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章 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秋家虽然种水稻,但是每年都只留一点点水稻作为口粮,其他的全部买到镇上,县城,平日里,家里面都吃又顶饿,产量又高的玉米,青菜里面也是少有肉星儿。

    裴氏往雨儿的碗里面夹了一筷子菜,偷偷摸摸的在菜里面夹了一片儿肉给雨儿吃,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说什么,但是这样的行为一旦发生了三房四房的身上,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在秋家,肉只有男丁才能够吃到,她们这些女的,平日里几乎是吃不到的,除非是过节或者家里面有什么大喜事儿的时候才能够吃到一点儿。

    但是这样的规矩对二房没用,二房在夹肉的时候,只要是做的不是很明显,奶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谁让人家裴氏有一个有钱的娘家呢,虽然这个娘家不怎么管裴氏,但凡裴氏的娘家接济一点儿,雨儿也不至于拿不出嫁妆。

    秋露儿捧着自己手里面的苞米粥刺溜刺溜的吃着,好香呀,古代的东西都是纯天然的,再加上火候把握的好,吃到肚子里面那叫一个舒服,秋露儿直接捧着碗,就着自己面前的腌黄瓜吃的开开心心的。

    这样的秋露儿,看的纪氏一阵心疼,冲着自己面前的青菜夹了一下,放到秋露儿的碗里面,红着眼睛说道:“不要光吃饭,吃一点儿菜,你都瘦了!”

    露儿看了看自己碗里面的青菜,甜甜的笑了,轻轻的咬了一口,嗯,怎么说呢,只能说是原汁原味,没有什么多余的调料味儿油味儿,吃起来倒是健康,但是她还是觉得自己面前这盘儿没有人动的腌黄瓜就着自己手里面的苞米粥更好吃呀!

    还算是和睦的吃完了晚饭,就在秋露儿想要拍拍屁股走人去弄自己的头绳的时候,奶出声了:“露儿,待会儿到奶屋里面,让奶好好看一看你身上的伤好没好。”

    奶突然的关心让秋露儿愣了愣,在记忆里面,奶素来都是很冷淡的呀,今天这是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秋露儿有一点儿不想去,总觉得这里面有事儿,秋父的心眼儿不多,看到秋露儿得到奶的关心,开心坏了,急忙把秋露儿往奶的屋子里面推,开心的说道:“好好和你奶说话,要懂礼貌知道吗?”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已经到门口的自己,很是认真的想了想,她刚刚有说要来吗?有吗?她怎么不记得呀?

    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爹,你就放心吧,露儿已经是大孩子了,知道该怎么做!”

    秋父欣慰的点了点头,握了握站在一边儿的纪氏的手,开心的说道;“咱家露儿要是能够在娘眼前得眼,以后就有福气了。”

    纪氏重重的点了点头,当爹娘的没有本事,只能够靠孩子自己努力,在别的地方找门路了。

    秋雨儿好奇的看着秋露儿,对裴氏说道:“娘,奶为什么会突然找秋露儿那个丫头?”

    裴氏皱了皱眉头,轻轻的拍了拍秋雨儿的后背,说道:“没事儿,快回去绣嫁衣,再不赶紧一点儿,嫁衣就出不来了。”

    秋雨儿撇了撇嘴,嘟嘟囔囔的说道:“秋露儿的绣工不是很好吗?让她来不就完了吗?”

    “你说什么?”裴氏瞪眼,她和三房四房的关系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这个闺女,怎么这么不懂事儿呀。

    秋雨儿没敢再说话,和秋雪儿回屋继续绣嫁衣去了。

    来到主屋的秋露儿好奇的看着奶,奶用更加好奇的眼神看着秋露儿,这个孩子,以前一来到主屋就怕生什么似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胆子竟然这么大,难道是知道叫她来是为了什么,所以才会这样有底气?

    奶皱了皱眉头,看了看秋露儿那干净的眼睛,说道:“养了这么多天了?伤好了没有?”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如实说道:“好多了,但是身子还是会时不时的发虚,浑身冒冷汗。”

    秋露儿心里面知道,这是营养跟不上再加上这里各方面条件都不好,卫生不过关,弄的秋露儿有一点儿发烧了,秋露儿怕秋父和纪氏担心,自己发烧的事儿就瞒了下来,反正说出来也没有什么用,他们也不能给自己弄到药。

    奶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既然身子还没有好,那就待在屋里面好好的歇着,闲来无事给长辈缝补一下衣服也是好的,你们年轻,眼神儿好,不像奶,想要缝衣服,但是眼睛已经跟不上了,看不清了。”

    秋露儿笑了,果然是为了这事儿,今天秋父和纪氏穿着秋露儿改良过的衣服招摇过市,果然让奶注意到了,这也没有什么,为家里面的老人缝补一下衣服这个还是可以有的,秋露儿是不会挑这样的理的,虽然在秋露儿的记忆里面奶对她并不友好,对它们四房并不友好,但是奶对小风还是不错的,看在小风的面子上,这活她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