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千巫殿大火

    大火被轻易扑灭,虫溪觉得眼前的事实在佐证自己的猜测,他急忙挤出人群。

    现在千巫殿众人的视线都被吸引到了这边,那些巫还在火场周围侦测起火情况,千巫殿那边防备业已空虚。

    如果猎沐等人真正的目的是千巫殿那边,那现在就是他们动手的最好时机。

    快速的顺着最近的藤梯上到三层,虫溪找了个能看到千巫殿的位置观望起来。

    果不出他所料,就在他重新上到三层没几分钟时间,千巫殿那边骤然起了变化。

    “轰。”

    一声巨大的轰响过后,千巫殿中部爆起通天的橘黄色火光。

    火柱通天间,似是岩浆喷射,火星炸向四面,建于树冠之上的千巫殿中部被焚烧出一个大洞,破碎的建筑材料带着火光从洞中坍落,形成一道火雨。

    “那个位置是?”仔细看了看焚毁的地方,“总祭祭台?”

    虽然没有进去过千巫殿中,但虫溪也知道千巫殿中部区域是祭台位置。

    “这才是他们的目的吗?摧毁祭台。”

    目视着熊熊燃烧的祭台位置,虫溪明白了。

    猎沐他们的真实目的确实是扰乱总祭的举行,不过和他们说的用骚乱干扰不同,他们的布置要直接得多。

    破坏掉总祭祭台,没了祭台,总祭自然无法举行。

    但是用这样大的代价扰乱总祭的举行,怎么看都是亏本的买卖。

    正当虫溪意欲往千巫殿那边移动时,那边又有新的情况出现。

    伴随着一阵刺耳的尖叫,一只二十多米长,澡盆一般粗,背生四翅,长着蜈蚣似脑袋,蜻蜓状腰腹的巨大飞虫从千巫殿振翅而起。

    飞虫巨口一阔,一股浓稠的橘黄色粘液喷吐飞溅,那些不知名粘液遇气即燃,瞬息把千巫殿的一个角落化为火海。

    完成这一击,怪虫一下跃入天际,意图逃跑。

    没等它冲出树冠,在上层密布的树荫里头,四根柱子似的足趾尖端撑着一张蛛网闪电般顺势一笼。

    就见那飞虫翅膀被蛛网黏住,撑着蛛网的足趾迅速甩动翻滚,飞虫立刻被裹在一起。

    遭受突然袭击,飞虫未就此束手就擒,它身上涌起橘黄色的地炁,外表甲壳上浸出特殊粘液,很快变成了一只燃烧着火焰的虫怪。

    可惜它的挣扎没起到多大的作用,那只抓住它的蜘蛛类虫子同样使出了地炁,蛛丝上附着白色地炁,经地炁强化的蛛丝完全不惧火焰,死死捆住飞虫。

    强化蛛丝后,树冠里陡然伸出一截庞大的青绿色蛛腹,蛛形虫兽两根后腿拉着蛛丝对着飞虫一盘。

    好家伙,好好一只巨大飞虫没几息时间竟被盘成一个标准的圆形球状物,挂在树冠的支干上随风摇曳。

    束缚了飞虫,隐匿于树冠的蛛形虫子从上面爬下来。

    一只六只巨大长足的漏斗蜘蛛,体型比飞虫小上一些,可它生物的本能上却血克对方。

    蜘蛛爬下一小节,嘴巴一张,毒牙弹出向飞虫咬去。

    “孽畜敢尔!”

    就在这个当口,千巫殿中冲起一道完全灵化的身影。

    他四目四须,背生六跟足刺,双手灵化成三指钩爪,全身附带各色甲壳。

    人未近前,他已挥动巨爪扫出六道地炁斩。

    地炁炁刃扫过树冠,蜘蛛嘶吼着蹿进树梢,大片的巨木侧枝从树顶掉落,砸向下方。

    驱走蜘蛛,那人奔到飞虫身边利爪对着茧子划拉一下,飞虫从里头落出来。

    不过他的救援似乎慢了一些。

    遭受蛛丝捆绑的飞虫未能及时飞起,反倒一下落到下边分叉的巨木枝干上,仅有晃动着的足趾说明它还活着,看样子是中了蛛丝上的毒剂。

    灵化人影刚想去为之祛毒,下一秒一声大喝由远及近。

    “榕,为何要这么做?”

    只见一个同样全身灵化的大巫御风飞了过来。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想做便做了!”

    虫溪听到他们谈话,这才明白那御使飞虫的大巫竟是猎沐震慑马脸男等人的第七长老。

    “哼!想做便做?蓄意毁坏千巫殿,你已无路可逃,给我留下吧!”

    来人没有与他废话,半空中凝聚雄厚地炁转化为细长的锁链尖刺,伸手遥指,瞬息间那些尖刺如暴雨一般射向树榕。

    轰鸣不断间,树榕所在的那颗巨木上段树干被轰击破碎,承受不住顶部的树冠开始慢慢倾斜,往下倒塌。

    而当中受到集中攻击的树榕却几个腾挪翻跃,跑出了老远,竟是毫发无伤。

    “这是故意放跑他?”

    虫溪见此,眼神一凝看向那个大巫。

    他的攻击看似密集,却起了反作用。

    倒塌的树冠引起场面的混乱,反而帮助树榕逃脱。

    正疑惑时,场面又有了变化。

    不知何时已然潜行至战场的一个大巫从树干后边杀了出来。

    六目八臂的灵化化身浦一出现便对逃窜的树榕发动了迅猛的连击。

    趾节重击阻住树榕逃跑,刺勾手臂发动地炁斩击,只看到树榕在半空中像是个乒乓球一样被打来打去,吃了十数次攻击后被轰到一颗巨木的树干上嵌在了里头。

    “你以为做了这样的事情能跑得掉?”

    新出现的大巫两次连跳落到树榕所在的地方,侧身看向他。

    “跑不掉?呵呵,你以为你们有多厉害?”

    树干中的树榕闻言扒住凹坑边缘使力一推,整个人从洞子里迸射而出。

    刚才发动攻击的大巫嘴巴一撇,看着他跃向另外一边,完全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

    就在树榕即将落到另外一颗巨木上时,那颗巨木后边甩出一弯巨大的尾勾。

    地炁组成的蝎子似尾勾一下轰到他胸口,把树榕拍向下方。

    轰!

    又是一声巨响,树榕砸到二层的一栋房子里,那个木屋瞬间碎裂散落。

    虫溪赶忙伸头往下看去。

    就见木屋下边又有一只四指虫爪从下方勾手轰向木屋。

    伴随着轰响,树榕与木屋碎片一起被拍到了树干上。

    “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底气能从我们手里跑掉。”

    阴恻恻的话语声响起,发动攻击的大巫从下方跃起落到了巨木枝干上。

    短短数息之间,毁坏千巫殿的树榕被四个与他同级的大巫团团包围,似是陷入绝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