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法弗兰的秘密

    费塔拉,男,十九岁,人族,性格叛逆,因老师兰伽的缘故至今单身。

    不仅媳妇讨不到,如今连自由到要被限制,这一切就因为兰伽的一句话: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恶魔的影子。

    “兰伽老师,您确定这个方向是正确的吗?”费塔拉咬牙切齿的看着兰伽的背影,对方突然转了过身,眼神坚定的看着他:“是的,费塔拉,相信我,一定就在前方。”

    “可是这句话,我在半个小时前就听过了,并且您在这两天里已经重复了数百次了!”费塔拉忍不住咆哮。

    兰伽抬起了头,四十五度角看着天空:“我的孩子,不要迷茫,神会指引。”

    “指引个屁!兰伽你个路痴!还有,我不在天上!”费塔拉瞪了兰伽一眼,直接从他手里抢过了地图:“早说你不认识路不就完了?白白浪费这么多天的时间。”

    “”兰伽沉默了,在走了一段路后,费塔拉挠了挠头,开始觉得自己刚刚说的有些过分,正想转身道歉,身后突然传来了欣喜的声音:“这些一定是凤凤菇!真是神的恩赐啊,看来我们晚餐有着落了。”

    “”费塔拉沉默了片刻:“那是蝶尾草,剧毒,不能吃,否则就算是十个兰伽都不够死的。”

    “诶!”兰伽震惊的看着费塔拉。

    费塔拉回瞪了他一眼,这个白痴!居然连凤凤菇和蝶尾草都分不清楚吗?常识性是有多差?随便一个小孩子都能看得出来那只是草而不是菇类吧!害他还以为这人是因为他的话被打击到了所以才不说话,结果居然是在观察一株杂草!

    两人又走了一阵。

    “费塔拉。”

    “有话直说!”费塔拉转过身恶狠狠的瞪着兰伽,看到兰伽他心底里就有股莫名的火气。

    “你前面没路了。”

    砰!费塔拉撞上了矮矮树的树干:“哎哟!”故意的吧!这家伙是故意的吧!兰伽你个混蛋啊!这个时候不找他说话,他会撞上去吗?

    兰伽轻叹了口气:“走路要看着前面,虽然神会指引我们前进的道路,但我们也要看着点路才行。”

    “闭嘴!”费塔拉一边揉着自己红肿的脑门,一边怒瞪着一脸无辜的兰伽:“就地,扎营!”

    “啊?可是天都还没黑”

    “你以为是谁害我们变成这样的?如果不是某人绕了路,今天就该抵达了啊!”费塔拉瞪了兰伽一眼,开始放下行李袋,将自己特制的防虫液取出后,在四周喷撒了起来:“这里环境还算不错,就这里了。”

    费塔拉喷完一圈后,发现兰伽还站在原地,不由得咆哮:“别光看着啊!有结界什么的都布置一下!这里是魔兽森林,我的陷阱虽然对普通野兽有效,但防不住那些魔兽,这是你唯一的作用了。”

    “唯唯一?”兰伽愣愣的盯着自己的双手,自从进入魔兽森林后,他好像真的没有任何的作用,不仅早饭是费塔拉准备的,午饭是费塔拉准备的,晚饭是费塔拉准备,连床也是费塔拉铺的,他现在唯一的作用好像真的只有设置结界了。

    不对,这么说的话,他这唯一的作用还是‘神’所给予的?啊!果然神才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啊!兰伽扬起了脑袋,四十五度角虔诚看着天空,果然,神是不会放弃我们的。

    那家伙又在傻个什么劲?虽然以前他就知道自己的老师是个生活白痴,但没想到居然能白到这个程度,费塔拉紧皱了下眉头,但手上整理的工作没有停下,很快的,两顶干净整洁的帐篷就被他搭好了,他还抽空制作了一个简易的试剂桌。

    等兰伽布置完结界回来看到后震惊了,天呐,早知道费塔拉的手这么巧的话,他就不用多花五十个大陆通用货币将自己的试剂桌加宽了,要知道,五十个大陆货币可以买不少的肉饼了。

    看着兰伽紧抱着试剂桌痴迷的模样,费塔拉不自觉的上扬了嘴角。

    就在这时,一男一女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费塔拉急忙将兰伽从试剂桌上扒了下来,然后拖进了一旁的矮树丛里,同时警惕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很快的,说话的两人进入了他们的视线之中,走在前面的是个扎着马尾的少女,后面的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巨魔,极其怪异的组合,尤其是在现在这种敏感的时期。

    马尾这种简单的打扮极少会在女性身上看到,但结合上少女那身简易的武者打扮后,反倒了有了一种意外的协调感,而且黑发黑瞳实在少见,如果不是对方没有任何的别族特征的话,费塔拉都有些怀疑这个女人并不是纯种的人类了。

