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五色火龙

    耿阳干脆坐在井口边修炼,他发现那些热汽中的灵气比较浓郁,便猜测井水里可能蕴含灵气。

    经过了两个多小时,井里喷涌的热汽开始慢慢减少;又过了三四个小时,耿阳的神识竟然对火珠有了一些感应,他感应到火珠的灵动性显著增强,这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耿阳欣喜不已。

    又过了一个小时,只见井里的热汽开始慢慢消散,经历的气温逐渐降低。与此同时,耿阳感应到火珠正从泉眼里往上窜,见火珠就要回到耳府,他立即跃起,跳入水井里。

    “呼!”

    火珠极其灵动,欢快地飞回耳府,似乎收获不小!

    耿阳来不及观看火珠的变化,因为他看到火珠刚一钻出井底,就有一股手臂粗的水流从泉眼里喷涌而出,清水哗哗地直冲出了井口,喷了耿阳一身!

    耿阳欣喜异常,他赶紧绽放精神力,探查井底的泉眼,泉眼的直径大约十厘米,深不可测!

    凭借灵帝境中期的精神力,耿阳竟无法探寻到泉水的源头,在所能探查到的范围内,再也寻不到火种,井水也极其清凉。很显然,井里的火种已被火珠吞噬融合,泉眼洞壁被灼烧的痕迹还历历在目,这果真就是传说中的“水深火热”!

    老樊也发现了井内的异常状况,与几个工匠飞速来到井口附近,他们看着喷出井口近半米高的泉水,发现先前那些沸腾的热汽也消失殆尽,一个个目瞪口呆!

    老樊放心地来到井口边,发现耿阳还在井下,遂大声叫道:“耿长老,下面还有火光吗?”

    “没有了,已经收拾干净了,你们可以放心修建了!”耿阳回答,心中一块石头落地。

    耿阳飞身跃到地面,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湿透,却满脸兴奋,他发现这些井水与天帝神宫中的水质有些类似,水里面果真蕴含灵气。

    此时,何精礼也匆匆赶到了井口边,见到那股喷涌的泉水,吃惊地问道:“怎么没有热汽了?还喷出泉水了!好水啊!”

    “耿长老到井里去了两次,就变成这样了。”老樊和几个工匠异口同声地回答。

    “何堂主,不必吃惊,我只是凑巧而已!”耿阳笑道,抖掉身上湿漉漉的泉水。

    何精礼仔细查看那股泉水,水量很大,至少可以供应两三千人。何堂主异常欣喜,遂询问道:“耿长老,您打算怎么利用这股泉水?”

    “这股泉水含有一丝丝灵气,还富含养分,最适合教席和内门弟子使用,大食堂里面就不必汲取莲塘的水了,用这里的泉水,还要方便许多。”耿阳思忖着,“何堂主,你马上跟帮主商量一下,可以在花园后修建一个有顶盖的蓄水池,这样方便把水引走,又能保持水质纯净。”

    “长老,这后面毕竟都属于您的地盘,您要不要再修建一个鱼池?”何精礼一脸谄笑,显然有拍马屁之嫌。

    耿阳突然想到,利用多余的泉水建一个鱼池,也许能把灵戒中那些冰冻的吸血鱼重新养活!那些银鱼的营养能增强肌体的抵御力,与一些顶级灵药也差不了多少,这是飘荡帮修士的机缘啊!

    从天帝神宫带回来的那些银鱼,已经成为了耿阳的一个难题,它们自我保护冰冻起来,成为了一个大冰块,根本无法将它们从灵戒中取出来!

    “好!鱼池最好要有八米深,八米宽,十二米长。修建蓄水池和鱼池的钱都由我来出,不用内务堂负担!”耿阳说道,他可不想以权谋私。

    “那再好不过了,所有人都要感谢您!”何精礼说道,“长老,今天上午我没有去观看选拔,错过了您传授功法的机会,您能不能……”

    耿阳会意,立即将“虚空术”的灵光信息传给何精礼,说道:“回去参悟吧,有不明白之处再来问我。”

    何精礼收到功法,立即以弟子之礼躬身称谢,极其恭敬。

    处理完水井的事情,耿阳立即返回灵器堂宿舍换下湿衣服。此时,耿阳才有机会仔细查看耳府中的火珠,火珠的直径已经达到了三十三毫米,看起来鲜红透亮。

    等了不到半柱香工夫,耿阳期待已久的事情终于出现了,火珠中终于出现了第五朵小火苗!

    这是一朵蓝色的小火苗,让耿阳更为兴奋的是,蓝色的火苗蓝光晶莹,其精纯达到了极致,毋须再吸收其它蓝色的火种!

    “噗!”

    一声轻响,火窠与红色神宫靠近的位置一阵刺痛,火窠内侧突然开启了一片晶莹透亮的圆形膜瓣,就像开启了一扇关闭已久的门,一条圆形的管道直通火红色的神宫之门。管道极短,晶莹剔透,刚好三厘米,直径超过三厘米,乍看就像一条空洞的血管,但比血管坚实许多。

    “呼!”

