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众目睽睽

    第二日照常上课,只等晚上行动。

    下午课程结束,大家先去吃饭,后找纪婉补习日语知识,其他学员也都习以为常,不过今日康剑也来了。

    各自坐下后,尚子实从怀里拿出手电筒说道:“拿来一个。”

    纪婉也拿出一个说道:“我也拿了一个。”

    晚上潜入办公室,开灯自然是不可能的,会被负责巡逻的日本士兵看到,容易被抓现行。

    进去之后,只能用手电照明。

    康剑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时间还早,先装作学习,之后过去。”

    这个时间点,羽渊武泽很有可能还在办公室内,时机不对。

    此时的办公室,羽渊武泽确实在其中,沈木也在。

    “你说纪婉今日表现有些奇怪?”羽渊武泽问道。

    沈木刚才过来,就和羽渊武泽说了纪婉的异常。

    “是的队长,她可能有什么事情想要做。”

    “接受培训这么久,居然还会让人从表面上看出端倪,看来学的不行。”

    “队长误会了,只是因为我和纪婉太过熟悉,才能看出异常,而且也可能她遇到了非常重要的事情才会如此。”

    沈木急忙解释,他可不是来告状的,要是让羽渊武泽因此觉得纪婉能力不行,可就是多此一举了。

    “非常重要的事情?”羽渊武泽疑惑。

    “下属不知,这段时间并未和她私下交流过。”沈木说道。

    他心里明白,自己和纪婉的事情,羽渊武泽知道,所以说起话来没有隐瞒的意思。

    但他今日找羽渊武泽,突然说纪婉有异常是为什么?

    羽渊武泽打量着沈木,随即说道:“你是提前给我打招呼,担心她做了什么事情,不好收场?”

    “队长英明。”沈木没有辩解,直接承认。

    今日上课,他观纪婉心不在焉。

    按照他对纪婉的了解,肯定有事。

    但他却不能询问,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考核还在继续,若是私下见面询问,被羽渊武泽误会,对两人都不好。

    可他又担心纪婉这里出问题,便找到羽渊武泽,提前说明情况。

    “她想做什么呢?”羽渊武泽自言自语问道。

    “或许是其他人的意思,她与他们走的挺近的。”沈木这时候,将楚新蒲等人,直接出卖。

    意思很明白,那就是纪婉真的做了什么,也不是她的本意,而是受人蛊惑。

    羽渊武泽笑了笑,明白沈木的意思,并未揭穿。

    “她此时在做什么?”羽渊武泽突然来了兴趣问道。

    “下属不知。”沈木回答说道。

    “来人,去看看”

    羽渊武泽安排人去打探,他充满笑意的看着沈木说道:“要是你觉得他们会蛊惑纪婉,为何不阻止他们来往。”

    “她那么大的人了,和谁来往是她自己的事情,只怕现在是遇人不淑。”沈木这太极打的好。

    他为何之前不阻止,甚至还会给纪婉香烟?

    那是因为,沈木照顾纪婉,不方便照顾的太明显。

    有学员帮忙照顾,他也放心。

    但真的遇到问题,沈木可不管你有没有照顾纪婉,脏水都是你的。

    “等等看吧。”羽渊武泽说道。

    沈木的小心思,他明白,可沈木也聪明。

    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掌握的恰到好处。

    那点小心思,羽渊武泽也就不放在心上。

    很快日本士兵回来,汇报说道:“十二号学员与九号,六十七号,八十八号学员,在一起学习日语。”

    沈木刚说纪婉有问题,现在四人还凑在一起,有意思了。

    羽渊武泽靠坐在凳子上,说道:“你看这不是没问题嘛,学习日语如此刻苦,值得表扬。”

    沈木却笑不出来,他太了解纪婉了。

    他认为自己不会猜错,而且四人现在还凑在一起,也就从侧面证实了这件事情。

    他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什么事情会让纪婉如此不安?

    “队长说笑了。”沈木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沈先生认为呢?”羽渊武泽问道。

    “不如叫来问个清楚。”沈木聪明就聪明在这里,不管你想要做什么,只要阻止了,自然就没事。

    而且还有三个垫背的,纪婉的问题肯定不大。

    但羽渊武泽显然不想这样做,他说道:“盯着他们,不要打搅。”

    “是。”日本士兵奉命离开。

    虽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不过沈木还是松了口气,起码提前告诉羽渊武泽,哪怕真的出事,自己也不会受到牵连。

    自己没事,保个纪婉,问题也不大。至于其他人,他懒得管。

    楚新蒲等人,还在等待时间,准备行动。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羽渊武泽已经注意上他们,一举一动都在众目睽睽之下。

    纪婉这里露出破绽!

    这谁能想到?

    起码今天看来,三人都不认为纪婉表现的很异常,和往常区别并不大。

    但偏偏遇上沈木。

    沈木对纪婉太过熟悉,面对如此熟悉你的人,你很难隐藏的完美。

    这是一种天然的优势。

    太过熟悉你,了解你的人,哪怕没有接受过任何培训,也会很敏锐的察觉到你的不同。

    这没办法改变,除非纪婉有更多的经验,但显然现在她是不具备的。

    可纪婉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她认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并未暴露,所以现在还不知晓发生了什么。

    “我去方便一下。”康剑起身离开。

    不一会回来说道:“办公室灯还亮着,看来羽渊队长还没离开,再等一会。”

    “怎么还没走?”尚子实问道,现在时间已经不早。

    “或许还有工作没有处理完吧。”纪婉说道。

    “安心等等,时间还多。”康剑坐下,四人继续学习起来。

    羽渊武泽在办公室之中,将四人的一举一动,都尽数掌握。

    四人一直在学习,一点奇怪的举动都没有,中途康剑出来上厕所,往了一眼办公室,后回去学习,到现在也没有异常。

    突然羽渊武泽看了看面前的沈木,起身说道:“沈先生,去我那里喝杯茶吧。”

    “我对队长的上好毛尖,神往已久,求之不得。”沈木陪着笑意说道。

    他知道喝茶是假,肯定另有深意。

    今夜纪婉等人不各自回宿舍,事情便不算完,他岂能离开。

    将门锁好,两人从办公室离去,来到羽渊武泽的宿舍,泡了杯茶。

    “香气高雅,口感回甘,不愧是好茶。”沈木赞扬说道。

    “沈先生喜欢,一会回去拿点。”

    “谢谢队长。”

    沈木望着茶水,静静等待,不知今夜究竟会发生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