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七章 与子同袍

    原来殿下是为了这个而来,”那女子赔着笑道,“这可真是不巧,新进的衣料昨儿个刚刚卖完。不过现下还有一件已制好的成衣,本是用来展出的,倒也无人试穿过,殿下你看……”

    许明川长眉微皱,他自幼便不曾穿过成衣,如若不是量身所制,只怕会不妥帖。

    他在意这个,叶绿芜倒觉无妨,再者天色渐晚,也没有白来一趟的说法。

    “自是成衣,倒还省了些事。”她笑道,“是你说我这衣裳不能穿的,若是没有新的,今日我可怎么回去呢?”

    那掌柜也在一旁帮腔,直言“这成衣因着为展出所用,故而做的比其余的要精细得多。再者说,这从未有人试穿过也是因为衣裳尺寸的问题,若是这位姑娘穿来,定是十分合适的。”

    二人一唱一和,许明川倒也没有多说什么,沉吟片刻便道“如此,便去试试吧。”

    此令一出,又有谁敢怠慢?众人连忙前呼后拥引着叶绿芜前往内间,又有人连忙上了一壶清香的好茶,在一旁的屏风后伺候许明川落座。

    知道女子更衣所需时间甚久,他倒也不急,一样样将自己面前的首饰样品细细看过。

    偌大的店面之中连一丝呼吸声都闻不见,众人皆垂首屏息立在一旁,不敢多动一下。

    “瞧你看得这般仔细,可当真能分出来这些首饰的式样?”

    轻柔婉转,冬雪初融。

    许明川顺着她的声音侧过头去,只见叶绿芜身着一袭蓝色衣衫亭亭立在那里,嘴角含笑,眸光流转。

    那衣衫纤纱走绣,拂袖间绸纱如蝉翼,轻巧之美仙而不俗。纱袍之上,有星汉点点,有云纹漫漫,如流萤嬉闹,若流风回雪。墨发如垂瀑,在后方以银簪束发。双袖细裁,袖袍纤长,如浮沉在云汉之间,杳渺万里银河。

    “云母屏风烛影深,长河渐落晓星沉。”他笑道,“这迢迢星河被你穿在了身上,牛郎织女应来答谢才是。”

    叶绿芜抿唇一笑,施施然坐在一旁,“这料子轻巧舒服,难怪有一衣百金的名头。”

    此时那掌柜又迈着小碎步走上前来,夸赞道“殿下,这成衣尺寸原本就苛刻,可这位姑娘穿上却刚刚好,就跟量身定做一样,这打荣华阁开业起,还没见过这么标致的人物,今儿个也算是开眼了。”

    许明川笑意深深,“既是如此,便再找些相称的首饰,好生包了送去晗灵乡君府吧。蒋文——”

    他话音未落,蒋文便稳稳从门口走来,恭敬地立在一旁“属下在这里等着结银子,殿下同乡君先行离去即可。”

    掌柜听到这话明显愣了一瞬,惊讶的声音紧紧跟在他们的步伐之后,徐徐飘来,“她便是救了五百难民的晗灵乡君?!”

    自从风雪停息之后,就连夜晚的天幕都澄亮了起来,半弦月遥遥坠在一旁,连细微的星光都不能遮掩得住。

    今夜的星辰,半阙在九霄天际之上,半阙在叶绿芜的身上。

    “我送你回府。”许明川缓声道,眼中映着点点星河。

    浩浩荡荡的五十骑仪仗今日几乎围着整个京都城绕了一圈,比万家灯火还要引人注目。

    阴暗的天牢内——

    卫新雨被牢牢缚在刑架之上,用来覆面的面纱已被扯下,一张惹人怜爱的脸庞之上挂着两行泪珠,双唇之上的口脂被擦去大半,斑驳的红色下露出她毫无血色的唇来。

    蔺忱面如凝霜,阴沉地坐在她对面,“周国细作,你究竟有何目的?”

    她身上并未有丝毫血迹,可却面色苍白,气若游丝“民女……并非细作,接近两位殿下却是因着心中敬仰……”

    这番说辞她已说了不下十遍,蔺忱眸色一暗,右手迅速向前一推,一道金光便自掌心而出,直直没入卫新雨体内。

    由内而外,损及经脉,才是最为疼痛之事。

    她原本没有力气的头颅此刻高高仰起,双目圆睁,口中发出嘶哑的喊叫声,在昏暗潮湿的天牢中格外凄厉。

    “我知道你不愿说,”蔺忱沉声道“既做了细作,便没什么好在乎的了。只是你要知道,说与不说的区别,便是能否痛快一死。”

    卫新雨额上痛出一层冷汗,可依旧紧咬着牙关,并无开口之意。

    蔺忱轻笑一声,落在她耳中便如同死神的轻语一般。

    “你没有修行过魂力,打着的便是不会被注意的主意。可你也应知道,金属魂力者若聚炁成形,便是连兵器都不需带。”

    她缓了片刻,费力地挤出几个字来“那又……如何……”

    蔺忱右手二指并立,狠狠道“这便让你看看,究竟会如何。”

    指尖金光乍现,方才被他打入卫新雨体内的魂力此刻开始缓缓聚合在一起,而后渐渐移到她血脉之中。

    她双目一凛,那些魂力便即刻化为一颗颗极细小的,带着尖刺的小球。

    身体内部忽如其来的剧痛令她再也无法忍耐,终究喊了出来“不!!!我说!我说!!!”

    蔺忱听到她这话,只是将金属球外围的尖刺化掉,给了她喘息的空隙。

    “我的确是周国人,”她生意极其细微,仿佛一股微风便能吹散,“五年前,我们几个被义父悄悄送来此地,便是为了以身为昌国皇室降下一个诅咒。”

    “在此接应你的,是何人?”蔺忱追问道。

    这个诅咒是什么,并不是十分要紧的事,。如若不知究竟是何人助着周国做出这等瞒天过海之事,只怕日后前来的细作便会越来越多。

    “哈……哈……”卫新雨胸口剧烈起伏起来,喘息了片刻,才又道“义父派人将我们送到京都城以北的豫州,又让我们住在青涛祠旁边,极尽所能模仿那些女子的姿态,又花费许久的时间,才从她们口中套出有关青涛祠的事。”

    蔺忱双眉一皱,她答非所问,似乎在刻意拖延时间。

    天牢之中守卫重重,为了审讯这十三个周国来的女子,他更是将所有人都遣出这间刑室,应当是无人能进到这里来将她们救出才是。

    莫非她所等待的,不是人?而是……一个时机?!

    想到此处,他便再次聚炁成形,卫新雨白嫩的皮肤下迅速便散开一团团暗红的淤血。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