    费塔拉所见到的人类便是顾汐了,而她身后的巨魔则是被法弗利强行要求跟着的布卢尔,顾汐原本是在这附近寻常奥特瑞斯的踪迹的,没想到意外发现了这边有炊烟升起,于是便拖着布卢尔过来了,没想到还真有意外收获。

    魔法结界,简易陷阱,还有空气中弥漫着的不属于这片森林的香气,对方显然是个野外生存的专家,只可惜,这口架着的铁锅成了唯一的败笔,

    费塔拉也注意到了铁锅,他总算是知道了对方能够准确到找到这里的原因,可惜为时已晚,那锅中的水是他原本烧起来擦拭试剂桌用的。

    顾汐的视线在那张试剂桌上停留了片刻后,又小心翼翼的在铁锅前蹲下了身,掏出匕首在铁锅中搅了搅,锅中的水还未沸腾,说明煮它的人并未走远,甚至极有可能还躲在这里的某处,得出这一结论后,她更加警惕的看着四周。

    就在这时,矮树丛中的兰伽突然震惊的说道:“啊!是巨魔唔唔”尽管费塔拉已经尽力阻止,但这细不可闻的声音还是被顾汐捕捉到了。

    眼看着对方朝着矮树丛一步步逼近,费塔拉无奈只能拖着兰伽从树丛里走了出来:“别动手!我是费塔拉,这个是我的老师兰伽。”他指了指身边此时视线全聚在布卢尔身上的兰伽。

    “你们是人族?”布卢尔憨憨的说道:“我是森林巨魔部落的布卢尔,她是”

    “吱吱。”顾汐先一步的打断了布卢尔的话,她从这个名叫兰伽的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谨慎起见她临时改成了吱吱的名字。

    “原来是吱吱小姐,您好。”费塔拉礼貌性的朝她弯了下腰,顾汐微笑着点头回应,心中却对他们的身份更加猜疑了起来。

    人族地界远在兽族的另一侧,这两个人类会横跨整个兽族来到这魔兽森林,绝不可能毫无目的,果然,下一秒顾汐便听到了对方询问:“你们既然是巨魔部落的,那你们知道法弗兰吗?”

    “法弗兰不就唔唔。”布卢尔被顾汐捂住了嘴,同时看到了顾汐警告的眼神:“抱歉,布卢尔他有些不舒服,你们找法弗兰有什么事吗?”

    费塔拉刚想开口,一连串铁片相互撞击的声音突然打断了他的话。

    “快看,那是什么。”兰伽指了指远处驼着一个个大铁箱的鳄鼻兽,鳄鼻兽是这个异界里一种较为温顺的动物,有着粗壮的四肢和扁平的大脸,肤色偏灰,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们长到拖地的鼻子,鼻尖处还长着一排像是鲨鱼一般的利牙,鳄鼻也是由此而来。

    “看上去像是旅队。”费塔拉迟疑了一下,这样的商旅其实并不少见,但极少有这样规模的,货物也被刻意的蒙上了黑布,让人不由得遐想连篇。

    “那是奴隶队,车上装的都是奴隶。”

    “奴隶?”顾汐看了眼布卢尔,布卢尔点了点头:“我们最好还是离远一些,那些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

    顾汐轻挑了下眉头关于奴隶的事,她是知道的,在墨斯科特城里就有很多被贩卖来的奴隶,大多数看上去都面黄肌瘦的,身上也是伤痕累累,她曾经试过去解救他们,但是却失败了,失败的原因不是这些奴隶的主人有多么多么的强大,而是因为这些奴隶本身。

    奴性是个很可怕的东西,他们已经习惯了被凌辱被打骂的生活方式,对于顾汐的出手,他们非但不理解还想要向他们的主人揭发顾汐,也是从这件事之后顾汐再也没有管过那些奴隶的事。

    但不管不代表不好奇,特别是看到那些运输奴隶的鳄鼻兽后,她突然有些想给巨魔族搞几只回去,这种生物破糙肉厚的简直就是战场的重型碾压机啊,有了他们,种族之战的牺牲率肯定会降下好几层了,说起来,她似乎还没看过巨魔族的战力储备,身为巨魔族的拷问官,她应该对这些由一定的了解。

    看到顾汐眼神开始泛光,布卢尔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急忙说道:“也不一定,这个方向应该是往奴隶之城去了,奴隶应该都已经贩卖出去了,只剩下空箱了。”

    “奴隶之城?”顾汐有些好奇的看着渐渐走远的奴隶队,一旁的费塔拉适时解释道:“奴隶之城是魔兽森林深处的特殊地带,整个大陆的奴隶交易都在那里进行,而且那里还会定期举行一些庆典活动之类的”费塔拉一边说着,一边抓住了一旁正在将野蘑菇往嘴里塞的兰伽。

    眼看着顾汐的眼神越来越亮,布卢尔急忙打断了费塔拉的话:“但离这里还有一段路程,路也不好走。”他原本还以为对方是想解救这支奴隶车队上的奴隶,但现在看来,对方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而是盯上了整个奴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