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我真的知道错了

    柱子媳妇儿本来就在屋子里面,秋露儿的话自然也听到了耳朵里面,恼羞成怒的跑了出来,故作生气的说道:“你这个小丫头,说什么浑话呢,还不快跟我进去。”

    秋露儿嘻嘻一笑,看了看柱子大哥,又看了看柱子媳妇儿,笑着说道:“那么柱子大哥呢,要不要一起进来?”

    柱子大哥偷偷的看了看柱子媳妇儿的脸,没有说话,柱子媳妇儿眼睛一瞪,恼羞成怒的说道:“他进来干什么吗?等到他把渔网收拾好了自己就进来了,这儿是他家,我还能管得了他不成?”

    秋露儿嘻嘻一笑,大声的说道:“柱子大哥,我嫂子的意思是让你进来,但是她自己不好意思说,你什么时候收拾完渔网还不是看你自己的心情来呀?哈哈哈~啊啊,嫂子,我错了,我错了,不要挠我的痒痒,我真的知道错了。”

    屋里面,秋露儿和柱子媳妇儿闹成了一圈儿,屋外,柱子的脸通红,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门口的方向,嘟嘟囔囔的说道;“甜儿那样喜欢孩子,要不晚上再努努力,他们自己生一个孩子吧。”

    “嫂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饶了我吧,你看你看,我带什么东西来了?”秋露儿急忙把自己工作室里面的大红花样拿了出来,放在柱子媳妇儿的面前,柱子媳妇儿看了看,一脸喜爱的说道:“真好看,这些东西都是你连夜做出来的?”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是自然,嫂子,你做出来多少簪子了,咱们先弄上一个看一看,要不大小不合适,我这边儿在修改,我现在没敢多做,就怕大小不合适。”

    “傻孩子,这个有什么大小不合的呀,不就是一根儿棍儿,上面跟了是一朵儿花吗?不管大了还是小了,都好看。”柱子媳妇儿笑着说道,转身去拿自己做好的簪子去了。

    秋露儿无声的在心里面嘟囔着,这个自然是分大小的了,咱们可以随便来呢,任何东西都是有一定的比例的,她做出来的大小,都是自己摸索着来的,到时候还是要把花样儿安到簪子上,然后在头上比划比划最后才能够确认到底做多大的。

    柱子媳妇儿很快拿出来两根簪子,有一点儿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没有想到你能够做出来这么多,嫂子没用,只做出来两个簪子,你看。”

    秋露儿笑了笑,说道:“没事儿,打磨簪子本来就是一个精雕细琢的活,你看我做这些花儿挺麻烦的,其实快着呢,嫂子,我们先把这个簪子和花儿安到一起看一看好不好看,这个东西我有一点儿不会弄,之前都是自己一点儿一点儿摸索着来的,也就能够糊弄糊弄自己家人罢了,拿出去卖就有一点儿不好看了,嫂子,不会安吗?”

    秋露儿可怜巴巴的看着柱子媳妇,柱子媳妇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当然会了,不瞒你说,我小的时候喜欢这些首饰,我自己也做过,可是我的手没有你这么巧,做出来的东西实在是难看,最后就放弃了,好了,你看看这样行不行。”

    柱子媳妇儿的手很快,一会儿的功夫,说话的功夫就把簪子组装好了,秋露儿接过组装好的簪子,拿在手里面把玩了一下,又在柱子媳妇儿的头上比量了几下,皱了皱眉头,说道:“嫂子,你这儿有纸笔了,这些花样儿的样式大小还要改一改,我怕我脑子记不住,想要记下来。”

    柱子媳妇儿有一点儿憨厚的挠了挠脑袋,说道:“我和我家柱子都不识字,家里面根本就没有毛笔和纸,这真是不好意思。”

    秋露儿先是愣了愣,然后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毛笔这个东西她似乎也不会……

    轻轻的咳了咳。说道:“没事儿,嫂子,我带了这个。”

    秋露儿把自己的手伸到了工作室里面,拿出来一小块儿画粉儿,其实就是肥皂片儿,刚刚买回来的还没有拆开包装的肥皂是软的,就在这个时候,服装厂的工人会用刀把肥皂切割成很多正方形小方块儿,然后趁着肥皂还是软的,用砖头一下一下的把小肥皂块儿拍扁,直到排成一个个只有两毫米厚的椭圆形肥皂片儿,风干,干了的肥皂片儿比粉笔都好用,可以在布料上画出白色的线,因为是肥皂片儿,遇水就化,非常容易清洗,所以这个画粉儿一直都是服装厂工人的最爱。

    画粉儿有了,但是没有布了,秋露儿没有办法,只能够把刚刚忽悠秋雨儿的那件儿衣服又拿了出来,摊好,肥皂片儿直接放在衣服上,然后开始比划自己手里面的簪子。

    自从秋露儿把肥皂片儿拿出来,柱子媳妇儿的眼睛就长在了肥皂片儿上,一脸惊奇的看着肥皂片儿,说道:“这个是什么东西?晶莹剔透的,还挺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