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魔蝎大王

    从远处飞来地魔光瞬间击中雨赋胸膛,只见他身子不由自主一躬,向后倒退而去,口中吐出一口老血,顿时伤的不轻。

    这时,门外传来“嘭”的一声,一个身材魁梧,身穿雄狮盔甲,满脸褐色胡须的壮汉破门而入,一进来就对着雨赋大骂道:“突那剑妖,竟敢在本王地盘伤莫家闺女,给本王下地狱去吧”

    雨赋此时气息微弱,已经无法反抗,他很不甘,心中还有无数的报复没有去实现,让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壮汉挥舞着磨盘大的铁拳向他砸来。

    铁拳之上带着滚滚魔气,吹的他脸都变了型,拳头越来越近,就在铁拳离雨赋脸还有一公分时,一声急切的声音制止了它。

    “爹,不要”

    铁拳停在雨赋面前,魔蝎大王不解的回过头来,大声的说道:“欣儿,这该死的剑妖要杀你,你干嘛制止为父?”

    “爹,我和他的事你就不要管了,就算他杀了我,我也不会怨言”倒在地上的谢欣哭泣的说道。

    “放屁,本王的女儿怎么可以让人随意杀害?”听到自己女儿如此说,顿时让魔蝎大王怒不可遏,他突然再次转过头来,怒视着雨赋,喝骂道:“该死的剑妖,你到底对本王女儿做了什么?她会如此护着你”

    雨赋没有回答,只是惊讶的看向谢欣,他心中突然有股自责,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tmd竟敢无视本王”一怒之下的魔蝎大王变拳成掌,直接把雨赋扇飞,吼道:“回答本王”

    “爹,你……”谢欣见雨赋再次被击飞,大惊道。

    “放心,死不了,为父只是要和这该死的剑妖好好聊聊,他是如何蛊惑本王爱女的,哼”魔蝎大王伸出一手,制止了谢欣接下来的质问,冷眼看着雨赋说道。

    雨赋艰难的爬起身来,他看了一眼带着担忧之色的谢欣,随后看向魔蝎大王。

    他突然咳嗽了一声,一口血水吐了出来,他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说道:“魔蝎王,首先我并没有对你女儿做什么,是她在我识海中种下了让我头疼的蝎尾毒,我只是让她帮我解掉而已。另外,当初在葫芦山谷,我收掉金蝉子的铜鼎钟,放你夫妇出来,你不仅不感谢我,还夺走我的葫芦,你真当我好欺负吗?”

    雨赋说完,一股强大的气势砰然而发,虽然他没了法力,伤的也特别重,但作为一个强者的气势却没有消失。

    “哼,当初就算你不收走铜鼎钟,等铜鼎灵力一失,我夫妇照样能脱困,而你不仅夺取了金蝉子的铜鼎,还夺了佛教的七彩莲台,破坏了金蝉子的灵识,迫使他转世重修,你可知道,如今佛教视你为大敌,正在到处抓拿你吗?”魔蝎大王神情淡然,冷冷的盯着雨赋说道。

    雨赋闻言,不由一愣,心中暗道:“没想到金蝉子还是被自己弄的转世重修的,这真是太意外了”

    随后他再次看向魔蝎大王,心中已经在开始联系蜂后。自从葫芦山谷之行后,他已经知道,蜂后开始在复苏,上次在山缝之中所发生的事情,他看的清清楚楚,知道蜂后的强大,如今身处险境,只能求助蜂后了。

    “怎么?无话可说了?小子,如今弥勒佛爷正在本王府上做客,听佛爷说,你小子很不简单,让本王多留意一下你,如今既然碰上了,而且你还身受重伤,要是把你交给佛爷,那本王一家从此就靠上了佛教的大山,你说这是不是太巧了,哈哈”说着说着,魔蝎大王突然大笑了起来,他两眼放光的看着雨赋,说道。

    雨赋闻言,心中不由一惊,随后他强制镇定下来,讽刺道:“你真以为佛家会收留于你?凭你一身魔气,那些整日叫嚣着降妖除魔的佛门弟子能待见你?别到时候靠山没搭上,反而把自己命给搭上了。就算佛教收留你一家,你以为他们能给你什么好处?平白给人家做牛做马而已,你还以为凭那些自傲的秃驴能对你们另眼相看?别做白日梦了”

    “哼,好个伶牙俐齿的剑妖,佛教壮大是大势所趁,只要本王能尽心给佛教出力,他日必能威震一方”魔蝎大王冷哼一声,反驳道。

    “哈哈,什么狗屁大势所趁?不过是一群仗着自己如今有点实力,就开始嚣张跋扈的阴险小人而已,如今他们连一个西牛贺州都还统一不了,何来未来威震三界?”雨赋突然大笑起来,随后冷声说道。

    魔蝎大王被雨赋说的眼皮一跳,他眼中露出凶光,心中的向往被人反驳让他很是不爽,他看着雨赋冷冷的说道:“小小西牛贺州早晚都是佛教的天下,你这剑妖又知道什么,哼”

    “哦?佛教的野心已经如今明目张胆了吗?魔蝎王,你可知道你如今这番话要是被西牛贺州之上的那些势力知道,你会是什么结果吗?佛教会如何对你?”雨赋嘴角微翘,戏弄的说道。

    魔蝎大王闻言,突然脸色一变,指着雨赋愤怒的说道:“你……该死的剑妖,竟敢套路本王,真是气煞我也”

    魔蝎大王此时怒火中烧,全身被一股魔气环绕,他心中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把眼前该死的剑妖一巴掌拍成肉饼。

    “爹,不要”谢欣见此,大惊,急忙喊道。

    雨赋见此也是心中一惊,暗道:“我擦,自己怎么嘴这么贱,把老魔惹火了,蜂后大大,你快醒醒啊,老弟我现在危险啦”

    魔蝎大王再次挥舞着铁拳,向着雨赋砸去,顿时让他又一次飞出,随后再次一拳,反反复复,雨赋已经被打的意识模糊,幸好他肉身强大,不然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就在铁拳再次砸向雨赋时,一道靓丽的身影挡在了雨赋身前,嘭的一声,那靓影被砸入雨赋怀中,拖着雨赋向后飞去。

    “欣儿”魔蝎大王见自己爱女竟然替雨赋裆下了一拳,顿时大惊,急忙来到雨赋身边,把谢欣抱起,心疼的喊道。

    “爹,女儿求你放过他吧”谢欣吐出一口血,虚弱的说道。

    “我的宝贝女儿,就算为父放过他,佛教也不可能放过他,你这是何必了”魔蝎大王此时真的没办法了,自己女儿苦苦哀求,让他于心不忍。

    谢欣露出微笑,她看了一眼已经昏迷过去的雨赋,对魔蝎大王说道:“爹,女儿愿意加入佛教,如此佛教就不会对他出手了”

    “唉,本来凭你的资质,加入佛教必能修得正果,只是你一向不愿加入佛教,如今却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妖加入佛教,为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魔蝎大王叹息一声,无奈的说道。

    “罢了罢了,为父就放他一马,这就带你回去调养伤势”魔蝎大王抱起谢欣,看了一眼雨赋,直接架起一声黑云,向天空急射而去。

    而谢欣眼睛却一直盯着雨赋,直到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