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章 昨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柱子媳妇儿见秋露儿看出自己的异样,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有一点儿蔫蔫儿的说道:“没事儿,露儿,嫂子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柜子上面有一个小布包,你拿过来看一看,那里面都是昨天嫂子去卖簪子和荷包挣来的钱,还有两个荷包没有迈出去,都是按照我们之间说的价钱卖的,你看看数量对不对。”

    秋露儿的眼睛亮了亮了,开心的拿过柜子上的布包,说道:“竟然真的卖出去了,这么多,嫂子,你真厉害!”

    秋露儿数了数布包里面的银子,足足一百文钱,这样的数目,在农家可不是小数目,之前秋雨儿为了五十文钱的帕子直接把秋露儿本尊折腾死了,可见这些钱有多少了。

    可是,卖了钱这难道不是应该高兴的事儿了,嫂子为什么哭了,而且似乎很难过似的。

    秋露儿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东西,直接塞到柱子媳妇儿的手里面,说道:“嫂子,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事儿这样伤心,难过,我也不想问,不想知道,这是你的,但是我希望你开开心心的,这些给你,我分文不要,只要嫂子能够开开心心的比什么都重要。”

    柱子媳妇儿冷冷的看着自己手里面的小布包,吸了吸自己的鼻子,有一点儿愧疚的对秋露儿说道:“露儿,嫂子以后可能不能帮你卖这些东西了,这些钱,你拿回去吧,嫂子以后帮不上你了。”

    秋露儿呆了呆,有一点儿惊慌的说道:“嫂子,我没有理由让你帮我,你可以随时拒绝我,但是我想知道为什么?嫂子,昨天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一说到昨天,柱子媳妇儿就在那儿呜呜的哭,这个时候,柱子也回来了,柱子的手里面拿着一个油纸包,里面散发着淡淡的肉香味儿,应该是给嫂子买的吃的。

    秋露儿看到柱子哥回来了,大喜:“柱子哥,嫂子到底怎么了,你快来劝一劝呀,我不会哄人。”

    柱子哥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来到柱子媳妇儿的身边,一把把秋露儿推开,并且把柱子媳妇放在一边儿的小布包直接塞到了秋露儿的怀里面,生气的说道:“拿着你的东西赶紧走,以后不要来我家了,你想卖东西,自己去卖去,别找我们,走,马上走!”

    秋露儿听到这样说更懵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柱子哥和柱子媳妇儿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难道是因为自己手里面的这些东西,难道是昨天柱子媳妇儿在外面卖东西的时候被人欺负了,所以柱子媳妇儿才会哭,柱子哥才会这样生气。

    一想到柱子媳妇儿可能因为帮自己买东西而被欺负,秋露儿的脸色也跟着不好看了起来。

    “柱子哥,嫂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能够告诉露儿吗?你们这样,露儿害怕!”说着说着,秋露儿竟然吧嗒吧嗒的掉起了眼睛,一个孩子的哭泣杀伤力无疑是巨大的,更何况秋露儿还是柱子媳妇儿很喜欢的孩子,秋露儿不想欺骗柱子媳妇儿的感情,但是现在柱子一家人都不理她,她只是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已,她没有办法,只能用这样的法子探听她想知道的一切。

    柱子媳妇儿看到秋露儿哭了,自己哭的更加的厉害,柱子心疼至极,愤怒的冲着秋露儿吼道:“滚,再也不要来我家,再也不要来我家!”

    秋露儿被柱子哥的大嗓门儿吓到了,眨了眨眼睛,泪水瞬间就憋了回去,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离开,现在柱子哥和柱子媳妇儿的情绪都异常的不稳定,还是让他们先稳定一下情绪再说其它的事情吧。

    秋露儿手里面拿着小小的布包,心事重重的走到了家里面,纪氏早早的就在屋门口迎接秋露儿,她想第一时间知道他们的荷包到底有没有卖出去,当纪氏看到秋露儿一脸落寞的回来,有一点儿失落的叹了一口气,安慰的拍了拍秋露儿的脑袋,说道:“没事儿,不就是没有卖出去吗?多大的事儿呀,今天卖不出去,不是还有明天,还有后天吗,这做生意,哪有那么容易的呀?”

    秋露儿紧了紧自己手里面的布包,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说东西已经卖出去的事儿,她现在这个样子,一点儿卖出去东西的欢喜都没有,她不想让纪氏担心,干脆就把这事儿瞒了下来。

    回到屋里面就看到霜儿在那儿绣花,一个个精致的荷包在霜儿的手里面浮现出来,看到秋露儿回来,立马拿过来一个她刚刚绣好的荷包,开心的说道:“露儿,你看,你看这个荷包好不好看,我在上面绣了鸳鸯,我的绣工没有娘好,你说,我这样的绣工能够卖出去吗?”

    看着秋霜儿那一脸期待的小脸儿,秋露儿沉默了片刻,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能,一定能的,姐,你好好绣,然后我亲自拿去卖,我一定要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秋露儿嘀嘀咕咕的说道,秋霜儿的心思都在自己手里面的荷包上,没有听清秋露儿最后那句说的是什么,也没有问,继续绣自己的荷包。

    随手把从柱子媳妇儿那带来的小布包放到了自己的工作室里面,一个人静静的躺在炕上思考!

    “刚刚我老远儿就看到露儿妹妹回来了,露儿妹妹现在可还在屋里面,我能进来吗?”王家嫂子站在门口温柔的说道。

    秋露儿皱了皱眉头,王家嫂子怎么跑到他们这儿来了呀?

    本来想不见的,和一个假怀孕的人走的太近能够有什么好处呀?但是一想到王家是生活在镇上的人家,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家,没准儿这个王家嫂子能够知道柱子媳妇儿为什么会那样,毕竟这事儿是王家家门口的事儿,他们知道的一定多一点儿。

    “来啦”秋露儿动了动身子,就想去开门,霜儿死命的拉着秋露儿的手,晃了晃自己手里面的荷包,有一点儿为难的说道:“不能让她进来,我们的东西还没有收拾呢,让她看到了不好。”

    秋露儿冲着秋霜儿露出了一个安心的眼神,说道:“霜儿姐,你出去开心,这儿我收拾,保准她看不出来。”

    秋霜儿看着秋露儿的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磨磨蹭蹭的开开了房门,让王家嫂子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