋露儿咬了咬牙,说道:“我要帮嫂子出气,柱子哥,你爱来不来!”

    说完,秋露儿不再纠缠柱子,用比柱子还要快的速度超过柱子,柱子的眼睛眯了眯,说道:“站住,小丫头片子,毛都没长齐,你能对付的了谁?”

    秋露儿不说话,依然往前走,柱子哥这下子急了,这个傻丫头,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儿呀,一旦出事儿了,他媳妇儿还不埋怨死他呀。

    快速的走了几步,一把拉住秋露儿,有一点儿生气的说道:“不许胡闹!”

    “你是谁?关天化日朗朗乾坤,孤男寡女,你们你们两个?”王家嫂子走路慢,好一会儿才追上秋露儿,但是没有想到刚刚追上,看到的就是两个人拉拉扯扯的,气的她脸都白了。

    秋露儿看到王家嫂子跟来了,脸色一僵,急忙解释:“王家嫂子,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人,这个人就是那个卖鱼的,就是那个卖簪子的娘子家的相公。”

    王家嫂子愣了愣,有一点儿犹豫的说道:“渔夫柱子?”

    柱子哥看了看王家嫂子,又看了看秋露儿,对秋露儿说道:“这个人又是谁?”

    “她是我雨儿姐姐未来的大嫂,我们出来是……”

    “我们出来是想向你娘子买一点儿簪子荷包什么的,不知道方不方便?你放心,价钱好说,只要我喜欢,我甚至可以给你市面上更贵的价钱。”秋露儿的话还没有说完,王家嫂子很是不差钱的把话接了过去。

    柱子哥的眉头皱了皱,说道:“原来是这样的呀,正好,我这儿就有,要不,你过来看一看吧。”

    王家嫂子大喜,飞快的来到柱子哥的面前,柱子哥一个擒拿手,直接把王家嫂子打趴下,事情发生的突然,任何人都没有准备,王家嫂子吃痛的大叫,秋露儿不知所措的看着柱子哥,为什么呀?

    “柱子哥,你要是心里面有气,大可以冲着我来,你冲着王家嫂子来算是怎么回事儿呀?”秋露儿有一点儿生气,王家嫂子她虽然也不是很喜欢,但是王家嫂子万万没有替自己挨打的理由。

    柱子哥皱了皱眉头,对秋露儿说道:“傻丫头,钱家那个畜生身边儿的人你何必这样护着她?”

    秋露儿再一次呆住了,王家嫂子疼得哇哇大叫,哭着说道:“露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回事儿?”

    秋露儿听到王家嫂子的哭声,急忙把王家嫂子从柱子哥的大手下面解救了出来,说道:“柱子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她真的是我雨儿姐姐未来的嫂子,不是什么钱家的人。”

    “啊?她真的是你嫂子,那么她怎么能不知道你那些簪子是你做出来的?她跟在你身边不和你要,反而千里迢迢的跑来找我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柱子哥也懵了。

    柱子哥一脸狐疑,秋露儿的脸色有一点儿古怪,王家嫂子的脸色则是难看,王家嫂子算是听明白了,合着她被耍了,什么秋露儿带着她来买簪子呀,秋露儿只是想用这个理由把自己忽悠出来,顺便带上她,秋露儿头上的伤口还没有好,秋家人一定不会允许秋露儿出门儿的,可是让她这个嫂子领着,这个就另当别论了,今天如果不是遇到了这个渔夫柱子,她恐怕要被瞒一路呢。

    秋露儿一脸尴尬的看着王家嫂子,又看了看柱子哥,说道:“嫂子,这事儿我回头和你解释,柱子哥,你怎么又跑到镇上来了,你就不怕那个欺负了嫂子的纨绔子弟再来找你的麻烦?”

    柱子哥脸上神情一愣,愤怒的说道:“我就是冲着他来的,那个姓钱的混账东西,害的你嫂子一直哭,我看的心都要揪起来了,今天我一定要找那个姓钱的做一个了断!”

    看着柱子哥狰狞的脸,秋露儿的心瞬间沉了下来,柱子哥这是要单qiang匹马的去揍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