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地狱冥狼的眼神

    欧阳听雪刚才的暴怒,却一点也美让一旁的侍从动容,好像根本就没在乎她的反应。

    宰相门前七品官,这家商行敢在众人面前正大光明的坐地起价,绝不会因一个小丫头的怒气而服软。就算对方只是一个侍从。豪门家的狗也是很有霸气和底气的。

    欧阳小川坐下身,侧头看向低头不语的小妹。

    欧阳听雪手中的两只短枪早已不见,两只小手正互相扣捏着。显得十分不自在。

    “小妹,那人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欧阳小川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别问了,丢死人了”

    欧阳听雪扭动了下身子道。

    “怎么就丢人了他谁啊看把你吓得。”

    “讨厌你还问,都怪你啦”

    欧阳听雪抬起头,脸色红润。

    “哇你脸红了耶”

    “让我猜猜哦”

    “你叫他赵叔父,嗯那个你的娃娃亲好像也姓赵。”

    “哦我知道了,不会是你未来的”

    欧阳小川扣着下吧,自言自语着。思索了一会双手一拍指着小妹道。

    “你胡说什么娃娃亲不是。他不是。你别瞎猜”

    欧阳听雪急忙抬起头一掌拍开欧阳小川指着自己的手道。眼神却飘忽不定。

    “那他是谁不告诉我,我可就回去乱说了哦”

    “你”

    欧阳小川威胁道。气的自己小妹脸色再次泛起一片红晕。

    “他他是赵阳的二伯。很少在城中,我都很少见过。他今天怎么就来了。倒霉死了。都怪你”

    欧阳听雪坐着跺了几下脚,轻咬住红唇。

    “哦,原来是未来二伯啊差不多”

    “你什么就差不多了。我要走了,你自己看去吧”

    “喂,别走,别走。你走了,谁给我付钱啊我可不想被魔兽吃掉。”

    欧阳小川急忙拉住羞涩难当,欲要离开的小妹。

    “你要是再敢”

    “咔啦啦”

    欧阳听雪话未出口,场中石门便被打开。

    此时。看台之上的侍从早已离开,所有人已押宝结束。正期待着接下来精彩绝伦的表演。

    “诸位久等了。”

    “大家已押宝完毕,那便有情我人族勇士吧”

    周先生侧过身后退一步,从过道进入的鸠天便从场中的那道石门内走了出来。

    “鸠勇士,你是人族勇士,祝你大胜。在下在后堂等你。”

    周先生拍了拍鸠天的肩膀道。

    鸠天并无回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等周先生离开,石门再次关闭,场中只留下身穿一身和前面光头一样盔甲的鸠天。

    身体清瘦,目光深邃。手握一病双头长枪,面无表情。

    鸠天缓缓抬起头看向看台之上,向众人微微点了下头,便转过身面向魔兽专用通道的那堵石墙。

    “咔”

    “咔啦啦”

    石门这次好像是卡了一下似的。但还是很快又继续缓缓打开。

    看台之上所有人齐刷刷前倾身体并侧头望去,没有一个人敢大口喘气,看台之上静悄悄一片。

    数个呼吸过去了,仍然没有看到有魔兽从石门走出来。大家都有些怀疑这家商行是不是在欺骗众人,或者这头传说的冥狼根本就没有那么厉害。

    场中的鸠天好像都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欲要上前去一探究竟。

    “嗷呜”

    “呜”

    一声从嗓子里发出的低吼声,再经过空洞的通道,显得十分悠远,瘆人。好像来自另一个世界一般。

    鸠天抬起的脚缓缓收了回来,双手紧握住那杆银色双头长枪,左脚后移,身体下蹲,枪头慢慢压下,直指石门口。

    ”嘶”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伴随着齐刷刷的坐直身体的声音。

    欧阳小川将眼睛睁到了最大,都觉得不够大。

    只见石门中慢悠悠探出一只头颅来,狼头。

    “呜”

    卧槽这是什么鬼东西

    欧阳小川心里一咯噔暗骂一声。身旁的小妹突然双手紧握抱住欧阳小川的手臂,明显有往其身后躲藏的动作。

    “四哥”

    欧阳小川抬手轻轻拍了拍受惊的小妹的小手。

    “别怕离咱们这么远呢”

    欧阳听雪点了点头,但依然没有放开欧阳小川的手臂。

    欧阳小川回过头再次仔细打量起已经进入场中的怪兽来。

    整个身体确实如狼。但可怕的是,它的眼眶中竟然没有眼珠,取而代之的竟是两团幽蓝的火焰,正在不停地窜动。

    身体要比欧阳小川认识的狼大了高大了许多,像头小牛犊。

    如此高大的身体却骨瘦如柴,皮包骨一般。欧阳小川敢肯定,这头冥狼的体重绝对不过超过六十斤。

    腹部的骨架根根分明,四条细长的狼腿,欧阳小川觉得他一脚就能踢断一根。

    四肢之下却长了四只巴掌大的狼爪,狼爪之上却又覆盖着一层厚实的灰毛。

    整个身体之上,除了四只狼爪,其余地方竟然没有一根毛发。很像没有鳞片的鱼类光滑的身体,鲸鱼海豚

    反正就是那种光不溜秋的身体一样。通体乌黑。阳光照射下散发着幽暗的光亮。

    真不知道这家伙战力到底如何天阶魔兽,若战力强悍,到时画入册中,必定又是一大助力。今日看来真是不枉此行啊

    欧阳小川在心里暗道一声。

    在冥狼出现后,场中的鸠天便在慢慢后退,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刚才的淡定从容早已不复存在。

    冥狼走到场中央停下脚步,后提的鸠天又退了两步,这才停了下来。

    自己实力明明高于对手,却在看到对手手,从心底里产生一股莫名的惧怕。

    冥狼看了眼对面的鸠天后。缓缓转过身,抬起头。望向高台之上的众人。

    它并无双眼,但所有人都感觉到它正在注视自己,一直看到自己的内心,让人心里发毛。

    许多人避开眼睛不去看冥狼的无眼珠的双眼。

    “四哥,我们走吧我不要看它。”

    欧阳听雪回过头脸色有些苍白,楚楚可怜地望着自己的四哥略带乞求道。

    就在欧阳小川看到看到冥狼眼中两团幽蓝的火焰时,心中同样升起一股莫名的惧怕,那种惧怕让他有种无力与其抗衡,好像对方是不可战胜的。无论你实力多么强大。

    但就在欧阳小川欲要要收回目光时,脑海中的文曲星突然射出一道亮光。

    那道亮光不知去了何处,但下一秒,欧阳小川感觉心中的恐惧竟一扫而空,并且突然感觉自己充满了自信。万众皆蝼蚁。

    “小妹,不怕。有四哥在。没人会伤害你”

    欧阳小川回过头,大气凌然地握住小妹抱着自己的一只小手道。

    “四哥,你”

    欧阳听雪眨了眨眼,不可思议地盯着近在迟尺的四哥。眼中皆是吃惊之色。