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又遭劫难

    橙护法看准了成天,直接冲出一脚过来,成天则一见到脚来,便一个侧身转过去,橙护法的脚踢到了墙上,成天顺利躲过了这一击。

    橙护法说道:“你小子不走正道,居然烧了他的书,看我不惩治你这社会的恶。”

    说完,橙护法一左一右两拳过来,成天先躲了左拳,即刻抽出了自己的剑,对着橙护法胸口正中心一冲过去,橙护法见到剑来,不得不收回了右拳,侧身迅速一转,剑贴着他的面冲了过去。

    橙护法化掌为刃劈向了成天的肩膀,成天抽回剑身,对准橙护法划了过去,橙护法没有办法,抽回了掌,一只手抓住了成天拿剑的手,另一只手稳稳的捏住了剑刃,一时间成天的剑停了下来,他使劲拔,却怎么也挣脱不开他的手的控制。

    此时烧东西产生的烟雾在房间里面聚积了起来,二人均感到有些呼吸不畅。他们此刻听到了外面嘈杂的走动声。

    橙护法想快速结束战斗,拿住成天手腕的那一只手往上一抬,剑则被抬了上去,他另一只手赶紧放开剑身,捏住了拳头一拳朝着成天的脸打过去,成天则一个转身,先是躲过了他这一拳,之后再接上一个回旋踢,朝着橙护法踢过去。橙护法两只手并在一块,对着成天的回旋踢迎了上去,稳稳的接住了成天这一击。

    浓雾越来越弥漫开来,两人都已经开始不断的咳嗽,但成天低下了头,在房间走来走去,而橙护法仍旧站着,透过这浓雾,想拼命寻找成天的位置,毕竟这烟太浓,橙护法看不清,不过由于他一直站着,吸入的烟太多,迅速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而成天低着头,避免了自己被烟雾吸入鼻子的危险,所以还坚持着在房子里,此时的房子已经开始烧了起来,火蔓延到了顶上。他找到了出口,冲了过去,打开了门后,不顾三七二十一,跳了出去。一个跟头,人和剑一起倒在了地上。

    成天大口的喘着气,总算是躲过了这一劫,而橙护法仍然倒在房子里面。

    成天看到,房子开始整个的燃了起来,大火吞没了这房子。而在外面的,有孩童,还有各式各样的奴仆,他们纷纷挑着水往火里面浇,但这力量在这么大的火面前毕竟是小,所以火倒没有削弱的趋势。

    成天站了起来,见到褚飞和康涛也在浇水,成天也上去搭一把手,帮助他们一起来灭火。

    一段时间后,火势有了减小的趋势,突然,一个奴仆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对成天说道:“老爷母亲叫你过去,说是有急事。”

    成天听后,便对康涛和褚飞二人说道:“你们先在这儿浇水,我去去就来。”

    褚飞和康涛点点头,继续浇着水扑灭火焰,而成天则跟着奴仆后面匆匆忙忙的跑入了卢樟文母亲的房子那边,远远见到,他母亲正在房子外面焦急的走过来走过去。

    他母亲见到成天来,便迎了上去,说道:“不好了,我儿子被人给绑起来,说是要把他给活埋了,你快去救救他!”

    她说着,眼珠子哗哗的往下掉。成天问道:“快告诉我,他在哪儿?”

    “朝东边去了,我叫了几个奴仆过去,皆被打伤在地上。你可要小心,他们几个年轻人暴力得很。”

    成天点点头,便迅速跑出了门,朝着东边跑去。

    不一会儿,在村子外面,他终于见到了绑住卢樟文的那一些人,远远看到,卢樟文被绳子绑住,他正侧躺在地上。其余的五人则手拿铁锹不断的挖着地上的土,已经挖出了一个小坑出来。

    成天跑到跟前,一个正在铲着土的人看见了成天,对他说道:“你也是来埋他的么?”说完,便又铲了一堆土。

    成天看着地上的卢樟文,则反问道:“为什么要埋他?”

    拿铲子的说道:“你不知道么?他害死了人。”

    “谁?”

    “就是我们村的陈宝和呀,他的母亲说,他每日也不做庄稼,一天到晚往这歹人那儿跑。”他指了指地上的卢樟文,继续说道,“家里只有他一个独子,没他做庄稼,这个家庭可怎么生活下去?于是他母亲就到处借债,凭借自己织的布好,我们街坊邻里便都照顾一下她,买了她的布,以维持她的生计。没有想到这陈宝和非但不知道体会他母亲的辛苦,反倒还把他母亲赚的钱拿走一部分交给了这歹人,说什么‘只读圣贤书’‘学费不可不交’之类的。”

    “我们大家都与他的母亲说,叫她不要惯着他,说他是被这歹人给骗了的,他母亲说也拿他没有办法,我们这些人便一生气,几天前就把这歹人给绑在了树上,叫他不要为非作歹,到处骗人,没想到最后他居然下来了,又开始骗这陈宝和。”

    “就在今天的时候,他母亲借了一点粮食,在家中做好了之后,便等着陈宝和去吃,可是,这陈宝和非但不吃,还说什么‘仁者不食嗟来之食’为由拒绝他母亲借来的粮食。本来他每日也就是饱一顿饿一顿,饿成个皮包骨,今日倒好,他一天都没有去吃饭,到了午后的时候,突然就倒了下去,他母亲一看,竟然死了,活活被饿死了!我们一气,就知道肯定是这歹人又在到处骗人,蛊惑人心,于是便一致同意,要活活的埋了他,除掉这个祸患。”

    成天听后,实在不知道拿什么理由来为他开脱,可是一想到卢樟文也有母亲,她可是和陈宝和的母亲一样在关爱着自己的孩子,一时间下去,成天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只听到西边传来一阵喊声,六个人手里拿着锄头、镰刀冲了上来。成天见了,不由得用手握住了剑,退了几步。

    那铁锹的人见了,平静的说道:“不用担心,他们不是冲你来的。”

    成天转过头去问道:“那是谁?”

    就在成天转头这一瞬间,这群人已经冲了过来,挥起手中的武器要来砍倒在地上的卢樟文。

    成天见后,毫不犹豫的举剑去挡,一连下去,挡住了三个人的进攻。

    拿着锄头的人怒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怎么阻止我们除了这个为非作歹的人?”

    拿铁锹的人替成天回答道:“我们打算活埋他。”

    拿锄头的人平静了下来,说道:“原来是这样这人,害死了陆三炳,我们打算为他报仇的。”

    成天问道:“怎么个回事?”

    “他教陆三炳什么‘悬梁刺股’,他每日便待在他自己的房子里面看什么妖魔鬼怪的书,被迷了神,几日不出来。等到我们进去的时候,一股恶臭扑面而来,我们发现,陆三炳已经死在了他的房子里面,估计有好几个星期了,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具干尸。”

    成天听后,不由得毛骨悚然。他们当中一个拿镰刀的人终于忍不住,挥舞这镰刀往卢樟文身上挥去,镰刀割在他身上,卢樟文大叫一声,一股鲜血流了出来,他的舌头伸出,便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