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章 忙活了一下午也算是值了

    秋露儿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待在家里面养着,纪氏心疼闺女,什么活都不让秋露儿做,秋露儿不干活,秋露儿的姐姐秋霜儿就苦了一点儿,天天都有好多的衣服要洗,以前都是秋露儿和秋霜儿一起洗大人们换洗下来的赃衣服的,现在,只能够让秋霜儿一个人做了,秋露儿心里面有一点儿过意不去,想要帮着分担一点儿,秋霜儿很是老成的把秋露儿好一通训斥,弄的秋露儿一阵郁闷。

    只能够捧来一堆纪氏秋父霜儿小风的破衣裳,关上房门来到自己的工作室用心缝补,翻新,她毕竟只有一双手,这么多破衣服,也是一个不小的工程呢。

    当晚,秋露儿开心的拿着自己刚刚翻新过的衣服,献宝似的来到秋父的面前,开心的说道:“爹,这是露儿刚刚给你改的衣服,你穿上试一试,看看合不合身?”

    秋父的这身衣服有一点儿小,似乎并不是秋父的衣服,穿在秋父的身上并不是很合身,袖子底摆都短,腰身出奇的肥,这样的衣服并不好改,但是也不是不能改。

    就是过于麻烦,几乎要把衣服整个拆了才可以改好,秋父心疼媳妇儿,从来没让纪氏这样做过,但是秋露儿是谁呀,她可是有机器的人,这一点儿事儿还能够难得住秋露儿?

    不过是几个小时的时间,秋露儿就把衣服弄好了,秋露儿本身就是服装厂工人出身,那眼睛和尺子没有什么两样,看一下秋父的身高,肩宽,腰围什么的,就把秋父的身材看的清清楚楚,秋露儿准保这衣服穿在身上大小合适的没话说。

    秋父开心的接过秋露儿递过来的衣服,笑着说道:“我怎么觉得我这衣服有一点儿不一样了?但是哪儿不一样我还说不上来。”

    纪氏看了一眼秋父手里面的衣服,欣喜的说道:“露儿的针线活真的是越来越好了,这衣服被露儿改的,跟新的似的,一点儿也看不出来是多少年的旧衣裳。”

    纪氏一眼就看到那些补丁上紧密匀称的针脚,欣慰的笑了,只有很贤惠的姑娘还会有一手好绣工,自己的闺女以后一定是一个贤惠的。

    “爹,你快穿上试一试,要是不合身的话,露儿再改一改。”秋露儿做过无数的衣服,时装,泳装,冲锋衣,羽绒服什么的都做过,但是独独没有给自己的父亲母亲做过衣服,虽然这是旧衣服翻新的,但是好歹也是自己动手做出来的衣服,她想看一看父亲穿上自己做的衣服之后开心的笑脸,这样,她忙活了一下午也算是值了。

    秋父开心的笑了,说道:“好,爹这就换上给露儿看一看。”

    说完,秋父就在秋露儿面前宽衣解带,都是自家人,秋父也没有什么顾忌的,而且他们这穷乡僻壤的规矩本来就少,不像镇上和县城,走一步路都是规矩。

    秋露儿呆住了,虽然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但是这也是一个男的好吗?她,她的真实年龄可是25岁呀,这样,这样真的好吗?

    秋露儿瞬间就尴尬了,捂着自己的脸就跑了出去,还不忘说了一句:“爹爹不知羞~”

    纪氏本来还没有什么反映,一听到秋露儿的话,脸也跟着红了起来,布满老茧的手狠狠的掐了一下秋父身上的软肉,恶狠狠的说道:“不知羞,快去里屋换去,闺女都长大了,你怎么还在闺女面前换衣服?”

    秋父一脸无辜的看了纪氏,这是闺女自己要求的……

    迫于纪氏的y wei,最后秋父还是到里屋换衣服去了,纪氏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看了看门口的方向,低低的嘟囔道:“雨儿要嫁人了,自己家这两个闺女心思也大了,知道害羞了,也快到嫁人的年纪了,不行,她还要偷偷的绣几块儿帕子,也好给自己闺女做嫁妆,秋家老太太是指望不上的,连二房嫁闺女,老太太都没有给什么钱,更何况是从来都不怎么受老太太待见的四房呀?”

    “爹,换好了吗?好了我就进来了啊?”秋露儿守在门口好奇的冲着里屋说道。

    纪氏看了看站在门口一脸开心的秋父,笑了笑,说道:“进来吧,你爹正在屋里面臭美呢。”

    “说什么呢,怎么能在孩子面前说这些?”秋父有一点儿尴尬,但是那眉眼之间的开心怎么藏也藏不住。

    秋露儿蹦蹦跳跳的来到屋子里面,看着自己帅帅的爹爹,满意的笑了。

    这一身衣服本来是那种宽松的衣服,就是袖子短了一点儿,下摆短了一点儿,腰身很肥,在秋露儿看来,这个就是一个有胳膊的da a袋,秋露儿看到这种款式的衣服,职业病立马就来了,一剪子就把衣服一分为二,找了一个同色的大布条,重新做了一个修身的腰,腰部多了一大块儿布条,底摆的长度一下子就够了,再就是袖口过短的问题了,秋露儿用做腰的边角料做了两个袖子,然后又比划了半天,按照秋父的身形给衣服做了好一通瘦身,裁裁剪剪,又剪下来很多碎布头,这些布头正好用来翻新以前的补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