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 四房就不是人了?

    秋露儿哭了,霜儿也跟着哭了起来,两个孩子一起哭,可谓是震耳欲聋,奶的脸色变了,生气的说道:“哭哭哭,就知道哭!这不是还没死吗?”

    一听到死这个字,霜儿哭的更加厉害了,害怕的抱住秋露儿瘦小的身子,笨拙的揉着秋露儿的脑袋,哭着说道:“露儿不死,露儿不死!”

    被一个这样小的孩子安慰,别扭是有的,但是更多的还是感动。

    “哇~姐姐,姐姐!”霜儿哭的太情真意切,肝肠寸断了,直接惊动了刚刚回来的秋风,小风听到霜儿哭,他也跟着哭了起来,跟在小风身后的纪氏与秋父脸色都难看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孩子们怎么都哭了?

    秋露儿听到秋风的哭声,知道纪氏和秋父回来了,大声的哭喊道:“爹娘,露儿害怕!”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不心疼自己闺女的爸妈,尤其是秋露儿刚刚捡回一条命来,还在养身体阶段,纪氏这个做娘的听到闺女哭,瞬间就受不了了,哭着推开主屋的门,一把把秋露儿和秋霜儿抱在一起,秋风也小跑的凑到纪氏的怀里面,哭着不停。

    秋父还算是比较克制,但是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因为家里面活多,在得知秋露儿出事儿了之后,老太太没允许秋父跟回来,只让纪氏和几个孩子去把秋露儿接了回来,秋父是一个孝子,不敢忤逆自己的母亲,只能够眼巴巴的在地里面等着。

    这会儿他回来了,看到自己的闺女伤成这样,心都揪到了一起,有一点儿生气的说道:“娘,秋露儿年纪还小,要是有什么不懂事儿的地方,您多担待一下,有什么错,我来扛,求您不要冲着孩子发火,孩子还受着伤呢。”

    秋父心疼坏了,来到秋露儿身边,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的女儿。

    秋霜儿看了看自己这个便宜父亲,在心里面勾了勾嘴角,还可以嘛,看到自己受了委屈,还知道忤逆一下老太太,在秋露儿的记忆里面,秋父可是极少干这样的事儿的,看来今天,秋父是真的心疼秋露儿了。

    “不是吧,孩子都这样的,老太太还训斥呀?这真是老太太的亲孙女儿吗?”跟着孙父一起回来的邻居有一点儿不可置信的说道。

    “柱子媳妇儿,你刚刚嫁过来你是不知道这秋家老太太的脾气,在别家,这样的事儿不可能发生,但是这事儿发生在秋家老太太身上,尤其还是四房的身上,这就一点儿也不意外了。”

    “刘婶儿,为什么呀?四房就不是人了?”

    “哈哈,四房媳妇是纪寡妇的闺女,后来纪寡妇死了,这个闺女就被秋家收留,做了四房的媳妇儿,一个没有娘家的媳妇儿,在婆家,能够有什么地位呀!”刘婶儿有一点儿唏嘘的说道。

    “不是,这也太欺负人乱吧,寡妇的闺女怎么了呀,难道就不是一个清清白白的闺女了?人家好好的一个闺女嫁到秋家,而且人家还给秋家生儿育女,儿子女儿一个都不少,他们秋家凭什么这样糟践人家?就连自己的亲孙女儿都这样糟践,这孩子,看着真让人心疼!”柱子媳妇儿是一个心善的,一知道事情的真相立马就不干了。

    直接冲到秋露儿身边儿,一把把孩子抱到自己的怀里面,生气的说道:“秋家老太太,我看秋露儿这孩子好的很,你家要是嫌弃的话,不如直接过继给我怎么样,我正愁自己膝下没有一儿半女呢,看着这孩子在你家这样被欺负,我的心都揪到一起了了。”

    秋露儿呆了呆,不是,这个姐姐是谁呀,闲着没事儿冲上来添什么乱呀?她让小风大声的吆喝,是为了让街坊四邻都知道秋家老太太是怎么对自己孙女儿的,可不是为了让自己过继到别人家的呀,这,有一点儿乱,她要好好的理一理。

    纪氏的眼睛亮了亮,秋露儿受伤了,在秋家,肯定得不到什么好的待遇,他们秋家穷,要不是也不能连秋雨儿的一点儿嫁妆都拿不出来,一旦秋露儿真的能够过继到柱子媳妇儿家,以后秋露儿可就是吃香的喝辣的了,柱子可是与他们这些农民可不一样,柱子可是一个渔民,家里面每天喝鱼汤,吃鱼肉,白面馒头有的是,不像他们天天吃糠咽菜的,连一点儿肉星儿都看不到。

    纪氏心动了,试探的看了看秋父,秋父也有一点儿心动,试探的说道:“柱子媳妇儿,你说的可是真的?露儿,你真的愿意让露儿过继过去?这个可不能开玩笑呀?”

    柱子媳妇儿高高的昂起了自己的脑袋,说道:“我一口吐沫一个钉,说出去的话,决不反悔,既然你们当爹娘的不能够照顾好露儿,那么我来照顾,这个孩子,真是让人心疼,你们老秋家都是一些什么人呀,连这样小的孩子都下得了手!”

    “你让过继过去就过继过去了呀?我们露儿以后长大了也是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到时候不知道要被多少少年郎求娶呢,那聘礼可是会拿到手软,你要过继秋露儿,你打算给我们秋家多少钱呀?”秋雨儿的娘裴氏领着秋雨儿来到主屋,眼睛里面满满都是算计!

    秋露儿心中泛冷,这个二娘,倒是一个会为自己打算的,二娘的闺女秋雨儿要嫁人,秋家拿不出像样的嫁妆,就把心思打到她们四房身上来了。

    一开始盯上纪氏好不容易绣出来的帕子,现在又把心思放到自己的身上来了,秋家现在最急着用钱的地方就是秋雨儿的婚事,一旦自己过继到柱子媳妇家,得到的那一笔过继费,至少有一半儿会落到秋雨儿的身上,二娘自然是巴不得把自己过继过去呢。

    “要啥钱,只要柱子媳妇儿能够对我家露儿好比什么都强!”纪氏哭了,心疼的抱着秋露儿,一脸的不舍,秋露儿看这个阵势,心里面有一点儿不淡定了,本来她在那儿很是努力的维持一个十四岁小女孩儿的样子,努力的维持秋露儿本尊少言少语的性格,但是现在,她要是再不开口的话,她就要被自己这两个便宜爹娘打包卖了呀?

    这可不行,她干嘛要放着自己亲爹亲妈不要,非要跟一个秋露儿记忆里面都不存在的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