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 十个一个也不能少

    秋雨儿哼了一声,说道:“赶紧绣你的就是了,管这么多干什么,对了,露儿来了的事儿,不许和爹娘说,至于为什么,回头和你解释,对了,我们之前剪下来的那些红色的碎布头哪儿去了?”

    秋雨儿一回到二房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秋雪儿的脸色微微变了变,说道:“姐,你不说是好了,那些碎布头给我了吗?你这是要反悔了?”

    “赶紧拿出来,你要是不听话的话,小心我告诉娘去。”秋雨儿眼睛一瞪,这个雪儿,竟然敢质疑自己?这些明明都是自己的东西,自己难道还没有分配的权利了吗?

    秋雪儿有一点儿害怕的缩了缩什么,从角落里面拿出一个小篮子,递到秋雨儿的手里面,委屈的说道:“姐不要生气,都在这儿呢。”

    秋雨儿的眼睛亮了亮,一把把一篮子的的碎布头都塞到秋露儿的手里面,说道:“我要十个,够不够?”

    秋雨儿一想到自己手里面马上就会有那么多头绳,等到他嫁人,拿着这些头绳贿赂大姑子小姨子,把她们一个个都弄开心了,她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很舒坦的,至少比在秋家强百倍。

    秋露儿看了看手里面的篮子,淡淡的笑了,说道:“成交!等到你出嫁那天,我一定给你弄好。”

    “那么晚?”秋雨儿有一点儿不满,秋露儿立马就把手里面的篮子放到地上,说道:“嫌慢,那么你就自己来吧,看一看这个东西到底好不好弄。”

    “唉唉唉,你别走呀,我答应你还不成吗?记着,十个一个也不能少呀!”秋雨儿大声的说道,秋露儿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布头,笑了,十个?一百个都做得出来。

    心满意足的拿着这些碎布头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她终于有事儿做的。

    红布,在古代本来就是金贵的东西,更何况是红布做的首饰,更是金贵的不要不要的,看着一篮子的红布头,秋露儿似乎看到了商机,在秋露儿的记忆里面,这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根本就没有什么首饰,红头绳几乎是姑娘们的标配,有钱的人家会让自己家的女眷带上素银簪子素银手镯什么的,但是不好看呀。

    谁让好看的东西都那么贵呢,而且在村儿里面也买不到好看的东西,想要买好看的,都要去镇上或者县城里面,那里的东西都死贵死贵的,可不是他们这样的人家能够消费的起的。

    但是现在他们消费的起呀,头绳上带两朵精致的小花,她做起来也不麻烦,就是一点儿技巧问题罢了。

    在秋露儿的强烈要求下,秋父与纪氏都穿上了秋露儿给他们翻新的新衣裳来到了饭桌,秋露儿的身子已经好了很多,吃饭的时候不需要再赖在屋子里面,而是与一家人坐在饭桌上吃饭。

    不出所料,秋父与纪氏刚刚来到饭桌上,就被几双眼睛盯上了,二房裴氏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纪氏身上的衣服,阴阳怪气儿的说道:“呦,四妹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呀,竟然给自己做起了新衣裳,怎么没见你好好的孝敬孝敬爹娘呀?我家雨儿还在这儿等着嫁妆呢,也没见你们四房有什么表示!”

    秋父是一个老实的,看到自己被二房误会了,急忙解释道:“这不是新衣裳,都是旧衣,是露儿给改的,露儿这几天天天在炕上养伤,闲不住,就那衣服出来改了改。”

    三房包氏羡慕的看了看纪氏身上的衣裳,说道:“露儿真是好本事,有这样的手艺傍身,以后也能够找到一个好人家嫁了。”

    二房的裴氏一听到三房包氏这样说,立马就不乐意了,她闺女雨儿的绣工不好,要不然也不能够让雪儿成天在雨儿那儿帮忙绣,按理说嫁衣这样的东西都是新娘子自己来的,但是雨儿的绣工实在是一言难尽,而且雨儿要许配的人家也没有好到那儿去,就是一户中规中矩的庄稼人,但是人家的条件可是比秋家好多了,毕竟秋雨儿是秋家的长女,娶了一个长女,是还有面子的。

    但是裴氏这个当妈的还是觉得委屈了自己的闺女,只是秋家实在是没有本事给雨儿找更好的人家,人家好人家也是挑姑娘的,她家雨儿没有什么一技之长,空有一把力气,长得也是中规中矩的,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所以只能够委屈了。

    现在裴氏听到包氏说露儿以后一定能够找一个好人家,不是就在这儿暗讽她家的雨儿没有嫁到好人家,以后露儿嫁的一定会比雨儿好吗?

    “三妹,你家雾儿以后嫁的应该也比不上露儿吧?”敢挤兑她,她就不会挤兑回来吗裴氏冷冷的说道。

    包氏的脸色有一点儿讪讪的,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筷子冲着自己面前的那一盘没有一点儿肉星儿的青菜夹了过去,把夹到的菜放到雾儿的碗里面,包氏自己则是不吃,只是一口一口的喝着苞米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