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冰释前嫌

    子钰气急败坏走出白玉宫,就看见站在门口的子望。

    子钰愣了几秒,便躲到了父王的青云殿。

    事已至此,灵儿只好劝道“请雪音娘娘和骊姬娘娘暂且先回去,等钰哥哥平复些,我和元吉定会好好劝说!”

    可是灵儿的好意她们并不领情,雪音开口道“你当初答应过我远离钰儿,为何又出尔反尔?如今又在我们面前摆出一副女主人的姿态!钰儿定是受了你蛊惑!我们也不需要你在这惺惺作态!”

    没想到这个凡人如此有手段,竟然把钰儿迷得服服帖帖,雪音只恨当初心软没有要了灵儿的命!否则就不会有现在的苦果。

    “我没有……雪音娘娘误会灵儿了!”灵儿委屈得红了眼眶。

    元吉忍不住站出来安慰灵儿道“别听她们胡说八道!”

    元吉这下子可撞到雪音的枪口上,出卖自己的帐还没来得及算呢!

    “元吉!虽然你是鸟族,也是妖族的一员,怎么也和一个人族纠缠不清!”

    莫名其妙连自己也成了批斗的对象,元吉怒火中烧,正要替灵儿出口气,却已经有人路见不平了。

    “雪音娘娘怎么这么大火气?”子望边说边从门口走了出来,后面还跟着红云。

    “你又是谁?”雪音没好气地问道。居然敢用这种口气同自己讲话。

    “骊姬娘娘小时候应该见过我,难道您不记得了吗?”

    骊姬泪眼朦胧抬眼一看,那人眉眼之间竟与钰儿有些相似。

    “你是……崔子望?”当初自己就是借着崔子望这个由头才能离开这个令她厌恶的地方,没想到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

    “骊姬娘娘还认得出子望,我深感荣幸!”子望这话听不出来是真心还是假意。

    “你就是那半妖小子?”雪音半信半疑。

    “没有错!我就是一个半妖小子!按理说您是长辈,我也还喊您一声祖母!”子望尽量做到有礼有节。

    “祖母?我可承受不起!”雪音本是和善之人。可是她的身份是狼族,是蒙顶山之主,还是未来狼王的祖母,她绝不可能让孙儿同一个卑微的人族在一起。

    至于流血人类血液的子望,雪音同样如此。更何况这个半妖还很有可能与孙儿争夺王位,雪音如何能有好脸色?

    子望走到灵儿面前来了一句“嫂嫂!”子望并不直接回怼,而是来个了个迂回包抄。

    果不其然,一句嫂嫂气得雪音杏眼圆瞪。

    不过这句“嫂嫂”在灵儿心里却有千斤重。钰哥哥的家人终于有一个接受了自己,激动的泪水夺眶而出。

    “嫂嫂莫伤心!你就是风波洞的女主人!将来也会是狼族的王后!”子望宽慰灵儿道。

    “小殿下……”灵儿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子望娘亲没有做到的事情,嫂嫂一定要帮她达成心愿!”

    父王和娘亲穷尽一生也未能走在一起,子钰的决心和果敢也实实让子望钦佩。

    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人。子望真心实意祝福他俩终成眷属。

    灵儿哽咽地说道“谢谢小殿下!”

    “既然是一家人,怎么还唤我小殿下?”

    “子……子望!”灵儿结结巴巴终于喊出子望的名字。

    “诶!”元吉插嘴纠正道“灵儿应该喊小殿下小叔才对!”

    元吉这一打趣让灵儿瞬间红了脸,连耳根也未能幸免。

    “我这个小叔真是憋屈,分明不知比你大了多少岁!”子望还不放过,要起哄。

    雪音却看不下去,他们这是故意演给自己看的。

    “骊姬,咱们走!别在这儿让他们在这儿羞辱!”

    “祖母、姨娘等一等!”子望叫住雪音和骊姬,“请两位长辈听子望一句劝!子钰他深爱灵儿的心日月可鉴,难道您们还看不出吗?你们若是想和子钰重修旧好,首先得接受灵儿才行!”

    若说之前的话子望只是为了帮着灵儿出气,这一句却是发自肺腑。

    这句话可谓一语中的,雪音和骊姬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谢谢你,好孩子,请你一定好好宽慰钰儿!”骊姬温和说道。

    对于子望,骊姬没有记恨只有疼惜。同样也是一个失去娘亲的可怜孩子。

    “会的!姨娘!”

    骊姬跟随母亲再一次伤心离去。

    子望留下红云姑姑陪着灵儿,独自来到了青云殿。

    子钰趴在父王曾经的宝座上暗自神伤。他累了,不想再向任何人解释对灵儿感情的坚定。

    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子钰也懒得抬起头来。

    脚步声在面前停了下来,半晌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子钰不耐烦地抬头“子望,是你?”

    “嫂嫂有红云姑姑陪着,你不要担心!”

    “嫂嫂?”子钰一头雾水。

    “子望除了灵儿这个嫂嫂还有谁?”

    子钰由悲转喜“子望你!”

    所以子望也承认自己这个哥哥了?

    “子望和嫂嫂也说过,父王和我娘亲没有实现的夙愿,但愿你们能替他们实现!若你们的结合能消弭狼族和人族的芥蒂,也是大公德一件!”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子望你真的变了……”

    “你不也是么?这都是灵儿嫂嫂的功劳吧?”

    子钰一声浅笑“灵儿确实改变我不少!”

    女子能给予男子最大的改变便是变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因为他有了想要保护的人,明白了肩上应该承担的责任。

    “如果你真心爱灵儿,就应该替她想想。”

    “子望你这话的意思是……”

    “雪音娘娘和骊姬娘娘她们始终都是你的血亲长辈,若不能得到她们的承认,灵儿心中会好受吗?”

    子望的话提醒了子钰,虽然自己铁了心要同娘亲划清界限,可是灵儿为此也是这样的想法。

    看着子钰低头沉思的模样,子望知道他听进了自己的劝告。

    子望转身端详在父王的青云殿,这里同父王在时别无二致,只是主人却再也回不来了。

    子望伸出手抚摸帘幕与椅背。

    “虽然父王不在了,可是红云姑姑却没有改变这里分毫,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唯一的缺憾就是蟠桃随着父王一同消失了。”子钰走过来解释道。

    说到蟠桃,子望内心一阵好笑,只有他知道,那圣果早就进了曹家三口的肚子。

    父王找到了心灵的归宿,娘亲也已经轮回重生,子钰也找到了自己的爱人,如今了无牵挂的自己也应该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了。

    该走了,这一次,自己再也不会放开小葵的手,子望暗暗下定决心。脚步也坚定地朝门口走去。

    “贤弟!”身后传来子钰亲切的呼喊。

    子望回头。

    “哥哥!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莫要想我一般就追悔莫及了!”

    一声贤弟,一声哥哥,让阴霾的过去统统消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