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可乐换符法

    “姐姐,不要怕,坐我身边儿。”小舞这时拉着云梦舞坐在了风雪狂的一侧,只是她说的坐在她身边,实则是让人抱着她坐,而她十分享受的靠在去梦舞的柔软处,十分享受的样子。

    肖汉中则完全没有风雪狂他们那种随时备战之心,却也是到了云梦舞对面的后一个椅子坐下,他可不敢靠着这个女煞星太近,死在她手中的男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而且个个都是先太监,再没命的,看着她就会觉得蛋疼。

    田慕云哪里敢坐呀,自己闯下了如此大祸,当真是百死菲赦,自己都已经能想到,这次自己将面临着什么的处罚了。

    “说吧,给大家一个交待。”大家坐定,极阳子当下便严厉的对着田慕云说道。

    “是,是,回,回祖,祖师,我们当时看到五道遁光极速而来,以,以为是来了大敌,急忙迎了上去。后来他们没有露出敌意,我上前询问,他们说自己不是宗门,只是世俗之人,我便准备放行的。”

    “可是后来沈师弟提醒我,现在世俗根本没有修仙者,而且因为异兽之乱,修炼的人本就少,功法也被各宗门严格控制不会外流。那些促进修为的灵丹灵药也都失传,能拥有他们这般可遁光而行的根本不可能存在,于是我便试探的问他们来自哪里。”

    “可是他回答我的是世外桃园,而且我故意将项羽所建的世外桃园说成了秦陶氏,他竟然完全没有听出来,说是他自己建的,让人很是怀疑。随后我又问他兽难发展的如何,他却只回答否极,我当时便确定,他绝对是对世俗间的事情不了解,所以我断定他们必然是其他宗门派来的奸细,于是便准备对他们好好的问询。”

    “因为我的修为不够,只能将他们骗到封仙碑阵中,让封仙碑先封了他们的真气,再问询他们的真实身份和来我蓬莱仙岛的目地。虽然我逼问的方法有些不对,但是我只是吓唬吓唬他们的,我的手根本什么也没有碰到。”

    “后来,后来我的小,小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融化掉了,疼痛难忍,于是师弟们便将我送往师叔那里治疗,而他们也暂时送到了仙狱之中镇压。”

    这田慕云倒真是有些口才,很是麻利的将事情重述了一遍,他的说词也算是十分的贴切,就算是看了视频,也完全挑不出任何的不是。

    “胡说我们世外桃园,是我哥哥自己建的,跟那项什么,陶什么的没什么关系否极,否极就是泰来,现在我们已经成长起来,魔兽必然会被我们屠杀一空,现在不正是否到极致,马上就要泰来了吗”小舞听完,却是第一个跳出来,就要给田慕云两巴掌。

    “小舞。”风雪狂急忙出言阻止,以小舞的力量,这马掌要是扇上去了,哪里还有命在呀。

    小舞还是极为的听话的,虽然极为不甘的恶狠狠盯了田慕云一眼,却并没有真的冲上去干人。

    “呃,好吧,事情我基本已经清楚,这是一个误会,误会,这位道友,你看这样可好,让你和你的夫人,妹妹们受了委屈,我蓬莱岛出五颗凝真丹作为陪偿,你看如何”极阳子是个人精,哪里不知道现在已经不是对错的问题了。

    说话间,有弟子走上殿来,给在座的每一位都倒了一灵茶,包括小舞也有自己的一杯。

    “好喝,太好喝了。”小舞一闻那个味道,立刻便忍不住了,当下便不管茶还尚热,一口便连水带叶的干了下去。

    风雪狂笑着看了妹妹一眼,随后转过头来对极阳子道“道长想来也该知道,凝真丹我们已经没有需要了,而固真丹,想来贵宗也没有太多储量,不若这样,将贵宗的阵法符文传给我们如何”

    “呵呵,风道友,固真丹我宗确实已经不多,甚至炼制固真丹的灵药,也几近绝种,我蓬莱岛确实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而阵法符文,我们可以帮助道友进行炼制刻画,但是要说传授,却是万万不能的。”极阳子显得极为坚决,因为这些东西可是宗门的根本,若是传出,必将会动了宗门底气。

    风雪狂自然也是明白这些,但是让人炼制却也非他所愿,因为由别人炼制,那么质量好坏都是由别人来掌控的,特别在急需要的时候,还得跑过来与他们协商,哪里有自己会,然后随心所欲来的方便。

    想到这里,风雪狂从虫洞之中掏出了一瓶超级可乐,将之随意的抛给极阳子道“我们的特产,你尝尝先。”

