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杀青!夺白眼!

    拓真震惊了,他没想到这次会引起这般大的爆炸,他的家,他的研究室,他的设备,器材,有种心被撕扯的痛感。

    “拓真”

    幽幽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拓真打了个冷碜,回头,就见以姐姐娜姿为首,君莎,乔伊,道馆里其它的工作人员,苍白着脸看向他,心有余悸的样子。

    “你在搞什么啊家都被你弄没了”

    “额也没搞什么,就,很正常的研究啦”

    娜姿捏着手指。

    拓真下意识后退半步,灿笑着;“那什么,我去联系施工队修房子回见”说完转身就跑。

    娜姿额头暴起井字,就想发作,可是看到周围这么多人,她又深呼吸的忍了下来。

    这件事影响很大,爆炸的中心点,金黄道馆化为乌有,冲击波横扫四方,给附近的建筑造成了或大或小的损坏,不乏有倒霉的人受伤。

    拓真想到善后就脑瓜仁疼,这得多少钱,且不说钱的事,研究室没了,这不就代表研究又得延后

    超梦找到躲在商贸大楼顶层的拓真,说出了它的见解。

    “哦,你是说,步骤没有错,导致爆炸的原因,是载体太过脆弱,无法容下那么庞大的能量”拓真意外,若有所思。

    超梦颔首;“数百种小精灵dna的混入,相生相克,是经过无数次计算,最恰当完美的比例,少一个都会破坏整体架构,直至崩溃,这点不能变,得从载体上想办法。”

    载体啊,拓真闭目冥想。

    超梦,梦幻,凤王的dna,外加另外数百种小精灵dna,所加持的多是精神力和各种元素属性,在身体强度方面有很大欠缺,这就仿佛是在一个纸箱子里压缩填装了一个泳池的水进去,不炸才怪。

    “载体解决了,就能创造出来我可以这样认为吗”拓真道。

    超梦犹豫着认真思索,缓缓点头;“是的。”

    拓真乐了;“行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几天后,废墟清理干净,施工队开始做工,一直到金黄道馆建成以前,大家只能到就近的酒店里暂住,拓真时刻小心着,绝不和姐姐单独相处,有外人在,他就不信姐姐能把他怎么样。

    这数日的时间,已经足够让拓真做好一切准备,留一封书信,不告而别。

    一天没见拓真出现,担心出事,破门而入的君莎和乔伊,就看到床头柜上的信,对视中,发自心底的无奈升起。

    “外出也不带你我,还是信不过我们啊”乔伊叹道。

    “有什么好意外的,在家族,联盟和他之间,我们只能选择家族,联盟,大家心照不宣。”君莎耸肩,她倒看的开。

    这信落到娜姿手里,她看完后,紧锁着眉;“他带了几只小精灵”

    乔伊去点了下,得出结果;“三只,分别是沙奈朵,拉帝亚斯,还有基拉祈。”

    闻言,娜姿放心了,她测试过这三只小精灵的能力,进可攻退可守,就连逃跑那也是不虚,弟弟的安全无需挂虑。

    而此时,拓真已经离开了关东地方,骑乘拉帝亚斯来到成都地方,忍界和成都地方接洽的是水之国,雾隐村,拓真的目标,正是雾隐。

    拉帝亚斯进入隐身状态,拓真动用戒指的一个能力,这是他断断续续又新摸索出的用途。

    只见拉帝亚斯低空飞行,距离地面不过五六米的高度,拉帝亚斯是隐形了没错,拓真还是那个拓真,他可并未隐形,在下面走来走去的人们,愣是没一个看到他。

    及至拓真离开拉帝亚斯,走在人群里,身边的人也没有看他,注意他。

    拓真感到有趣,在不同的人面前转悠,扮鬼脸,就很神奇,不管他做什么,没有人凝实他,注视他,就好像隐身了一样,但这不是。

    拓真在家就经过一番测试,很有意思,通过镜子可以看到他,通过手机,摄像机,监控器等设备,也能捕捉到他,唯独,是人们的眼目,五感无法注意,只有当拓真和人有了接触时,那人才能看见他。

    琢磨来琢磨去,拓真确定了这不是隐身,隐形,而是存在感的降低,人们下意识会忽略他,没有这个能力,拓真还不会胆子大到前来忍者的大本营,正因为有,所以他来了。

    惬意又轻松的走进雾隐村,偶尔会有人透过地上的水看见他,惊觉一声鬼啊,又或者是从反光的玻璃中看见他,吓的怪叫,嚎那么一嗓子。

    现在的雾隐村,可以说是百废待兴,五代水影照美冥继位,结束了血雾里的氛围,如果给足够的时间,未尝不可强盛起来,只奈何,时间不等人。

    一处暗巷,垃圾堆旁,沙奈朵对着刚抓到的暗部在催眠,索问情报,因着此地的危险,时间紧迫,不可避免的下手重了些,结束后,这暗部已经变成白痴,避免事后被人找到蛛丝马迹,沙奈朵又用念力拧断了他的脖子。

    “有吗”拓真道,沙奈朵摇头。

    拓真失望,这已经是第三个了,一般下忍,中忍,加入暗部的中忍,难道要更强的上忍那里才有可能知道收回沙奈朵,走出这个巷子,继续寻找新目标。

    走着走着,肚子又饿了,拓真发现开着存在感降低这一状态,他饿的特别快,不单是戒指,他的体能也在消耗,走去角落里蹲着,自背包里取出一份三明治,吭哧吭哧的解决掉三个,打了个饱嗝,起身继续。

    兜兜转转,一直没遇到合适的机会,拓真考虑着是不是该往村子的中心位置去,那里虽危险,但机会肯定也多。

    就在这时,他看到一道身影在房顶上纵跃,快速的赶往村口。

    “那是”拓真眼睛睁大,呼吸一顿,动作比想法快的疾奔追去。

    大半个时辰后,雾隐村外,沙奈朵收手,青扑倒在地,口吐白沫,眼睛无神,喃喃着什么,意志有够坚定,居然没有马上变成白痴。

    “这下有了”拓真问,沙奈朵点头。

    拓真扶额,如释重负,如果连这位在五影会谈担任水影护卫的青都不知道,那他就真心没法了。

    沙奈朵一五一十的把相关情报描述给拓真,拓真消化一通,定了定神,转身重返雾隐村,走没多远,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跑了回来,摘去青的右眼眼罩,差点忘了,这个可是宗家,没有刻上笼中鸟的白眼,有大用。

    “沙奈朵来把这个眼睛取下,小心点啊,别弄坏了”

    沙奈朵懵,眼睛有什么好弄的,怪异的看了眼拓真,按照要求,白眼被完好无损的取出,拓真倒腾出一个容器,清洗与消毒,又在里面倒入一半的营养液,这才把这枚白眼放进去。

    意外收获啊,拓真美滋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