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章 兽旗幻杀阵

    苏剑对决彭鹏飞。

    彭鹏飞神色凝重,刚才儿子的惨败,他看得清清楚楚。

    以他渊博的武学根基,自然看得出来苏剑的古怪。

    儿子身上蕴含的雷霆能量几乎消失殆尽,苏剑一定拥有什么能吞噬雷元素的特殊法门。

    血雷宗弟子,侧重修的就是雷元素战技。

    雷力一失,战斗力就会大幅度下滑。

    彭秒今后,已不再是令人敬仰羡慕的天才弟子。

    更可怜的是这孩子已被揍得面目全非,伤势严重。

    回去后估计连他母亲都不认得他了。

    此仇不报,枉为血雷宗长老。

    彭鹏飞并未释放雷力,打算直接动用阵法镇压苏剑。

    “兽旗幻杀阵!”

    彭鹏飞掐法诀,抬手打出一道大阵。

    这是他苦苦修炼了几十年,最拿手的一道阵法。

    此阵的威力极大,一旦发动,就算是巅峰战将乃至初期宗师,陷入大阵都难以脱身。

    为了迅速击溃苏剑给儿子报仇,也为了挽回血雷宗一点儿颜面,彭鹏飞冒着消耗元神的风险,不惜动用对付大能的阵法,试图一举奠定胜局。

    霎那间这方天地妖云翻滚,诡异的符芒闪烁,各色妖异的阵旗疏忽隐现,四面八方幻境频生!

    有八道阵旗震住八方。

    每一道阵旗颜色各异。

    阵旗正面绘有八头形态各异的妖兽符纹。

    反面则绘有风雨雷电以及各种形状诡异的符纹。

    轰隆隆!

    苏剑完全被大阵笼罩,阵内阴风怒号,古木横生,妖兽咆哮,幻象频生。

    忽有数不清的巨石,裹挟着风雷之声,轰隆隆呼啸着向他碾压而来,只要是被任何一块小山般大的巨石砸中,都会瞬间变成肉泥!

    对于阵旗类大阵,苏剑谙熟于胸。

    他明白这虽为幻阵,可大阵中任何一种武器,杀伤力都惊人的强大。

    但这难不倒他,破阵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苏剑当即掐了一道“离”字诀,那是呼啸而来的巨石,轰到他面前时便骤然分开,向着两边飞去。

    他凭风而立,神态自若,潇洒出世,看得彭鹏飞瞠目结舌,频频皱眉。

    不应该呀!

    这少年才多大年纪?难道就已成为高阶的阵法师,精通各种玄奥大阵的破法?

    再来!

    彭鹏飞法诀一变,大阵内莽林森森,妖蟒盘旋,巨鹰横空,暴熊咆哮……

    各种妖兽张牙舞爪,裹挟着腾腾杀气,翻滚着厚重的妖云扑杀而来。

    莫说只是对付一位少年,就算横扫千军,移山填海也轻而易举。

    面对百兽来袭,苏剑面带微笑。

    他既懂破阵诀,又精兽语和御兽决。

    故此他也只是和百兽随便交流了几句,便利用御兽决破阵诀,令得百兽倒戈往阵外杀去!

    驾驭这种虚幻的妖兽,可是要比驾驭真实的妖兽轻松得多。

    群兽反扑向彭鹏飞!

    彭鹏飞大惊失色,连忙再换法诀,隐去百兽,苍穹蓦然变成了漆黑的颜色。

    “刀风苦雨!”

    随着阵旗变幻,狂风乍起,黑色的苦雨纷纷降落,苦雨中,夹杂着无数锋利雪亮的尖刀,刀芒刺目,异常锋利,只要是被尖刀刺中,就算是钢铁,也会被一击刺穿!

    更要命的是那些黑色的苦雨落到人的身上,会冒腾起阵阵的青烟,但那并非在腐蚀人的血肉,而是在消磨人的意志和精神!

    苦雨会使人心生凄苦哀愁绝望的情绪,让人自动放弃意念或者肢体上的抵抗,老老实实沦为尖刀的死囚!

    苏剑的笑意更浓。

    他的笑令得彭鹏飞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尼玛!

    老夫的阵法难道对这少年来说,竟如同儿戏般可笑吗?

    是的。

    彭鹏飞猜得一点没错。

    苏剑只是利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再加上破阵诀,就令那漫天呼啸而来的刀风苦雨化为了乌有。

    彭鹏飞正在惊诧于刀风苦雨的去向。

    他忽然发现,手下众弟子正在张大嘴巴恐惧的望着他。

    “你们这些废物,看老夫做什么?”彭鹏飞怒斥道。

    ”爹……爹……着了!“彭秒捂着高高肿起的脸,嘴里喷着血沫子含糊不清的叫道。

    ”小畜生!什么着了?“彭鹏飞气恼的骂道。

    众弟子这种恐怖的表情,就好像瘟疫一般也感染了他,让他感觉到一定有什么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我去!

    他用眼角的余光忽然发现自己周身腾起浓重的黑雾。

    他的魂海中也着了火,熊熊大火成燎原之势,正在焚烧着他的元神。

    啊!

    彭鹏飞吓得魂不附体,惊恐惨叫!

    这才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但没能烧毁苏剑的元神,反而引火上身了。

    彭鹏飞连忙收起大阵,魂海内的火焰才渐渐平息,他身上的黑色火焰也消失不见。

    但只经过这一场短暂的交锋,就让彭鹏飞感到头晕目眩,他的魂能消耗过多,元神也受了轻伤。

    无论斗什么,他们血雷宗都可以说惨败,苏剑完胜!

    雁留声在后面不禁对苏剑暗暗佩服,他也有把握战胜彭鹏飞。

    但若说胜得如此轻描淡写,了无痕迹,他还真就办不到。

    尤其是破阵。

    若非苏剑早对各种高级阵法烂熟于胸,又怎会如此从容举重若轻?

    ”叮!宿主胜彭鹏飞,奖励1000功德值!宿主当前功德值累计为6500点!”系统提示道。

    6500功德值已经能再次兑换造化点了,但苏剑并不着急兑换,等攒多了再说吧!

    ”说吧!彭长老现在想必无心再斗,咱们何不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苏剑微笑道。

    这年轻人胜敌之后,并未咄咄逼人赶尽杀绝。

    而是对敌人一幅和颜悦色的表情,单是这种胸襟和气魄,就已非寻常少年可比。

    尽管苏剑和他很客气,可彭鹏飞依旧感受到了那种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命令。

    那种威严无法抗拒。

    “彭长老!你一把年级了还欺负小孩子,也不知羞吗?”忽听远方天空一阵洪亮的声音响起,如同洪钟大吕,声威远播!

    就着就见两道流星从天而将。

    那并非真的流星。

    而是两个人御空而来,身法快得好似流星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