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套取情报,殊死一搏

    “噗呲噗呲噗呲”

    高速旋转的“缘一零式”,直接化身为切鱼小能手,把那些不断的扑向他的鱼全都切成了鱼酱。

    那些鱼在被切断的时候,会从身体里溅射出含有剧毒的体液,但是这体液对于“缘一零式”来说,那才真的是鸡肋的不行,溅在身上也就是把他的衣服和外皮给腐蚀一下。

    不过霸者重装的效果,似乎是直接把“缘一零式”的衣服也算做了他的一部分,所以虽然衣服和外皮一直在被腐蚀,但是在霸者重装的恢复力之下,那些被腐蚀的部分很快就又全都恢复如新了。

    这还挺让未云羡慕的,因为他的衣服可并没有这种待遇。

    “啊这个傀儡真是一件不错的艺术品但是和我比起来,这也只不过是一件残次品罢了只是没有生命的躯壳而已”

    看着把鱼全都切割完毕,留下了一地的鱼酱的“缘一零式”,玉壶忍不住感叹了起来,但是他丝毫没有自己的血鬼术被破解的恼怒。

    “下面就让你们来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艺术品”

    这个玉壶在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之后,直接整个身体缩进了壶中。

    而后再一次从壶中出来的,是一个仿佛褪了皮一样的玉壶,他的那些婴儿小手全都消失不见了,转而变成了两只掌间有蹼的手臂,他的全身覆盖着滑腻的鱼鳞,下身是像蛇一样的身躯,这家伙竟然是完全的脱离了壶。

    看着这上身人身下身蛇身,身上披满了鱼鳞,长着两只怪异的大爪子,口眼错位的怪物,未云实在是不能够理解,这哪里称得上是艺术品,怪诞主义吗

    “哈哈哈拜服在这完美无缺的美丽姿态前吧”

    这玉壶似乎是丝毫的没有自觉,反而是自我感觉十分良好的大喊道。

    刚刚休息好又回来的时透无一郎,一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这个丑陋的怪物,是刚才那个在壶里的家伙吗”

    时透无一郎指着变成了完全体的玉壶,向着未云问道,丝毫没有在意玉壶已经变得更加恐怖的脸色。

    未云操纵着“缘一零式”点了点头,对时透无一郎的话表示了肯定。

    “你这个家伙简直毫无艺术鉴赏的能力你的脑子里,恐怕也就只有肌肉吧”

    玉壶完全的被时透无一郎给激怒了,展示了自己的完全体的玉壶,已经准备要结束战斗了。

    “我这比金刚石还要坚硬的鳞片,我这可以让所有接触之物全部化为鱼的神之手,将在今天终结你的性命”

    玉壶恼怒的叫喊着,他准备下一击就把时透无一郎和那个讨厌的傀儡都变成鱼

    “血鬼术阵杀鱼鳞”

    这玉壶的身影诡异的冲向了时透无一郎,但是在时透无一郎做好了迎接攻击的准备的时候,这个玉壶的身影竟然是又诡异的一滑消失了,他竟然是在依靠着鱼鳞的滑腻在地上快速的移动的

    “糟糕”

    时透无一郎被这一招搞的有些措手不及,但是未云操纵着“缘一零式”及时的补了位。

    “咔嚓”

    “缘一零式”的一把日轮刀架住了玉壶的一只爪子,但是玉壶只是“嘻嘻”的笑了一声。

    “缘一零式”手中抓着的那把日轮刀,竟然在接触到这个玉壶的爪子之后直接变成了一只鱼

    未云操纵着“缘一零式”赶快避让开了这个玉壶的爪子,原来“神之手”竟然是真的,这效果简直有点儿逆天了

    时透无一郎也是赶快避让开来,这一爪子谁受得了,连日轮刀都被变成鱼了,这可怎么打

    未云一边操纵着“缘一零式”配合时透无一郎,和变成了完全体实力大增的上弦之伍的玉壶周旋,一边继续向童磨攻了过去。

    “刚才你们说的黑死牟是谁别的上弦吗”

    未云脚下发力,一个突进就突到了童磨的身前,手中的日轮刀当头砍去,同时他的嘴上也没闲着,这一刀他没有想要要这个童磨的命,所以这一刀其实并没有附上波纹的力量。

    童磨立刻向后退去躲过这一击,只是有一个结晶御子被未云给斩碎变成了冰雾。

    这只恶鬼和剩下的四只结晶御子一齐对着未云再次施术。

    “血鬼术蔓莲华”

    四只结晶御子同时使用了他的控制技能,无数的冰藤蔓从冰莲花上延伸出来,向着未云捆缚过去。

    而童磨的本体则是站定之后,挥动手中的金色折扇向着未云攻来。

    “血鬼术枯园垂雪”

    他极尽自己的全力,打出了将近二十连击的攻击,对着未云全身上下一顿猛扇。

    不过那向着未云席卷而来的藤蔓,全都被未云轻松的用日轮刀给斩断了,而童磨竭尽全力的二十连击,也被未云用日轮刀一击不差的全都给挡了下来。

    “如果你不愿意说的话,那我就不给你说话的机会了。”

    未云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他在挡下了童磨的二十连击之后,利用童磨的一个空当,直接一剑斩断了这个上弦之贰的恶鬼的一条手臂。

    “哐当”

    童磨极速的后退,扔下了一只手臂,锋利的折扇也随着手臂一起掉在了地上。

    童磨刚刚重新站定,被斩下的那只手臂就已经又重新长了出来,四只结晶御子拿着掉在地上的折扇飞回了主人的身边,未云并没有阻止。

    “黑死牟是上弦之壹,最强大的上弦。”

    童磨喘了口气说道,他确实需要休息一下了,这个男人成长的太快了,他甚至连那个盔甲都没有使用,现在就已经把他给逼成了这样,要知道,这一次他已经是竭尽了全力了

    “哦上弦之壹,很强吗和你比的话,是什么样的程度”

    未云没有着急攻上去,虽然他知道童磨是在恢复体力,但是未云丝毫不介意,因为他实在是游刃有余,与其立刻干掉这个家伙,还不如想办法从这个家伙口中套取一些情报呢。

    “哈哈哈,我和他可没法比呀,那个家伙是最初的上弦,是一个鬼杀队的剑士变成的上弦,我和他打的话,估计也就是只有逃窜的份吧,不,估计就算是逃窜也会被杀死。”

    童磨丝毫没有出卖了自己的同事的心理负担,他仍然是在和未云对话,借机来恢复体力,他已经准备殊死一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