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7章 用完了给我送回来

    秋露儿痛痛快快的说道:“奶,露儿眼神儿好,要是奶不嫌弃的话,爷奶的衣服就给露儿缝补吧。”

    奶笑了,说道:“在柜子里面有一个小花布包,你先把那些拿走吧。”

    秋露儿眼神闪了闪,这是早有准备呀,东西都给自己打包好了,这个速度够可以的呀。

    秋露儿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打开了柜子,一打开柜子,就看到那个小布包了,秋露儿颠了颠重量,奶还真是实惠呀,这一小布包衣服,最起码也有五件儿,秋露儿缝衣服细致,一件儿衣服都要摆弄好久,这五件儿衣服,她有的忙了。

    “奶,是这个吗?”秋露儿扬了扬自己手里面的布包,奶看了一眼,说道:“就是这个,不用缝的太好,照着你娘穿的那件儿缝儿就成!”

    秋露儿轻轻的点了点头,心里面有一点儿无语,我说奶奶呀,你从哪儿看出来我给我娘缝的那一件儿是随便而缝的呀?那件儿明明是最用心的好不好呀?

    偷偷的翻了一个白眼儿,没敢让奶发现,抱着衣服就要离开,在路过墙角的时候,秋露儿看到摆在墙角的一篮子碎布头,眼睛亮了亮,奶这屋的碎布头可比他们四房的好多了,各种颜色的应有尽有,而且布头的个头也大。

    秋露儿笑眯眯的看了看奶,开心的说道:“奶,这个就给我呗?爷奶的衣服金贵,我们那儿恐怕没有拿得出手的碎布做补丁。”

    奶皱了皱眉头,说道;“用完了给我送回来,不许私藏。”

    秋露儿的眉头轻轻的挑了挑,几块碎布头还要这样计较?呵呵!

    “知道了!”秋露儿一手那个衣服,一手拿着装着碎布头的篮子,你让我不许贪污我就不贪污了呀,几块碎布头也要和我计较,我真的姓秋吗,我当时受伤了,我的病情你没有问一句,现在用到我了连一点儿破布头都不给我,要不是四房的家底儿太空,连一点儿动工的边角料都没有,她何苦到处扒拉这些碎布头呀,等到我用这些布头挣到钱了,你们最好记着现在都是怎么为难我的。

    唉,为了让四房的日子好过一点儿,姐容易吗?

    秋露儿找了一个机会就跑到自己的工作室里面忙了起来,没有第一时间去为奶缝补衣服,反而是第一时间弄了一个流苏簪子,流苏是用雨儿的大红嫁衣的边角料做的,红红的很是喜庆。

    簪子自然还是木头的,秋露儿也想用铁簪子,但是铁器太金贵,放在家里面都是做锄头这一类农具用的,秋露儿根本就碰不到,秋露儿实在是弄不到铁棍儿,只能够继续用木棍儿将就一下了。

    拿着大红的流苏簪子左看右看,又在自己的头上比划了几下,这样的东西,应该会有人买吧,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不爱美的姑娘呀?而且这大红色这样的喜气,早早的买回去等到嫁人的时候带上也是很喜庆的。

    只是这个东西卖多少钱为好呢,理论上问雨儿是最方便的,她马上就要大婚了,各种首饰的价钱她或多或少都会知道的。

    但是现在还不能让雨儿知道,雨儿可是一个喜欢得寸进尺的主,一旦让雨儿知道她的那一点儿破布头能够做出这样好看的首饰,一定会狠狠的讹她一顿,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她可以送雨儿一些大红首饰,但是绝对不会是现在。

    思来想去,秋露儿的脑子里面突然浮现出一个人,柱子媳妇儿,那个想要过继自己的柱子媳妇儿,她也是刚刚大婚不久,这些事儿她一定知道,而且她挺喜欢自己的,应该不会故意骗自己,她给自己的报价应该是最实诚的,而且她家的条件好,又是新媳妇儿,带一点儿大红的首饰也不会有人说什么,没准儿这第一个簪子就会这样卖出去呢。

    说干就干,秋露儿素来都是一个急性子,有什么做什么,既然已经决定了,秋露儿就不会拖拖拉拉的,血一样的教训告诉秋露儿,想做就做,拖下去到最后哭的只能是你自己,比如减肥!

    打听了一下,风风火火的来到柱子媳妇儿家,柱子媳妇儿正在那儿洗衣服,看到秋露儿来了,神情有一点儿尴尬,扭扭捏捏的冲着秋露儿打招呼:“你怎么来了?”

    秋露儿扯了扯嘴角,知道柱子媳妇儿是因为当初要过继自己的事儿尴尬呢,故意没心没肺的说道:“嫂子,我柱子哥在家吗?”

    秋露儿没有叫柱子媳妇儿婶娘,而是叫嫂子,这是要与柱子媳妇儿平辈相交呢。

    柱子媳妇儿神色微缓,说道:“你,你是来找你柱子哥的?她去打鱼去了,没在家,有什么事儿你告诉我,我转告他也是一样的。”

    秋露儿的眼睛亮了亮,没在家才好呢,女人家的事儿,柱子一个大男人在家她还有一点儿不好意思呢,毕竟这是秋露儿第一次上门推销东西,神秘兮兮的把门关上,笑着对柱子媳妇儿说道:“我才不找柱子哥呢,我就是来找嫂子的,嫂子,看看这个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