    极阳子看着这个可乐瓶子,有些迟疑,他们是隐世宗门,与世俗是没有半点联系的,不似青云门那般与世俗一直有所接触,所以他并不知道这可乐是什么个东西。

    不过他倒也不会太过惧怕,以他现在的修为,不是一点点的毒就可毒死的。于是他缓缓的打开盖子,轻轻的喝下一口,下一刻,他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满脸兴奋道“你们有多少”

    “量产。”风雪狂没有隐瞒,也怕对方杀价。

    “好太好了。”极阳子立刻兴奋的站了起来,在地上来回的夺着步,随后突的似想到了什么,转头道“真气境呢”

    “量产。”风雪狂再度扔出一瓶非常可乐,同时随意的说道。

    “好,符文阵法没有问题,我可以免费传你。”极阳子显然不是一个好商人,但是却极为拢人心。这次是他们有错在先,送陪尝那是应该的,若是在这上面讲价,那么之后的合作就会很难谈。

    而如果此时自己表现大度,之后再从风雪狂这里购得这些修炼的资源,那必然会简单得多。

    “每年三千瓶非常可乐,两千超级可乐,价钱你们随意开。”随后,极阳子想了想,虽然人家说是量产,但是对于这修仙资源,绝对不能用物以稀为贵的道理来横量,人家不卖,他也是点滴办法也无呀。

    “一瓶非常可乐,换购一把法剑,超级可乐换十把。”风雪狂倒也是干脆,直接开价,完全不去考虑得失,同时想了想道“我另外需要一些特殊法器,到时候单独定制。”

    风雪狂当下便也开始开清单,他之前虽然在青云门换了一些炼器之法,但是回去之后发现,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炼器,特别是老爸,老姐风雪麒,弟弟风雪飞和自己,都会使用万剑狂岚,在没有法剑的情况下,这一招看似霸道的剑法,根本就是中看不中用的玩意儿,但是若是都将之培炼成为法器,怕是没有个百八十年的,根本是完不成的。

    “呃,这么多的话,我们宗一时间也拿不出来呀”极阳子很想立刻点头,但是想想这数量,那也太过巨大,就是全宗门全都炼器,一时间也付不上呀。

    “这样,你先把宗门弟子手中的法器回收回来,之后足的再慢慢的炼制。”风雪狂却是给对方出了一个好主意。

    “嗯,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极阳子想了想,也确实只能如此,当下二人很快便敲定了合作方案,风雪狂直接通过虫洞,这里运送了大量的可乐,极阳子则是一道令下,所有宗门弟子手中的法剑便被没收了回来,直接被风雪狂利用虫洞送回到了世外桃园。

    至于风雪狂等人诛杀的诸多弟子之事,极阳子片字未提,显然这件事已经揭过。

    “姐姐我得带走。”就在风雪狂等人准备告辞时,风雪狂却是大声的对极阳子说道,那声音极为霸道,听着似不容商量一般。而她这一声,却是让云梦舞心中大暖,敢在极阳子面前如此大胆的索要她,这可不是什么都有这勇气的。

    “噢,一千超级可乐,我买下了。”风雪狂一看极阳似乎极为为难的样子,没有犹豫,直接出价。

    “喂喂喂,我不是东西,你们凭什么随意的买卖我”云梦舞虽然知道风雪狂是为了救自己,可是听到别人竟然买卖自己,不由的也是气愤起来。

    “行,还算你有自知之明。”风雪狂却是冲着她微微一笑着说道,转而看向极阳子。

    “”云梦舞初听此话,完全没有明白这哪跟哪儿呀,可是略一回味,自己说“我不是东西”不由的一头黑线,刚想发火,却是听得极阳子笑道

    “嗯,对自己的总结很深刻,很彻底,看来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啦,那就走吧。”

    “我,你们,你们俩个混蛋。”云梦舞被气的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转身便是抱着小舞向门外走去,后边传来极阳子和风雪狂得意的大笑,随后又是极阳子的混厚声音传来

    “风小友,这云道友你得可多用心,她可是修仙界千年一遇的修仙天才,然而她的幼年凄苦,又被其师刻意引导,对嫉世愤俗,杀人如麻,纵是我,比她多修炼了三千年,也不敢确保能将之拿下。”

    “道友放心好啦,兽乱现世,已经没有多少人给她杀啦,如果她不想一个人生活在这世界上,那就杀吧。”风雪狂却是很光棍的说道,心里却是在说“杀她像玩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