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生当做人杰 第75章:歹毒之计

    “你想干什么?敢管闲事,就是同伙!老子将你一起拿进官府!”那人先是一怔,而后满脸警惕的说道。

    何易冷冷看着他,手上越发的用力,反问道“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说,你主子是谁?”

    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何易自始至终都看在眼里。

    一桩普通不过的买卖,几文钱的东西,你要是不想在这里买,再换一家便是,难道还能强买强卖不成?

    这般栽赃起哄,明显就是故意为之。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放手!”那人往回抽了抽手,没抽回来。

    随着何易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没过一会,那人额头上便见了汗。

    再看那只被何易捏着的手掌,由于血液不通,此刻已经泛起青紫之色,肿的像是一只猪蹄。

    “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何易冷笑一声,随即回头与周淳说道“小淳,你先带鸾姨离开,我一会就来。”

    “这好,你小心点。”周淳犹豫了片刻,怕何易有什么闪失,但此刻母亲就在身旁,却也无可奈何,只得点了点头,拉着秦鸾快步离开。

    啪!

    待周淳和秦鸾离开之后,何易一巴掌便抽在那男人的脸上。

    “说!你主子到底是谁?”

    虽然对方一直在装糊涂,但何易也能猜到是谁让他们过来闹事的。

    除了那赵家的赵胜,还能是谁?

    虽然猜得出,但何易仍旧想要证实一下。

    周围这么多百姓看着,若是能通过这男人的嘴巴说出赵家二字,至少也能对赵家的民望造成一定的损伤。

    可让何易没想到的是,这一巴掌招呼过去之后,那男人的身体忽地僵住了。

    他瞪大了双眼,目露惊惧之色,抬手指向何易。片刻之后,却是把嘴一张,呕出一口黑紫色的鲜血,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抽出了几下之后,便没了动静。

    “怎么,想装死吗?起来!”见状,何易眉头一皱,伸出脚踢了踢地上的男人,仍旧不见动静。

    他伸手探了探那人的鼻息,又试了试脉搏,脸色变得越发凝重。

    因为,这个男人真的死了。

    这不禁让何易万份疑惑。

    打脸把人给打死,这还真是闻所未闻。

    况且他刚才那一巴掌,只是略表惩戒而已,虽说不轻,却也不如何重,充其量也就是在对方脸上留下一道红印,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死了?

    “杀人了!当街杀人了!快报官啊!”另外一名女人见状,露出一副万分惊恐的神色,唯恐天下不乱的拼命的向四周大喊大叫。

    眼见闹出人命,周围围观的百姓发出一声哄然,四散而逃,谁都不想与命案扯上关系,大街上顿时乱成一团。

    不明所以的杀了个人,何易心中正郁闷着,那泼妇一样的叫喊声不停绕在他耳边,更觉烦躁无比,便顺手从地上抄起一块石砖,狠狠砸向那女人的嘴巴。

    他会怜香惜玉,但绝不会对这种恶毒的泼妇手软。

    “我让你喊!”

    砰!

    一砖下去,几颗带着鲜血的牙齿被砸的飞了出来。

    “你你”那女人怨毒的看了何易一眼,紧接着,便同刚刚那个男人一样,扑通一声栽在地上,顷刻间没了气息。

    “果然又死了。”何易的露出一副思索的表情,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

    刚才那一板砖,他是故意去砸那女人嘴巴的。

    何易蹲下身,轻轻捏起那女人的下巴,左右看了看,神色更显凝重,随即五指用力,使劲将那女人的嘴巴分开,瞬间便有一股淤血涌了出来。

    几颗牙齿被何易用石砖砸掉,淌出的血液应该是鲜红的颜色,可随后从她喉咙里淌出的,却是深紫色的血液。

    这明显是猛毒攻心所产生的状况。

    何易再次撬开那男人尸体的嘴巴,果不其然,同样是身中剧毒而死。并且,这二人口中的最后一颗槽牙,皆显破碎之状,但并不是真正的牙齿,而是一种由明蜡所制成的软牙,其中有一些土黄色的粉末还未来得及被血溶解,散发着些许刺鼻的气味。

    “好恶毒的手段!”何易没由来的感到一阵后怕。

    他原本以为,那赵胜只是找了两个人来欺负周淳和鸾姨,以发泄一番心头的怒火,可谁知道,那家伙的手段竟然会如此恶毒。

    今日若不是自己跟了过来,只怕“杀人”者就要变成周淳或者鸾姨了。

    这明显就是要让他们陷入万劫不复的死地!