    火珠异常兴奋,钻进管道,倏忽出现于火红色的神宫之中,已具有一半神性的真魂灵一口将其吞下!

    “噗!”

    一团五色火焰突然从真魂灵口中喷出,耿阳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嘴巴一张,一团火焰竟从他口里喷涌而出!

    “嘭!呼~”

    房间里突然出现一条汹涌的五色火龙,毫无目的地喷向耿阳身前方向。

    糟糕!耿阳身前那张矮桌,瞬息间就化为灰烬,坚硬的能防火的楼板,也被烤得焦黑!房屋内弥漫着缕缕白烟,散发着股股焦味。

    耿阳苦笑不已,他下意识的行为,却差点造成灾难。于是他赶紧出门,飞身来到铁竹林僻静处。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把宿舍都烧掉!

    火珠还停留在红色真魂灵体内,耿阳想着将其吐出来,火珠立刻从真魂灵体内飞出,但依旧停留在红色神宫之中。

    耿阳于是又想着让它回到火窠,火珠似乎依依不舍,但还是遵从了耿阳的意识,它钻出神宫之门,又从原来的管道返回到火窠中。

    接着耿阳又想着关闭火窠的膜瓣,膜瓣果然就悄然合上,火窠的外形与之前毫无二致,火珠伸了一个懒腰,躺了下来。

    原来红色真魂灵的神性已经与火珠的灵性相容,耿阳可以通过神识随意控制它,甚至可以发动“恼火”进行攻击!

    耿阳又反复地试了几遍,火珠及其所蕴含的“恼火”,就如他的手脚一般,可以随心所欲地掌控。

    耿阳突然联想到,之前从东洪城返回飘荡帮时,曾在天空中见到一位灵皇喷出一条五色火龙,将另一位灵皇烧成了黑炭模样,难道碰上了耳火家族的人?如此看来,耳火家族的人一定是在暗中保护自己!

    之前耿阳不能掌控火珠,更不能催发“恼火”,因此没有修炼“熔焱经”中使用“恼火”的灵技,现在终于可以修炼这些灵技了。

    “熔焱经”中使用“恼火”的灵技仅有四招,合称“焱灭烬技”,可谓招招霸道无比!

    第一招“熔焱彩龙”,就是将所有“恼火”火种融为一体,如一条彩色火龙从口中喷射而出,攻向正面的强敌;

    第二招“狂龙飞舞”,乃将“恼火”的各色火种分别化为一条条火龙,从各个不同角度攻击敌人;

    第三招“霹雳雷珠”,是将各色火焰浓缩凝聚为一枚火弹,里面融汇了一缕精神力,火弹能追踪射向锁定的敌人!到达敌人的身体附近后,火弹突然爆炸,各色异火化为利箭,射进敌人的体内,然后爆炸、焚烧。

    第四招“炫目闪电”,就是将真气渗入“恼火”之中,燃烧真气形成炫目的白光与高压电流,切割敌人的肌体,使敌人瞬间失去视力,浑身麻木,身体枯焦。

    这四招灵技除了第一招稍微容易修炼一些外,其它三招都非常难以修炼。

    耿阳双盘膝坐在一根修长的铁竹上,虽然竹林中万籁有声,但耿阳却心如止水。

    此时已近黄昏,彩霞满天,淡黄的日光洒在耿阳身上,泛起一圈圈光晕。晚风轻拂,山岚渐起,夜色越来越浓,西边的一弯残月愈来愈亮,在耿阳身上洒下一层清辉。

    入夜已近四个小时,突然,一条五彩火龙轰然飞出铁竹林,五色火光照耀天空,扶摇而上,与天空中的灵光御阵轰然相撞!

    “嘭!”

    一声巨响,高高的天际中绽射出金黄、碧绿、水蓝三色灵光,五彩飞龙迅疾溃散,闪射出片片星火,如彩色的雪花飘落而下,又如绽放了一朵五彩缤纷的焰火,十分绚烂!

    听到动静,十几个飘荡帮护卫呼啸而至,一起盯住了铁竹竿上的耿阳!从铁竹上一跃而下,耿阳说道:“没什么事!我正在检验灵光御阵的防御力,不小心惊动你们了。”

    护卫们从没有见过此等场景,发现又是护法长老在此,纷纷向耿阳躬身行礼,大部分修士对耿阳的解释深信不疑,只有一位最年轻的弟子问道:

    “耿长老,我们分明见到一条五彩火龙飞向天空,莫非是长老的灵光化形,可是长老还没有到仙將境啊?”

    “你动点脑子好不好!耿长老已经能够战胜道,一脸谄笑。

    “这是一种灵技,你们应该无法使用,以后你们会明白的。”耿阳模棱两可地说道。

    此时,耿阳发现耳府中的白板终于苏醒过来,它的实力几乎增强了两倍多,原来白板终于修炼成了灵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