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章 眼眶有一点儿湿润

    秋家太穷,没有钱给她买药,一切都要靠她自己小心的养着。

    在古代,医疗设备落后,一个小小的感冒都能够死人呢。

    本来浑身乏力,昏昏沉沉的,但是秋露儿真的闭上眼睛休息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一点儿也睡不着,无奈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简单的屋子,陷入了沉思。

    她要怎么才能够改变她们四房的现状呀?秋家都是农民,靠家里面的那一点儿水田旱地为生,闲下来的时候,家里面的女眷能够秀一点儿东西拿去镇上买,男丁则会拼命的开垦荒地,争取来年家里面能够有更多的田地,有更多的收成,这就是秋家的所有经济来源。

    秋家人多地少,大房生了一个儿子,并且考上了秀才,在镇上教书,大房一大家都搬到镇上住,靠儿子的那一点儿银钱度日,剩下的钱都留着买书,考取功名用了,入不敷出,时常像家里面伸手要钱。

    至于是不是真的入不敷出,这个就只有大房自己知道了,反正这都是大房的说辞,大房的人是指望不上的。

    二房有两个闺女,大闺女秋雨儿,马上就要出嫁,正在那儿四处扒拉嫁妆呢,二姑娘秋雪儿年纪也不小了,眼瞅着也要嫁人了,这嫁妆又是一笔钱,三房就一个姑娘秋雾儿,年纪比秋风还要小上几个月,家里面没有什么花销,而且三房与他们四房的关系不错,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头绪,干脆不想来。

    秋露儿无聊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突然发现自己的右手中指上有一个暗红色的心形胎记,秋露儿愣了愣,自娱自乐的嘀咕道:“姐这一世的身份不会是哪个大族遗落在民间的小姐吧?电视剧里面不都是这样演的吗?呵呵,不吹了,秋露儿,你刚有了爸妈,你就想要身份?你怎么不上天呢?”

    不过,这个胎记还挺好看的,挺像戒指纹身的,轻轻的抚摸着自己手上的戒指纹身,不对,是胎记,秋露儿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眼前是一间不大的屋子,屋子里面摆放着几台缝纫机, a边儿机,平缝机,加密机,绣花机,电熨斗等等等等。

    秋露儿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眼前的一切,这,这不是自己的工作间吗?

    秋露儿是一个服装厂的流水线工人,凭借着自己在工厂的好人缘儿,买到了不少工厂里面的各种缝纫机,秋露儿喜欢设计衣服,平日里自己穿的衣服都是自己在这个工作间里面做出来的,既省钱还结实,后来在街坊四邻面前也有了一点儿名气,那些爷爷奶奶,大爷大妈们,还有一些特别胖的,或者个子特别高的,经常找秋露儿定做衣服,这也让秋露儿有了一笔不小的外快,为数不多的工资加上自己闲暇接接私活,小日子过的也挺滋润的。

    只是没有想到,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工作室,竟然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看着熟悉的一切,秋露儿的眼眶有一点儿湿润!

    “露儿,娘把鸡蛋羹给你端来了,快趁热吃。”纪氏手里面捧着一个大碗,里面是水嫩嫩的鸡蛋羹,就是颜色有一点儿淡,看来是加了不少的水。

    秋露儿恍惚的看着已经进来的纪氏,又看了看自己面前古色古香的屋子,愣了愣,她是怎么从自己的工作室里面出来的?

    “怎么了,露儿,是不是那儿不舒服呀?”纪氏看到秋露儿呆呆的看着自己,也不说话,吓坏了。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死死的盯着纪氏拿着碗的手,说道:“娘,你衣角破了,脱下来,我帮你补一补吧?”

    纪氏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眼眶瞬间就湿了,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露儿懂事儿了,来,先吃饭,快吃,可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