    “只为了泄愤,就要搭上两条活生生的人命赵家,这种手段还真是歹毒啊!”何易捏了捏拳头,心中五味陈杂。

    这一对男女,死的也是冤枉。

    他们极有可能是受了赵家的威逼或者利诱,可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啊!

    人命观天,岂是儿戏?

    岂是儿戏!

    这一瞬间,何易的双目越发显得空洞。

    修真者对于人命的漠视,彻底凉到了何易的骨子里。

    很快,自街道两侧冲出两队人马,各个身披甲胄,手持兵器,将两侧的通路堵死。

    距离事情发生到现在,不过半刻钟的功夫,就算有前去报官的百姓,现在恐怕还没跑到太守府。

    所以很显然,这些士卒也是对方提前预备好了的,只等猎物出现,然后一举拿下。

    “来的可真够快啊”何易目光扫过这些士卒,最终停留在一个武将模样的人身上。

    “我乃本城都尉常聘!你当街逞凶杀人,人证物证俱在,跟我走一趟吧!”为首那名武将指了指周围还没来得及散尽的百姓,又指了指何易脚下带血的石砖,寒声说道。

    “”

    何易沉默了。

    如今这种情况,还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庆幸自己选择此时来看望鸾姨,否则,她们母子二人可就真要任人宰割了。

    “将此杀人者给我拿下!”

    “是!”

    见何易闭口不言,那常都尉就当做是默认了。一声令下,即刻便有七八名士卒围了上去,手持钢绳铁索,要将何易捆上。

    何易没有做出任何抵抗,任由那几名士卒将自己捆了个结实,他直视着那位统兵的常都尉,沉声说道“你确定不考虑一下这样做的后果吗?”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

    在新的律法之下,官吏私自修行,是所有律法之下罪名最大的,大到一旦查实,直接诛连九族。

    所以一般情况下,各地的官吏为了避嫌,基本上都要与修真之人保持距离。

    因为一旦在私下里与修真者接触,就相当于在外界落了把柄。

    谁知道你有没有在私下接触的过程中,偷偷摸摸的开始修行?

    可这常都尉,居然敢在私下里协助赵胜逞凶作恶,真不知应该说他是胆大包天,还是愚蠢至极。

    “后果?有什么后果,我担了!”便在这时,一个一脸阴沉的年轻男子从人群后方走了出来。

    何易看了那人一眼,道“你是谁?”

    他原以为这次的事情会是赵胜致使的,现在看来另有其人。

    “赵家,赵寒!”年轻男子颇为自傲的说道。

    这次的必死之局,是赵寒亲自设下的。

    本来是想陷害那对周家母子的,没想到与那个不成器的赵胜一样,也被眼前这个家伙搅了局。

    “就凭你?好好好,你然你想担,那就担着吧!”何易差点没笑出来。

    他当然不能笑出来,并且,他巴不得赵家去担这个责任,他原以为这次又是赵胜在暗中作祟,没想到却换了个更加愚蠢的过来。

    说到那个赵胜,心胸确是狭隘了些,但好歹还算是个聪明人,在何易亮明身份之后便及时收了手。

    可眼前这个赵寒就不一样了。

    非但不知收手,反而还去勾结太守府的官员?

    还是说那个赵胜根本就没有将自己的身份告诉对方?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更有趣了何易又联想到那日在梦楼之中,那些对赵胜的惨象冷眼相看的其他赵家人。

    看来这个赵家内部,还有很多不为外界所知的秘密

    顿了顿,何易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官便跟你们走一趟吧!来斛阳城已有多日,也是时候去见见那位太守大人了。”

    他仔细算了算时间,该做的准备也都做的差不多了。

    公良雎那边,应该也已经开始劝服黎戎寨归降了,而他之前让杜刀和廖钱中散布出去的假消息,估计早就已经传到了太守府里。

    现在的斛阳太守,背地里正做着见不得光的勾当,可以说是敏感的很。

    征民搜寻灵产这种事,那可是仙门才有的特权,而对于官吏,尤其是太守这种高官来说,就属于掉脑袋的大罪,随便有些什么风吹草动,估计都要给他惊出一身冷汗来。

    何易原本还想着如何制造一个契机,用来坐实这条假消息,现在赵胜既然送上门来,却也给他省了不少麻烦。

    “带路吧!”何易一脸无谓的说道。

    “带走!”那常都尉大手一挥,便押着何易离开。

    看着何易那被五花大绑的狼狈身影,赵寒脸上亦有洋洋自得之意,这般过了好一会,他方才回想起何易之前所说的那句话中,似乎有着“本官”两个字。

    “那家伙不会真的是官吧?外地来的官吏?”

    想及此处,赵寒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